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方安生與大學生談普選

  • 湯惠芸 香港

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出席一個政改論壇與大學生對話

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出席一個政改論壇與大學生對話


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最近出席一個大學生政改論壇表示,由她擔任召集人的香港2020較早前提出的政改方案,是「中間落墨」間接達到公民提名的效果。陳方安生並表示,英國作為香港前宗主國有義務介入普選問題,但她質疑英國沒有為香港發聲。

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擔任召集人的論政團體「香港2020」,3月中公佈2017年普選特首初步建議方案,建議特首提名委員會由1,400人組成,較現時選舉委員會增加200人。首3個界別維持300人,廢除公司及團體票,改以個人票選出,減少重覆選票。而第4界別共500人,包括立法會議員、鄉議局、人大及政協,取消區議會委員,改為加入由全港選民按分區人口比例選出317名分區提名委員,每名選民只能選擇在其中一個界別投票。 陳方安生表示,香港2020提出的政改方案是中間落墨,間接達到公民提名效果

陳方安生表示,香港2020提出的政改方案是中間落墨,間接達到公民提名效果


陳方安生星期二出席香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辦的「政制改革與大學生」論壇,與學生對話。多名提問的學生表示,目前香港多個民意調查都顯示,公民提名是最多香港市民支持的提名特首候選人途徑,但香港2020提出的特首普選方案沒有提及公民提名,這個方案如何凝聚社會共識﹖

陳方安生回應學生提問表示,無可否認公民提名可以說是最直接,以及最公平的選舉方式,令全香港所有登記選民都可以參與。她並表示《基本法》沒任何條文指出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但由於香港各界對普選方案意見分歧,香港2020的方案是「中間落墨」間接達到公民提名的效果。

陳方安生說:剛剛提及我們花了一年時間去搜集意見,我們面對一個問題是意見這
麼分歧,如何中間落墨去求同存異呢﹖我們這個方案雖然沒有白紙黑字講到公民提名,但我剛剛已經說,透過不同途徑我們都是達到同一個目標,就是讓全港登記340萬選民都有份參與提名做(特首)候選人。

陳方安生認為,目前社會各界應該多討論不同的政改方案,以及說服北京接受公民提名,不過陳方安生表示,任何政改方案都不應該偏離3個原則,包括選民有真正選擇;不能有任何不合理限制的篩選;不能排斥任何不同政見人士。 論壇主持人、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表示,有建制派人士向她透露2017年特首普選泛民不能「入閘」

論壇主持人、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表示,有建制派人士向她透露2017年特首普選泛民不能「入閘」


論壇主持人、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向陳方安生提問表示,最近有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人大、政協代表,在私下場合向她遊說,最近到北京參與人大、政協兩會,感到北京政府很強硬,決定了2017年特首普選是一定有篩選。

黃碧雲說:他們說第一屆2017的(特首)普選,一定不會讓泛民出來參選,是不能出選,第二屆他也不樂觀,他說希望第三屆、即是2017年的10年之後,即是2027年之後,或者有一點機會大家再去改變一下。他說黃碧雲你去遊說一下泛民的議員,到時通過一個2017年的方案,過了先,2017年叫做哎呀都一人一票選了先,之後再慢慢去改,我陸陸續續聽到這些說法。

陳方安生回應黃碧雲提問表示,不要以為建制派人士或者北京官員的說法就是法律,過往幾次特首選舉都有泛民主派人士「入閘」參選,香港市民爭取真普選已經20多年,不會接受2017年的特首選舉比以往更苛刻及「倒退」,她擔心2017年接受一個「假普選」方案的話,不知甚麼時候才能重新啟動政改。

陳方安生說:我覺得這些說法對中央都不是太公平,有時「拿著雞毛就當令箭」,我鼓勵你們未到最後一刻你們都不可以放棄,因為如果你們珍惜法治、人權、自由核心價值,以及有權選出我們的行政長官,你們每一個人要有勇氣挺身而出發表你們的意見,就不要現在就放棄,如果現在放棄,即是如果有(真普選)都未必一定擔保每件事情都做得好,但沒有(真普選)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們的管治、政府的管治只會愈來愈舉步維艱。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提問陳方安生,會否放棄香港2020的政改方案,轉移支持學界公民提名方案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提問陳方安生,會否放棄香港2020的政改方案,轉移支持學界公民提名方案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提問表示,學聯與學民思潮最近提出學界普選方案,以公民提名及立法會直選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候選人,陳方安生會否放棄香港2020的政改方案,轉移支持學界無篩選、低門檻的普選方案﹖

陳方安生回應提問表示,現階段太早放棄任何方案,因為仍有一段時間協商及討價還價,如果北京願意接受公民提名,她會接受,相信全香港市民都會歡迎,但政治是要面對現實,如果北京堅決不接受公民提名,是放棄,抑或用其他途徑,但能夠達到共同目標,這方面是香港2020想做的工作。

陳方安生說:現在擺在我們眼前、我恐怕那個現實就是中央在這方面(公民提名)可能是會「企硬」,如果是企硬我們事實上只有兩個選擇,第一就是接受一套篩選,我相信市民不會接受;第二就是原地踏步,但原地踏步不能幫我們解決現在面對管治的問題。但如果你說代價不是原地踏步,要勉強接受一套倒退的、假普選方案,我相信迫不得已你都要接受原地踏步,因為如果2017年一旦接受了一套假普選的方案,我恐怕你2017年以後都不知到何時才可以重開這個(政改)話題,所以不要信現在有人說,少少都先接受,下次可以爭取多些,這些是假的。

另有學生提問,陳方安生與李柱銘上月訪問美加之行的成果,如何評價外國在香港政制改革的作用﹖會否令北京對香港2020提出的政改方案產生猜忌﹖

陳方安生回應提問表示,《中英聯合聲明》是一個國際協議,是中國與英國兩方面簽署,香港也是一個國際都市,有不同國籍人士在香港投資及工作,而加拿大目前有超過30萬公民在香港,所以如果香港的法治、人權、言論、新聞自由受到衝擊,一定會影響營商環境,這樣外國人或會考慮撤資。

陳方安生說:我覺得今次(美加之行)起碼我們有機會向外國朋友介紹香港的近況,我們關注的是甚麼問題,而不是一面倒就說甚麼不好,我們都承認今時今日,因為很多商界或者政界的人士,或者傳媒就問,今時今日法治還是否健全﹖我們都承認大致上我們都還有一個很獨立的司法機構,但如果一國兩制是繼續受到干預的,我們的核心價值不能夠保留,就算法治、獨立的司法機構都難保的。 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系學生提問,作為前宗主國英國是否有責任介入香港普選問題

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系學生提問,作為前宗主國英國是否有責任介入香港普選問題


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系學生提問表示,作為90後、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後出生的年輕人,希望了解香港政制改革方面,英國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國之一,《基本法》也表明香港最終應落實普選,香港作為前英國殖民地,英國是否有義務及責任介入香港普選問題﹖

陳方安生回應提問表示,同意英國應該介入香港普選問題,但她質疑目前英國在這方面沒有為香港發聲。

陳方安生說:甚至於如果你看看每6個月它都定期撰寫有關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報告,你們不妨去翻閱一下這個報告,究竟是否如實反映香港近期發生種種事情﹖我本人事實上對這些報告非常失望,有很多人很有理由去問,作為其一個簽署國英國政府究竟做了些甚麼﹖但英國政府不做,我覺得我們每一位市民都有責任去挺身而出,去批評。當然我們希望大家批評是有建設性,就不是用污言穢語去謾罵。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左二)向陳方安生遞交「戰書」要求她簽署,承諾向港府及北京力爭「公民提名不可或缺」的政改方案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左二)向陳方安生遞交「戰書」要求她簽署,承諾向港府及北京力爭「公民提名不可或缺」的政改方案


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及幾名成員,在論壇結束後向陳方安生遞交「戰書」,要求陳方安生簽署,承諾向港府及北京力爭「公民提名不可或缺」的政改方案。不過,陳方安生沒有即場簽署戰書,只是收下表示會與香港2020其他成員商討。對此,周永康表示失望,認為陳方安生對爭取公民提名的立場倒退。

陳方安生並表示,對於6月22日的和平佔中首次全民公投,「香港2020」會開會討論,未決定是否參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