無障礙鏈接

香港天主教團體探討佔中與爭普選關係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團體舉辦論壇探討佔領中環與普選的關係及教區對公民抗命的立場

香港天主教團體舉辦論壇探討佔領中環與普選的關係及教區對公民抗命的立場


有香港天主教團體最近舉辦論壇,回應天主教香港教區7月底發出,有關普選及公民抗命的緊急呼籲,並探討佔領中環與爭普選的關係。有神父指出,如佔中真的發生,教區未必會發出統一的指引,教友應憑良心決定是否參與,教區可能會支援參與的教徒。

香港各界對佔領中環爭普選運動愈來愈關注,香港天主教團體、九龍東鐸區關社聯席以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聯合舉辦「普選攸關、下一站中環」論壇,邀請神職人員及學者等嘉賓出席,回應天主教香港教區7月底發出,有關普選及公民抗命
的緊急呼籲,並探討佔領中環與爭取普選的關係。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主席鍾炳霖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主席鍾炳霖


論壇主持人、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主席鍾炳霖指出,教區7月24日發出的緊急
呼籲,其實是對普選與佔中的關係的回應,他在聲明中看到幾個重點:第一、教區全力支援因為參與佔中而甘犯法律的人,包括學生。

鍾炳霖說:無論在法律上、或者在其他方面都支持。第二、教區不贊成學生參與(佔中)但也不阻止學生參與。容許在天主教的學生裡面討論佔中這個話題,當然要有正反的講者在當中分享。第三、如果環境是非常不利,即是我們在等候普選的環境非常不利的時候,教區是不排除支持佔中的。

鍾炳霖表示,教區認為普選香港行政長官不需要有篩選,在回應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筲箕論」的時候,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楊鳴章表示,不需要有篩選,並繼續支持由全港市民提名的普選特首。鍾炳霖並表示,各界對於佔中究竟是方法還是目標有不同的看法,教區的立場傾向能夠使佔中不會發生,而令到佔中不發生很簡單,就是北京當局讓香港人有真普選。
夏其龍神父指出,教友應該憑良心決定是否參與佔領中環

夏其龍神父指出,教友應該憑良心決定是否參與佔領中環


參與論壇的夏其龍神父指出,早於1870年代的時候,天主教香港教區的高主教曾經公開向當時的港英政府提出公民抗命,反對港英政府規定所有教友到教堂舉行婚禮前,必須到港府的婚姻註冊處登記。高主教認為,當時港府的做法是收回1870年代之前,教區神職人員主持婚禮的法律地位,對一些希望在臨終前完成婚禮,或其他狀況下不便到婚姻註冊處登記的教友造成不便,因此高主教以公民抗命的方式,不惜被拘捕都要維持教區的婚禮傳統及法律地位。

夏其龍並表示,在面對社會變遷的情況,很多教友都希望了解教區的立場及指引,其實教區過往已經有很多先例,包括2003年反對影響香港言論自由的《基本法》23條立法等,而更重要的是每位教友應該憑良心決定自己如何安身立命。

夏其龍說:最近湯漢樞機的緊急呼籲,雖然表面上是說普選要做諮詢,但實質上是很清晰的解釋了,若果有佔中行動的話,公民抗命作為一個教友、一個個人如何去面對這件事﹖我就會引用1870年代的時候,高主教自己就是為了保障教會的權力,公開出來說我會接受你(港府)拘捕我,如果我有機會要舉行婚禮。到我們今天會不會這個情況也會出現﹖我覺得教會是在將這個責任及決定交給每一個教徒,好像剛剛主席(鍾炳霖)說教會沒有反對,以及有些方面會支持一些若果有困難的教友。
恒生管理學院通識教育系助理教授林榮鈞

恒生管理學院通識教育系助理教授林榮鈞


恒生管理學院通識教育系助理教授林榮鈞在論壇上指出,佔領中環要爭取的目標是香港有真普選,前提是以目前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情況及制度,是否合乎公義,佔中倡議者之一戴耀廷表示,希望以佔中行動爭取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是平等、平權,可以一人一票的選舉。

林榮鈞表示,佔領中環可以說是間接公民抗命,藉著佔中行動喚起社會關注目前香港選舉制度的不公義。

林榮鈞說:從原則上去講佔中是否一個公民抗命,正如教區的緊急呼籲,都是要看事情發展,究竟最後能否被介定為公民抗命,都要看事情的發展。如果他們說只是想爭取普選,而當(北京)中央政府,或者香港特區政府,一直都有溝通或者提出一些方案作為討論,而最後他們(佔中倡議者)只不過說這些方案不符合他們的想法,於是到中環佔領、癱瘓交通,我們會質疑是否還有需要呢﹖

林榮鈞表示,目前要關注整個事態的發展,看看佔領中環是否有必要付之行動,因此教區的聲明沒有對佔中行動作出對與錯的二分法,一面倒支持或反對。林榮鈞指出,他不會一面倒認為佔中是好事,因為技術上佔中參與者雖然有約章,但不能夠排除有滋事者出現,將和平非暴力的行動變成暴力,這方面佔中倡議者仍未有處理的方案。

林榮鈞說:為何教區最後說這個(佔中)究竟是否公民抗命,你自己是否參與,是一個你最後良心的決定。是因為我們自己要去問自己,我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想自己成為一個怎樣的公民,我作為一個香港人,我生活的香港社會,我都要問自己,我生活的這個社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譬如(夏其龍)神父說,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安身立命的問題。最後每一個人都要回案自己,以及他自己作出一個決定,他會如何去行動。

林榮鈞回應現場觀眾的發言表示,公民抗命的目標是反對一些不公義的政策,不是搞革命,推翻某一個政權。有現場觀眾提問指出,以往公民抗命的事例,全部都是針對一些已經存在的不公義的法例或者政策,佔中的不同之處在於,反對一些還未真正落實的政策,好像只是一個施壓的手段,而事先張揚的施壓手段,究竟是好是壞﹖

林榮均回應表示,沒有看過與佔中類似的先例,而佔中倡議者也表示,最好不要有佔中發生,希望當局回應民意,讓港人有真普選。有參與佔中的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回應提問表示,佔中是「有聲勝無聲」。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


孔令瑜說:因為當戴耀廷提出這個(佔中)的講法出來之後,社會上多了很多迴響,包括多了很多討論選舉方法應該如何,究竟公民抗命是甚麼一回事,至少如果不是戴耀廷提出,我們今天都不會坐在這裡,然後我們也會想到很多教會過往給我們的見證,我們會重新思考作為一個公民,我們會對這個社會付出多大的代價。很多時候我們覺得年年都去遊行,爭取了這麼多年,我們都爭取不到(真普選),但原來我們可以付出更多的代價,為我們的社會及下一代去做。

參與論壇的現場觀眾游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論壇的講者以及發問的觀眾都沒有提及佔領中環的核心問題,對參與者了解佔中沒有多大幫助。

游先生說:香港人太過幼稚、太過天真,不了解現在中國政權,究竟他們的意思及做法如何。即是中國政權若果本身都沒有的,如何給你呢﹖現在我給予香港一國兩制,已經很多省市已經很「眼紅」(妒忌),至於你們香港人想更進一步,想爭取更多,是沒有可能的,除非中國內部有所改善。
參與論壇的天主教徒潘先生及太太表示,倆人已簽署約章參與佔領中環

參與論壇的天主教徒潘先生及太太表示,倆人已簽署約章參與佔領中環


參與論壇的潘先生及太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看到教區的聲明及參與論壇之後,對公民抗命更加明白,夫婦倆人都已經簽署約章參與佔領中環。潘先生表示,他願意違法被拘捕,義無反顧。

潘先生說:我覺得都是為香港好,即是香港今日走到死胡同,如果你不行這一步,香港走不下去,真的是電視劇那句(台詞),這個城市死的了。我覺得為我自己好、為下一代,我已經56歲,希望為整個香港、為下一代做一些事。

潘太太表示,她參與不違法的支援佔中工作,包括分發食物、維持秩序之類。

潘太太說:其實都是為了下一代、為了香港,我先生已經選了第二個選項,如果我們家兩個都被拘捕,那麼誰人照顧家裡,我們有跟女兒商量,女兒在讀大學,我女兒沒有參與,但我們都會留一個人照顧家裡。

潘太太表示,女兒理解父母參與佔中的理念,了解到如果社會上每個人面對不公義的制度都啞忍,這個社會會變成怎樣,但夫婦二人都沒有強求女兒一同參與佔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