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各界談梁振英當選後中港關係發展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講座探討中港關係新趨勢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講座探討中港關係新趨勢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在香港舉辦講座,探討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當選新一屆香港特首之後,中港關係的新趨勢。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在香港舉辦講座,探討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當選新一屆香港特首之後,中港關係的新趨勢。

*梁振英當選令中港切合標準化*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講座上指出,2004年中國大陸與香港的“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正式生效之後,香港與中國大陸的經濟迅速切合,大量中國資本湧入香港,包括中國企業到香港上市集資以及自由行旅客到香港購物消費,令香港的經濟發展更依賴中國大陸。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梁國雄說:“這就是梁振英為何要上台的原因,即是今日他們要將中港的切合更標準化、更加操弄得清楚。梁振英背後的力量是甚麼﹖梁振英背後的力量就是從大陸赴港的財團,名不正言不順、有錢無權、有錢人脈不夠、浮浮沉沉。這一批人就是中共裡面某一個派系,即是現在大致上知道是與江派(江澤民)作對的人,他們需要一個橡皮圖章。”

梁國雄認為,梁振英上台之後將會加速香港經濟發展與中國大陸的融合,例如落實粵港合作框架協議、配合中國十二五規劃發展香港經濟等等,讓中國新興財團有更多機會在香港與中國的經濟發展當中得益,而香港現有的既得利益者,包括大地產商與中國大陸的新興財團有競合關係,估計未來的矛盾將會加深。

*香港本土運動應開放多元*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允中是馬來西亞華僑,2004年到香港任教,曾經參與2007年保護皇后碼頭等香港本土運動。陳允中在講座上表示,保護皇后碼頭的是開放式、有自信的本土運動,藉著保留皇后碼頭這個殖民地符號,反映香港的殖民歷史,以及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的象徵。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允中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允中

陳允中指出,香港本土運動由去年底開始走向排外,例如諷刺大陸人是“蝗蟲”的“反蝗運動”,可能是由於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恐慌,引起短暫失控的反應。

陳允中說:“當香港人慢慢地政治民主化,社會參與可以包括多些人的時候,我們回到有自信的香港人的時候,我們的本土會是開放,希望往這個方向,現在是封閉的本土化,這是我們當初反對的。”

陳允中認為,香港本土運動應該由“香港人”優先這個觀念,推展到“香港優先”,成為一種地域主義,在經濟上尋求自主,不應該只是依賴大陸自由行旅客赴港消費,在政治上追求香港這個地方的民主,落實港人治港的自治。

陳允中說:”香港的政治自主在那裡?完全沒有,完全是現在特首選舉這個醜聞,其實是政治醜聞,其實是共產黨直接統治香港,好明顯現在發生這件事,所以我們要本土政治,意思是我們要香港、住在香港的香港人是可以控制住我們的未來,所以一定是民主化,一定是民主參與。”

*中港民主化息息相關*

“我在中國論壇”總監杜婷,2006年從中國大陸到香港生活,曾經在中國中央電視台任職記者7年以上。杜婷在講座上表示,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中港關係發展避無可避。她認為,香港對中國大陸民運人士有很大的幫助,由於香港媒體廣泛報導,去年被中國當局拘捕的艾未未、趙連海才有機會獲得釋放。

"我在中國論壇" 總監杜婷

"我在中國論壇" 總監杜婷

杜婷說:“趙連海被釋放完全是因為香港市民的聲援,這個是很直接的例子。還有更多的情況下可能不是那麼直接,那為甚麼這個時候大陸人對香港還有這樣的期待,是因為他們覺得至少有一個地方,讓發生過的事件真正的呈現出來,而不是說所有的東西消失了,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杜婷表示,中國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提出香港主權移交之後50年不變,背後的理念可能是鄧小平估計到2047年的時候,中國也可以邁向民主化,到時中港兩地的政制可能沒有太大區別。杜婷並表示,已故香港民主派人士司徒華認為,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沒有民主,其實香港與中國的民主化是息息相關。

*中梵關係或影響神職人員入境*

1974年從意大利來香港,並且在中國大陸教學及照顧弱勢社群超過20年的甘浩望神父在講座上指出,去年7月中,他首次被中國海關拒絕入境,護照上的簽證被蓋上“注銷”印章。

甘浩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最近他再次申請中國簽證仍然被拒絕,不過有關當局沒有解釋原因,只是告訴他可能要等兩三年才能再獲發簽證。

甘浩望神父

甘浩望神父

甘浩望指出,除了他之外,還有20多位神父及天主教教友都被中國當局拒絕入境,估計是由於去年7月中,中國天主教會任命黃炳章為廣東汕頭教區主教,引起梵蒂岡教廷不滿,宣布將黃炳章逐出教會。甘浩望認為,中國拒絕多位天主教神職人員入境,可能是對梵蒂岡教廷的不滿。

甘浩望說:“我們羅馬或者梵蒂岡同北京的關係這麼複雜的事情,為何我們要負擔這個後果,就不是太公平。”

*中共關注宗教思想是否影響政權*

甘浩望表示,他過往在中國大陸與民眾接觸,都沒有談論政治問題,北京當局對他的行動也沒有特別監視,可能由於他選擇在二線城市工作,例如徐州、開封等,不過中國國家安全隊每兩個月都會跟他見面,談論有關香港時事等等。甘浩望認為,只要宗教思想不威脅中共的政權,在中國大陸仍然有一定的空間。

甘浩望說:“我覺得因為修正主義的政策,變成失去了真正的共產主義的價值觀,所以現在的人只講錢、講權。今日中國的人民缺乏一些東西,或者是宗教、或者其他理想,變成中共覺得人民的靈魂去了另外一個地方,如果靈魂去了一個地方遲早都會反對他的政權。”

甘浩望認為,香港天主教會對中國大陸的宗教交流扮演重要角色,尤其近20年來除了傳教,也很關心香港的社會問題,例如協助大陸新移民爭取居港權等,藉著與香港基層大陸新移民接觸,也會影響到宗教思想在大陸的傳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