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聯與政府對話後集會人士繼續佔領

  • 湯惠芸 香港

數以萬計集會人士在金鐘佔領區收看直播學聯與港府對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數以萬計集會人士在金鐘佔領區收看直播學聯與港府對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運動持續超過3星期,港府與學聯代表星期二展開首次對話,3個佔領區包括金鐘、銅鑼灣及旺角都設有屏幕,讓集會人士收看對話現場直播。有集會人士不滿這次對話,表示會繼續參與佔領行動。另外, 有集會人士表示,就算法庭禁止佔據馬路及清除路障,仍然會繼續留守。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請你報道星期二晚港府與學聯代表展開首次對話,佔領人士的現場反應如何﹖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左二)在金鐘佔領區與集會人士一起收看對話直播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左二)在金鐘佔領區與集會人士一起收看對話直播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記者:我現在在金鐘政府總部佔領區,因應今日傍晚港府與學聯代表舉行首次對話,學聯及學民思潮在這裡舉行集會,並設置多個大屏幕直播對話。目前對話已經結束大約1小時,仍然有數以萬計的群眾在這裡集會,氣氛相當熱烈。

在對話直播其間,集會人士每當聽到學聯代表要求公民提名,或者要求港府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額外的政改報告,以修訂8月31日人大提出的香港特首普選框架等,都會報以熱烈的歡呼及掌聲。相反,當港府代表提出政制發展必須符合《基本法》及人大常委的決定等等,現場觀眾都會報以噓聲。

今日已經是香港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運動持續第24日,港府與學聯代表傍晚6時開始,在黃竹坑醫專學院舉行首次對話,為時兩小時,對話地點不設現場觀眾,但對話全程有傳媒直播,學聯及學民思潮在金鐘、銅鑼灣、旺角3個佔領區都舉行集會以及直播對話。學聯5名會談代表將於對話後在金鐘與集會市民交代對話詳情。據香港《蘋果日報》星期二報道,港府非常關注學聯對話後的定位,到底是願意繼續對話還是將行動升級。

香港政府對話代表

香港政府對話代表

主持人:請你講述港府與學聯首次對話的主要內容。

記者:出席這次學聯與港府首次對話的代表,包括學聯正副秘書長周永康、岑敖暉;學聯常委梁麗幗、羅冠聰、鍾耀華。港府代表包括政改3人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以及副局長劉江華、特首辦公室主任邱騰華。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在對話中表示,能令佔領人士撤離的只有香港政府,他強調,港人的政治訴求,包括公民提名,拒絕欽點以及廢除功能組別。他表示,希望政府能展示魄力,將公民提名及廢除功能組別納入香港政治發展方向。

香港學聯對話代表

香港學聯對話代表

學聯常委羅冠聰表示,如果政府不就香港現在情況向人大提交修改報告,可能違反《基本法》。羅冠聰指出,《基本法》規定政府要跟香港實際情況處理政改問題,而現在有這麼大的落差,政府卻仍不盡力提交修改予人大,便可能違憲。他期望官員履行憲制責任,表達市民意見,解決社會十分之嚴重和撕裂問題。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對話中表示,香港民主制度的建立和發展,須從憲制層面作規定,即中國憲法及《基本法》,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在8月31日的決定,已確定香港可從2017年起實行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並且為具體方法訂定一個框架。

林鄭月娥強調,相信在框架下的普選制度,全港500萬選民享有一人一票,比1200人選舉委員會要民主、進步得多,因此應該集中討論普選特首的具體安排,在《基本法》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框架內尋找一個最大政治空間和共識。

林鄭月娥指出,香港社會對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兩大疑慮,一是有關框架是否「永遠適用」,二是有沒有必要繼續討論具體方案。她明確地表示,人大的「限制不會是永遠適用」,「永遠適用」的理解是錯誤的。2017年後的選舉方法,仍可按「五部曲」程序,繼續向前發展。

林鄭月娥表示,願意向中國國務院港澳辦提交報告,講述港人在人大決定後的訴求及佔領運動狀況。

林鄭月娥並表示,不認同候選人是「半欽點」的說法,在框架內可普及平等地普選特首,而提名程序是否過緊則是「見仁見智」。她呼籲,大家不要消極抵抗,應該「發揮創意」,在提名的具體步驟內,提高其民主成份、透明度和競爭性,希望社會在第二輪諮詢時可以用「集體智慧」提出方案,定出公平、公正、具透明度的選舉制度。

主持人:金鐘政府總部的集會人士,對學聯與港府首次對話有何看法?

大會在金鐘佔領區設置多個大屏幕直播學聯與港府對話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大會在金鐘佔領區設置多個大屏幕直播學聯與港府對話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記者:在對話最後階段,由林鄭月娥發言總結的時候,金鐘佔領區的集會人士不時報以噓聲,對港府的回應並不滿意,有集會人士表示,要繼續佔領,希望給港府施加壓力,展開第二輪對話,又有集會人士表示,要繼續佔領行動,直至港府提出一套沒有篩選的真普選方案。

25歲從事資訊科技業的集會人士譚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滿意這次學聯與港府的對話,他會繼續參與佔領行動。譚先生並表示,就算港府向中國國務院提交一個反映8月31日之後的香港民情報告,也沒有任何幫助。

譚先生說:因為你很明顯看到3位司長、局長依然都很堅持「袋住先」這3個字,根本上依然你不覺得他們會給予任何討論空間。你2017年不能給真普選我們,你應該給一個時間表,看大家接不接受,如果大家都接受都可以,但現在她只是說將來有機會改變,但沒有講到將來即是甚麼時候呢?也沒有任何路線圖,只是光說,沒有意義的。更何況她說向北京提交報告,反映我們的看法,但其實她之前都有報告過,也見不到人大有看過我們的意見之後有任何調整。

中信大廈代表星期二下午在大廈外牆張貼法庭頒發的臨時禁制令,呼籲佔領人士遵守,撤離金鐘添美道佔領區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中信大廈代表星期二下午在大廈外牆張貼法庭頒發的臨時禁制令,呼籲佔領人士遵守,撤離金鐘添美道佔領區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在學聯與港府展開首次對話前夕,香港高等法院首次向金鐘及旺角兩個佔領區頒發三個臨時禁制令,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星期一傍晚緊急審理的士小巴團體,及中信大廈業主的入稟,首次向金鐘及旺角兩個佔領區頒發3個臨時禁制令,分別禁止佔領人士佔據旺角亞皆老街附近道路,及金鐘龍匯道及添美道交界的中信大廈3個出入口,進行集會以及搭建帳篷及設置路障等障礙物,並禁止佔領人士阻礙禁制令申請人,或其代理清除圍堵馬路的障礙物,即時生效。

高等法院法官潘兆初表示,考慮現時佔領中環運動很大可能會由「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演變成「公民動亂(civil disorder)」,增加犯罪機會,必須平衡佔領者及其他公眾人士的利益,即使有崇高理念都不可獨霸馬路。法官認為,連日來運動已對香港社會民生造成極大滋擾,嚴重影響運輸業界收入,希望佔領人士尊重法庭命令。法官並表示,法庭只會捍衛法治,不會處理政治爭拗,如果有佔領人士不滿禁制令,可以出庭提出抗辯。案件將於星期五(10月24日)再聆訊,原訴人將會申請是否延續禁制令。

有佔領人士坐在中信大廈外的鐵馬上,拒絕遵守法庭禁制令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有佔領人士坐在中信大廈外的鐵馬上,拒絕遵守法庭禁制令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原訴一方表示,星期二會把法庭命令貼在現場當眼位置及登報通知,列明如果有人不遵守法庭禁制令,原訴可向法庭申請採取進一步行動,例如控告藐視法庭。原訴一方其中一位代表香港計程車會主席黎海平,星期一在法庭表示,與律師粗略推斷整個香港及九龍的士、小巴及非專型巴士等運輸行業,因佔領中環行動堵路的損失,相信現已接近4億美元。

主持人:佔領人士會不會入稟法庭申請反對禁制令?

記者: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星期二早上,陪同一名留守旺角接近20日的38歲義工吳定邦到高等法院,打算在星期五(10月24日)延續臨時禁制令的審訊中,加入成為「相關人士」,反對禁制令。

吳定邦表示,多日來在旺角佔領區擔任保護學生的角色,也有幫忙設置路障,他並表示,不擔心因為旺角的禁制令而要負上刑責,他認為,有香港人支持,不是犯法的問題,而是正義的事情,所以自發加入成為審訊的相關人士,反對禁制令。

陳偉業表示,今次禁制令影響香港市民示威權利,涉及範圍太大,也對留守旺角多日的佔領人士有莫大影響,他表示,已有資深大律師協助今次訴訟,星期二早上陪同吳定邦申請法援,希望趕得及在星期五出庭。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連同學坐在旺角佔領區溫習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連同學坐在旺角佔領區溫習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學聯、學民思潮及佔中發起人對香港高等法院首次向金鐘及旺角兩個佔領區頒發三個臨時禁制令,有何回應?

記者:學聯星期一晚上發表聲明,表示尊重高等法院頒布臨時禁制令,但學聯不會主動撤出各個佔領區。學聯的聲明同意佔領行動的確影響一部分香港市民的生活,對社會造成滋擾,法庭頒令是合理,但學聯認為,雨傘運動的原意,就是透過公民抗命,向政權施壓,並顯示制度的不公不義。

學聯重申,在佔領中環運動結束後,會尊重法庭裁決,承擔法律責任,以維持法治,並表示港府只能以政治方式,解決今次風波,否則無論以任何方式清場,港府都只能夠恢復所謂社會秩序,絕不能挽回所失去的民心。學聯並提醒佔領人士,審慎考慮自己所能夠承受的風險,學聯會尊重所有人的去留決定。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星期一晚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佔領人士是否撤離,應該由他們自行決定,他並表示,每一位市民要了解清楚相關的刑責,才去參與公民抗命行動,是有機會被拘捕、上法庭,甚至入獄。黃之鋒並呼籲,由於旺角佔領區有較多衝突,如果有中學生要前往旺角佔領區,可以站在比較後的位置,處理物資後援工作。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星期一晚在金鐘的集會發言表示,示威者違反法庭禁制令,會被加控藐視法庭罪,但法官處理這類案件判刑時,會考慮公民抗命的因素。戴耀廷表示,被告人不需要特別指出因為公民抗命而犯案,當法官知道公民抗命的處境時,因為這是普通法的優良歷史傳統,法官會給予考慮。

主持人:法庭頒發臨時禁制令之後,旺角佔領區的情況如何?

記者: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星期一晚頒發臨時禁制令之後,旺角佔領區仍然有數百名佔領人士通宵留守,他們對法庭的禁制令沒有太大反應,警方星期一晚上也沒有拆除佔領人士架設的路障,氣氛相當平靜。

旺角佔領區在法庭頒發禁制令後仍有數十名示威者在日間留守,並張貼諷刺警方的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旺角佔領區在法庭頒發禁制令後仍有數十名示威者在日間留守,並張貼諷刺警方的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記者星期二早上9時半左右到旺角佔領區觀察,當時約有數十名佔領人士在彌敦道留守,接受訪問的幾名佔領人士都表示,參與公民抗命已經是違法,不擔心違反法庭禁制令可能會被控藐視法庭罪。

主持人:旺角佔領人士在法庭頒發臨時禁制令,有何反應?

記者:星期一凌晨在旺角佔領區搭帳篷通宵留守的20歲中學六年級學生邱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過去10多日她主要在金鐘佔領區留守,但是星期一晚知道法庭對旺角佔領區頒發禁制令,促使她轉到旺角留守,主要由於今日是學聯與港府展開首次對話,她擔心如果很多佔領人士在禁制令頒發後不敢留守在旺角,會削弱學聯及佔領人士的談判籌碼。邱同學認為,法庭頒發禁制令,有如「群眾鬥群眾」,但她會堅持留守。請聽邱同學的談話。

同學說:好像越來越有一種「人反人」的感覺,即是或者是透過人的不滿,想阻止這場運動繼續發生。但我原本在金鐘留守,昨日知道禁制令之後,專誠跑到旺角。其實睡在街上一點都不好玩、一點都不舒服,睡多一會可能早上8時又會醒來,但為何會堅持出來,就是因為現在對政府有很多不滿的聲音,如果再不站出來的話,到底我們遲些還可以站出來嗎?

20歲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新聞系的連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星期二早上才到旺角佔領區留守,她認為佔領馬路已經是犯法,禁制令其實用處不大。連同學表示,參與佔領行動主要是爭取真普選,她認為佔領行動對民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但為了香港的將來是值得。

連同學說:我們想透過造成少少的影響,現在防礙的是現在的生活,如果政改真的通過一個根本選不到自己想選的人(特首)出來的話,而那個人只不過是一個靠有錢人那邊站、或者是一個靠中國那邊站的話,其實很多人的自由會受到限制,以及自己的生活也會受到限制,可能貧富懸殊會更嚴重等等。

主持人:旺角佔領區上星期五晚(10月17日)發生過佔領中環運動展開以來,最嚴重的警民衝突,佔領人士為何仍然留守?

記者:記者上星期六凌晨在幾次警民衝突結束後,到旺角佔領區觀察,當時仍有大批手持警棍、盾牌的防暴警察駐守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的十字路口,防止佔領人士再衝出來防礙車輛通行。當時氣氛大致平靜,佔領人士甚至在警員面前設置路障,包括在一個大型的膠桶內放入混凝土及水,設置沉重的「石屎」路障,也有示威者高舉諷刺警方的標語。

旺角佔領人士10月18日凌晨高舉諷刺警察的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旺角佔領人士10月18日凌晨高舉諷刺警察的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星期六凌晨(10月18日)在旺角留守的香港大學醫學院學生鍾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首次在旺角見到這麼多防暴警察出動有點害怕,但他認為旺角雖然發生嚴重警民衝突,仍然應該留守,因為旺角、金鐘、銅鑼灣3個佔領區,都是示威者與港府甚至北京對話的籌碼。

鍾同學坦言,對佔領運動未來的發展不樂觀,因為學聯與港府對話的空間很狹窄,但他出來參與佔領行動,不是因為見到希望才出來。鍾同學並表示,參與佔領不是支持某一個團體,而是自發,將會無限期參與佔領行動,爭取自己的訴求,要求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有關香港2017年特首選舉框架的決定,這是他參與3星期佔領運動的唯一訴求。

鍾同學說:中國當然是想維持主權的穩定性,但其實另一方面它都需要一些懷柔,因為它不可以失去台灣,因為台灣一億隻眼望著我們香港發生的事,所以我自己都是因為這一點對整個佔領行動會有一個希望。

主持人:香港警方對有佔領人士不遵守法庭禁制令有何回應?

記者: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星期二下午在記者會表示,佔領行動已超出合理範圍,嚴重滋擾香港市民生活,他呼籲佔領人士尊重法治及法庭命令,盡快移除障礙物,停止非法霸佔道路。另外,他又呼籲學生及兒童,盡快離開高風險地區,以免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許鎮德並表示,警員在衝突中使用武力有明確守則,目的並非為了傷人,而是制止對方襲擊警員或其他暴力罪行。他強調,近日在旺角,有示威人士用暴力衝擊防線,警方在經過多次警告無效後,才使用警棍驅趕,希望停上暴力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