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論壇談人大釋法 梁游指宣誓凸顯港中區隔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論壇談北京人大釋法與香港治治。(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論壇談北京人大釋法與香港治治。(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就香港《基本法》104條作出解釋,內容包括香港公職人員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誓言,否則宣誓即告無效,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這次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第5次人大釋法,也是首次在香港法院未有判決前進行的釋法,引起香港各界以至國際關注。

戴耀廷指釋法是法官頭上一把刀

不少香港法律界人士分析,這次中國人大釋法,可以說是直接替香港立法,也是繞過所有程序修改《基本法》,藉釋法扭曲香港法律,損害香港司法獨立。多個基督徒團體最近舉辦「人大釋法與香港法治」研討會,邀請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以及社民連主席吳文遠等,學者、社運及宗教界人士出席,探討這次釋法對香港的影響,以及民間社會的抗爭力量。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研討會上表示,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最近就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就職宣誓司法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兩人10月12日的就職宣誓無效,由當日起取消他們就職立法會議員的資格。戴耀廷認為,法官雖然強調,判決沒有受人大釋法影響,但實際上法官的判詞處處可見釋法的影子,釋法可以說是在法官頭上放置了一把刀。

戴耀廷分析,這次釋法不是針對港獨,而是任何與北京路線不同的人,都可能會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因為北京人大這次的釋法,包括何謂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等內容,但是對「擁護」及「效忠」沒有詳細解釋,最關鍵的是規定由「監誓人」去決定議員的宣誓是否「真誠」、莊重、完整及準確。戴耀廷認為,釋法賦予監誓人很大的權力,可以判定宣誓的議員是否「真誠」。

釋法令監誓人權力太大

戴耀廷說:“監誓人就是看看你怎樣讀那個誓言,就去看你是不是真誠。而且不只這樣,如果你看情況,他現在就可能看看你宣誓前講了些甚麼,在你的臉書上講了甚麼,跟著再看看你宣誓後在臉書講了甚麼,跟著就說你現在是不是真誠,這個基本上是要讀到去你腦裡面的東西,你心裡面的東西,就是你的真誠。你可以想像那個監誓人的權力大到甚麼程度了。”

戴耀廷表示,這次北京人大釋法是著意不詳細解釋「擁護」及「效忠」,因為目前可以是任何人主張港獨,就是不擁護及效忠,接下來講「自決」、真普選,甚至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都可以被定義為不擁護及效忠。戴耀廷強調,要注意這次釋法也沒有講誰是「監誓人」。

戴耀廷說:“雖然按香港的法例,立法會議員的監誓,就是立法會秘書長或者立法會主席,但是那條是本地立法,很容易可以改,只要一半(立法會議員)通過就可以了,將它改為行政長官做監誓人,這樣整個香港的制度都沒有了,因為所有的行政、立法、監察就完全會沒有了。”

港人自治及政治權利受嚴重衝擊

戴耀廷表示,不能夠肯定北京將來會不會要求,香港立法會就特首擔任立法會議員監誓人進行本地立法,但是他認為,整個北京人大釋法的機制,就是中共想要設立一種保險機制,當有事的時候就立即處理。

戴耀廷表示,這次立法會宣誓風波,完全可以由香港立法會自行處理,法庭也不應該介入,他認為這次釋法可以說是有史以來,對香港的自治包括法治制度以及人權保障,帶來最大的衝擊,剝奪了很多香港人的選舉及被選舉權。

戴耀廷說:“因為現在是說很多人的政治權利被剝奪了,不單只是議員,也是選民的政治權利也剝奪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的威脅是愈來愈大,而且那把刀(釋法),架在頸上,是隨時斬下來。”

香港法律機制無法挑戰人大釋法

有現場觀眾提問,在香港的法律機制下,有沒有機會推翻北京人大的釋法﹖另有現場觀眾表示,根據中國憲法,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是沒有權力主動提出釋法,這次人大釋法是否已經越權,違反程序公義,也破壞中國的法治﹖

戴耀廷回應表示,根據這次香港高等法院法官的判詞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就算人大指鹿為馬,香港的法官也無能為力。戴耀廷強調,實質上香港沒有法律途徑可以直接到北京人大,挑戰人大常委的決定,他也認為這次人大釋法破壞了香港以至中國的法治。

戴耀廷說:“中國的法治在這麼艱辛的情況,為甚麼會為了兩個議員的宣誓,搞到連中國本身已經艱辛而來,累積到的法治都一下子犧牲了呢?它要達到這樣,就是它要否定所有、或者要去扭曲很多東西,好像你剛剛所說,是硬來的。”

社民連指暴力抗爭要有組織責任

有現場觀眾提問,傳統的泛民主派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被批評過時、無用;近年本土派強調抗爭「無底線」,但是要付出嚴重的刑事代價,面對北京人大釋法,香港的民間抗爭有沒有中間路線?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表示,經歷兩年前的雨傘運動爭取不到真普選,很多香港人都感到無力,面對7月中選管會突然新增確認書,以政治立場篩選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以至最近的北京人大釋法,香港民間都沒有大規模、數以十萬計參與者的抗爭行動。吳文遠認為,長遠仍然是應該透過大型的群眾運動、公民抗命,例如罷工、罷課、罷市去抗爭,他又表示,不反對暴力抗爭。

吳文遠說:“我現在批評的就是說,現在香港一直主張說暴力抗爭的人,他們自己不是真的暴力抗爭,而是煽動別人去抗爭。甚至真的不幸,有人暴力抗爭之後,代價不是指揮的人負責,到現在都是一些不知名,你都不知道甚麼名字、男還是女的人在坐牢。就算是暴力抗爭,你都要有組織、有責任。”

人大釋法與港人民生息息相關

現場觀眾阿May在研討會結束後,在場外派發傳單,阿Ma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讓更多香港人了解,這次北京人大釋法與香港人的民生息息相關。

有香港市民設計傳單簡介北京人大釋法對香港的影響。(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有香港市民設計傳單簡介北京人大釋法對香港的影響。(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阿May說:“有很多人會逃避了政治,釋法與我有甚麼相關呢?其實很有相關啊,當你的議會裡面的泛民、你的民選議員愈來愈少,你議會裡面只是有一種聲音,而且那麼明顯他們是保皇黨,是這麼明顯的話,其實將來很多基建、一帶一路,那些都不用講原因,我就已經通過了,我也不用跟你們解釋原因,你也不需要問我。”

阿May表示,今次中國人大釋法,令到兩名民選的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被取議員資格,她認為因為微不足道的宣誓方式,令數萬名選民的聲音在議會內消失,令她感到很大的失落,也擔心其他自決派的獨立議員例如劉小麗、姚松炎的議席,都可能會被取消。

梁頌恆指宣誓凸顯港中區隔

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最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梁頌恆表示,香港立法會的誓詞對於一個民選的議員而言,是很奇怪。當中有提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及《基本法》,但是沒有提及香港人。梁頌恆認為,作為一個民選議員,投票給他的是香港人,要服務及效忠的對象,應該包括香港人,他說在1997年主權移交前的立法會誓詞,有提及要服務香港市民。梁頌恆強調,他們的宣誓方式,是要點出誓詞的荒謬。

香港本土派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本土派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梁頌恆說:“所以有效忠「Hong Kong Nation」香港民族,而香港民族就是我們其中一個選舉的核心,即是選舉綱領的核心。”

梁頌恆表示,2014年香港本土派崛起,他們認為要藉著立法會宣誓的平台,向全世界展示香港本土派的原教旨,即是基本教義派要凸顯港中區隔。

梁頌恆說:“我用「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這一塊旗,很明確就是指出本土派其中一個原教旨,那個原教旨就是這裡(香港)不是中國,如果香港就是中國的話,當初就不用一國兩制了。”

向世界宣示本土派政治立場

梁頌恆表示,香港本土派崛起兩年來,首次有立法會宣誓這樣的平台,讓全世界的傳媒聚焦,據他們統計,他同游蕙禎的就職宣誓之後,「香港不是中國」的旗幟,上了全世界79個傳媒的版面,他認為是本土派完成了一件事,告訴全世界香港本土派是甚麼。

對於有評論認為,他們的宣誓引致中國人大釋法,游蕙禎表示不認同,她認為早有蛛絲馬跡顯示, 中國人大有意釋法,就算他們能夠順利進入議會,當局都會針對他們在議會的發言,用其他理由提請人大釋法。游蕙禎又認為,他們必須把握10月12日議員就職宣誓的時機,去宣示他們的政治立場。

游蕙禎說:“機會不是等著你的,你要自己去把握的,所以就決定了在那個日子去表態。實際上其實你看以前立法會的慣例,很多議員都是透過宣誓的過程去表態,其他泛民議員好似長毛(梁國雄)、慢必(陳志全)、張超雄,他們全部都是用這個宣誓的儀式,去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呢?”

宣誓風波上訴案下星期開審

梁頌恆及游蕙禎表示,已經就宣誓司法覆核案正式提出上訴,挑戰原審法官不應干預立法會內部事務。上訴案安排在下星期四(11月24日)開審。梁頌恆及游蕙禎預計,上訴官司會可能要到終審法院處理;他們坦言收入受議員薪津被取消影響,因此仍在考慮申請法援,但無論用任何方式都會堅持上訴,不希望這個案例成為先例,變相令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須經過政府審查。而他們也在網上眾籌訟費,預計需要接近65萬美元。

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的裁決,推翻立法會主席准許梁頌恆及游蕙禎二人再次宣誓的決定,頒佈禁制令禁止立法會主席為二人監誓。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示,由於上訴沒有合理勝算,決定不提出上訴。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