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經濟學家撰文質疑吃黨飯砸黨鍋之說

  • 海彥

2011年7月13日 中國經濟學家茅于軾在北京訪談 (美國之音湯姆拍攝)

2011年7月13日 中國經濟學家茅于軾在北京訪談 (美國之音湯姆拍攝)

中國經濟學家、天則經濟研究所榮譽理事長茅于軾從經濟學的角度質疑近來中國輿論中不斷提及的“吃黨的飯,還砸黨的鍋”的說法。

近年不斷被封殺的自由派學者茅于軾6月23日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題為《是誰養活了誰》的專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最近一些黨內人士批評不與黨保持一致的人說:吃黨的飯,還砸黨的鍋。於是有人反唇相譏說:誰吃黨的飯?是我們納稅人養活了黨政官員。”

86歲的茅于軾用經濟學基本原理,闡述了誰養活誰的道理。茅于軾表示,到了市場經濟時代,社會演變成了“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已分不清誰養活誰了。社會需要政府的公共服務,包括公安、法院、公交、國防、環保、城規等。為滿足公眾對公共服務的需求,政府要僱用各種專業人士,並支付報酬,而這筆報酬來自居民的納稅。

茅于軾強調,這一切都是假定政府官員是納稅人通過公平競爭,招來為自己服務的,但事實上,有少數政府官員並不是為納稅人服務,而是專門來干涉百姓的自由,甚至侵犯百姓的憲法權利,妨礙公民的言論和出版自由,破壞公民的集會結社的自由,侵犯公民的財產,控制公民的人身自由。這些官員自以為權力無邊,敢於違法行政,肆意在法外發號施令。

茅于軾表示,因為中國還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幾千年的習慣成了官員的膽大妄為,如果公民再不加以抵制,任其存在下去,中國實現法治民主將遙遙無期。

一段時間以來,“吃黨飯砸黨鍋”之說成為中共黨內,尤其是毛左派對一些持不同或批評意見的人士,加以攻擊的常用語。

據報道,在去年11月由幾個左派學會組織的“掌握意識形態鬥爭主動權理論座談會”上,前中央文獻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表示,右的勢力越來越猖狂,矛頭直指共產黨、黨的領袖和社會主義制度,達到肆無忌憚的程度。

前中組部部長張全景在黨刊紅旗文稿發表《弘揚紅色文化,掌握意識形態工作主動權》的文章,稱要嚴肅懲處那些惡意抹黑黨的黨員,有的黨員披著共產黨員的外衣,做反對共產黨的勾當,吃著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

解放軍報去年12月24日發表《決不能吃黨的飯砸黨的鍋》評論文章,稱外敵強攻不足畏,木馬藏奸最可怕。對那些吃黨的飯砸黨的鍋的人,不但不能給飯吃,還必須奪下他的飯碗;“砸鍋”者肆無忌憚,“砸碗”就決不能手軟。

今年6月8日至9日,雲南省委書記李紀恒到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等官媒的雲南分社調研,強調媒體必須堅持黨的領導,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絕不允許與中央唱反調,決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

原解放軍中共黨史學者、“千秋功罪毛澤東”的作者辛子陵,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道理應該是人民養了黨,不是黨養了人民,而當局應當允許不同聲音,甚至嚴厲的批評意見。他說:“從根本講,是人民養了黨、養了政府。從老根上講,你說遵義會議,毛主席說了不同的聲音,那算不算吃黨的飯,砸黨的鍋。改革開放初期,也有很多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意見應當允許存在,允許發表,加以具體分析。吃黨的飯,砸黨的鍋就是不允許說不同的聲音,不許你說話,這個是不對的。”

美國之音記者打電話給被視為一向敢言的前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副主任、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會幹事長杜光教授,家人表示這段時間“不讓”杜光教授接受採訪。記者詢問是否被噤聲,家人以 “你懂的”口氣回應。

中國憲政論衡網站站長、知名憲政學者陳永苗對美國之音表示,茅于軾提出的有關吃黨飯砸黨鍋的爭論背後,實際上反映了到底是以黨的利益,還是以人民的利益優先。他說:“黨本身是人民養出來的,人民要民主憲政,黨要服從這個利益。那麼這一些人吃黨的飯,砸黨的鍋,他是為了人民的利益來說這些話的,所以並不構成砸黨的鍋。說來說去最後還是黨和人民利益之間的一個矛盾,那到底是以人民的利益為主,還是以黨的利益為主。”

長期致力於推動中國憲政轉型的陳永苗表示,他本人從研究中華民國的角度來看中國現今的問題,不參與党國的論戰,而同時他也不看好那些改良主義。他說:“沒有以中共的崩潰作為前提,中國沒有民主化的可能性。如果能砸黨的鍋的話,那很好,問題是他砸不了。他只是心思想砸而已,然後被共產黨施壓一下,或者被利益收買一下,他們立即就不砸了,他沒法把這個黨鍋給砸掉。習近平是說不許你有這個心思。”

“吃黨飯砸黨鍋”一說來自去年播放的中國電視劇《北平無戰事》裡的一句台詞。在國民黨的軍事法庭上,公訴人責備潛伏於國民黨空軍的一位中共地下黨人,說他拿國民黨的俸祿,做對不起國民黨的事情,是“吃黨飯砸黨鍋”。這位地下黨人當場回應說,國民黨人的俸祿,包括總統蔣介石的俸祿都是人民給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