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論壇邀港獨本土與民主派 談抗爭路線與出路


香港樹仁大學與演藝學院學生會合辦「抗爭路線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樹仁大學與演藝學院學生會合辦「抗爭路線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

經過年初一的旺角衝突事件,以及最近有年青人首次以港獨為訴求組織政黨,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星期四舉行論壇,邀請港獨、本土派與民主派的代表出席,討論香港爭取民主的抗爭路線與出路。樹仁大學以題目偏頗為由,拒絕論壇在校內舉行,論壇改到演藝學院舉行,同樣受到校方阻撓。不過,學生堅持以席地而坐的方式舉辦論壇。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及演藝學院學生會,星期四下午在演藝學院學生會辦公室外,共同舉辦題為「抗爭路線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的論壇,邀請本土派組織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新成立以港獨為訴求的政黨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民主黨中常委、南區區議員區諾軒;以及激進民主派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出席。

*香港兩間專上學院拒絕借場地*

數十名參與論壇的學生席地而坐,也有大批傳媒採訪。(美國之音湯惠芸)

數十名參與論壇的學生席地而坐,也有大批傳媒採訪。(美國之音湯惠芸)

論壇原本由樹仁大學學生會舉辦,邀請的嘉賓包括不同政治光譜的代表,不過,樹仁大學學生事務處以題目偏頗為由,拒絕學生會在校內舉辦論壇的場地申請。後來樹仁大學學生會與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合辦論壇,不過,演藝學院在論壇舉行前6日,突然要求學生會要在論壇舉行10日前,遞交表格借用場地,並表示星期四校內各活動場地已爆滿,沒有正式的活動場地供論壇使用。

樹仁大學及演藝學院學生會堅持在演藝學院內舉辦論壇,最後安排論壇主持人及4位嘉賓坐在學生會辦公室狹窄的玻璃房內,數十名參與論壇的學生及市民,在玻璃房外席地而坐,也有大批傳媒到場採訪。而演藝學院校方,在論壇舉行的兩小時,不斷廣播論壇未經申請,希望在場人士盡快離開,以免阻塞通道。

*學生質疑校方剝奪學術自由*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劉俊業。(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劉俊業。(美國之音湯惠芸)

論壇主持人、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劉俊業在論壇開始時表示,論壇的場地不斷變換,可說是一波三折。劉俊業認為,學生會以「抗爭」、「勇武」為論壇命題,被校方視為「禁語」,拒絕借出場地,是剝奪學術自由。

劉俊業說:我們在此強烈譴責樹仁學生事務處、演藝學院高層,剝奪學術自由、自我審查,扼殺同學討論的空間。無論如何,面對這些種種的政治審查,我們做到的,希望能夠仍然有這個論壇如期舉行,令到大家有一個自由發言,自由討論的空間。

*陳浩天指抗爭不講底線講原則*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論壇發言表示,論壇被迫在「金魚缸」內舉行,反映香港人的言論自由不斷被剝奪。陳浩天表示,論壇的主題是講抗爭手段,他主張不講底線,但是講原則。他認為,和平抗爭及流血革命沒有衝突,就算早上收集簽名夜晚暴動都沒有問題,最重要是爭取香港獨立。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浩天說:有兩個原則,第一個原則就是捍衛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有人要侵害香港人的生存空間、利益、身家性命、財產,我們就要捍衛;第二、就是用任何有效的手段,甚麼是任何有效的手段呢﹖做到事情就可以了,不需要限著是武力、暴力或者和平的手段,如果我唱歌能夠令到香港獨立的,我就唱歌,如果流血革命能夠獨立的,就流血革命,兩件事情沒有衝突,不會死守著一樣東西。

陳浩天批評,泛民主派擁抱大中華思想,不願意接受香港脫離中國統治,他表示,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絕對不會有民主,因為香港幾百萬人透過一個民主制度,或者全面直選,有一個新的法例出來,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都可以否決,這個絕對不算是民主制度,他認為唯有香港獨立才會有真正的民主。

*港獨理論複雜樹仁再辦相關論壇*

陳浩天表示,香港獨立的理論是複雜的,不能夠一時三刻在這個論壇上講,而他將會出席樹仁大學下星期一(4月18日)舉辦的一場有關港獨的論壇,他希望到時不會再出現場地的問題。

陳浩天說:因為我們都是閒談去表達港獨的意見,是不會打架的,希望樹仁大學能夠明白。

陳浩天在論壇結束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民族黨未來推動港獨的行動,是基於該黨第六個綱領,在香港各界要建立支持香港獨立的勢力。

*港獨要建立各界勢力無時間表*

陳浩天說:譬如成立一些工會,政治壓力團體等等,在每一個界別都有屬於你的人或者支持香港獨立的人,例如在食品方面的,如果令到食品行業能夠從外國輸入食品,不需要太依賴中國的,這樣就能逐步、逐步來,即是可以在各界別做這樣的工作,是長遠的。

陳浩天坦言,暫時沒有真正落實香港獨立的時間表。

陳浩天說:時間表很難的,其實無任何人推到時間表說,那一年香港就會獨立,無人夠膽說,講了你都不會信,我們就無謂說一些沒意思的東西。

*區諾軒代表民主黨向公眾道歉*

香港民主黨中常委、南區區議員區諾軒。(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中常委、南區區議員區諾軒。(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中常委、南區區議員區諾軒在論壇上表示,民主黨過去30多年主張「民主回歸」一事無成,他說必須要承認民主黨多年來的確有很多事情做錯了,他代表民主黨向公眾道歉。

區諾軒說:我希望我可以代表民主黨向各位鄭重講一聲對不起,但是即使我們過往真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都好,我自己都相信今日如果我們再去講「民主回歸」的話,恐怕已經是一個過去式,這個也是為甚麼我和我很多的朋友,現在正在做一份民主黨的決議文,我們希望就著雨傘運動之後,我們所經歷的很多事情,現在的政治局勢,去講出我們的看法。

區諾軒表示,相信溝通之路在目前的政治局勢當中,已經再無希望,如果民主黨再去相信盲目地與北京溝通,一種無底線、無立場的溝通,不是未來民主黨要走的路。區諾軒認為,今日的香港只有透過抗爭,才能捍衛香港人應有的權益,面對未來政改及議會的問題,只是守著溝通路線,無辦法抵擋建制派以致共產黨對於香港的控制。

*民主黨堅持和平非暴力抗爭*

區諾軒表示,在抗爭路線上,他個人認同非暴力抗爭的路線,就算被很多群眾諷刺為「和理非非」、嗤之以鼻,但是有一些底線他個人很難去跨過。

區諾軒說:如果我們掟磚頭的方式,去對抗暴政的話,我見到的可能是傷及無辜,例如可能會掟到一些普通市民的財產,可能街邊停泊的小型貨車,街邊停泊的的士,也是這樣被破壞,這些都是香港的市民。我自己覺得在這個路線上,我依然覺得非暴力抗爭的路線還未死。

區諾軒表示,未來仍然可以用佔領行動表達香港人的不滿,而透過非暴力抗爭被警察拘捕,也可以在法庭上表達港人的聲音。區諾軒並表示,在統獨問題上,他認為在目前的時機,無辦法看到香港有條件獨立,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人不用付軍費,而香港要獨立就要有自己的軍隊,是否由香港人支付軍費﹖另外,也要考慮外國是否承認香港獨立,以及中國的反應。

區諾軒說:在未來你說路怎麼走呢﹖我會覺得是可以透過檢討,我們現在見到我們自治的範圍,來思考我們未來香港人可以拿到多少權的路向,我們很明白一點,就是一國兩制今日已經走了樣,我們都見到一國兩制是有很多問題出現,但是我們會覺得只有透過我們香港人講出一國兩制的問題,來到講出我們自治的範圍應該去到多少,這個我認為是比較務實的方向。

*本土派大部份相信勇武抗爭*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美國之音湯惠芸)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參與年初一旺角衝突被警方拘捕,被控告暴動罪進入司法程序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論壇上表示,香港主權移交後,《基本法》規定立法會的組成,一定要有建制派主導的功能組別,目前看不到有任何議會改革的方式,可以取消功能組別,這樣的情況會造成代議政制,無法解決社會矛盾,也無法疏導港人對於民主、自由以致社會、經濟上等等不同範疇的訴求,可說是有怨無路訴,梁天琦認為,在這種體制下,香港人只有街頭運動的路線。

梁天琦說:當我們的訴求無辦法表達的時候,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走上街頭,用街頭運動的路線去向政府施壓,這個就是香港現在的情況,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威權的政體,要挑戰一個威權政體對我們的管治,我們要用的就只有街頭路線。

梁天琦表示,街頭運動路線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抑或勇武抗爭,就要看甚麼因素會令政府下放權力,開放政治及民主,而香港真正要交涉的是中國政府,梁天琦說,本土派大部份人都相信,勇武抗爭是必須的,是增加整個公民社會與威權政府談判的籌碼。

*人民力量倡非暴力抗爭推動三罷*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美國之音湯惠芸)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美國之音湯惠芸)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在論壇上表示,人民力量不是泛民主派,而是進步民主派,人民力量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倡議議會內外抗爭,講明抗爭是公民抗命,會以身試法,就算被拘捕坐牢都在所不惜。陳偉業強調,人民力量跟隨馬丁路德金非暴力抗爭的原則。

陳偉業並表示,去年7-1遊行之後,他們出版一本小冊子,題為《否決政改後何去何從﹖從舉傘到三罷》,即是罷工、罷課、罷市。

陳偉業說:當然現時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去組織,或者去策劃、去推動這個三罷,但是由舉傘到三罷,中間有很多過程、很多方法,也有很多不同小眾或者地域性、時間性一些行動,大家可以去做,譬如如果夠人的話,我們去封了聯交所,令到聯交所不能交易一日,引起的損害會更大。

*樹仁學生指論壇不算偏激*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系三年級學生郭同學。(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系三年級學生郭同學。(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論壇的樹仁大學新聞系三年級學生郭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年初一的旺角衝突引起很多爭議,就算「黃絲帶」的同學對初一的抗爭手法都有分歧,分為溫和派及勇武派,這個論壇邀請了不同政治立場的嘉賓,討論抗爭手法,希望了解那種方式比較可行。

郭同學說:其實我覺得如果道理站在我們這一邊的話,而我們一直去爭取,即是用一些比較溫和的方式去爭取,即是譬如坐在街上,或者唱歌那類,政府都不聽,我覺得是有必要去「升級」,雖然這個字很「左膠」。

郭同學表示,還未詳細了解港獨的好與壞,所以專程來參與論壇,看看香港的出路是甚麼。郭同學並表示,不明白樹仁大學校方為何阻撓論壇在校園內舉行,她認為主辦單位已經邀請不同政治立場的嘉賓出席,不算很偏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