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論壇談政改方案及抗爭前景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袋住先﹖袋咩先﹖香港政制前路研討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袋住先﹖袋咩先﹖香港政制前路研討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左起)、香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手持泛民「向假普選說不」的宣傳單張。(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左起)、香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手持泛民「向假普選說不」的宣傳單張。(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辦「香港政制前路研討會」,邀請老中青三代,來自宗教、政黨及學界的代表人物出席,探討港府4月底公佈、基於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框架下的「2017一定要得」特首普選政改方案,如果港人「袋住先」,會帶來甚麼後果﹖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在研討會發言表示,去年6月底的佔中全民投票,有接近80萬人投票,當中有接近9成認為,如果港府政改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

陳日君: 「袋住先」是一種侮辱

陳日君表示,這次香港爭取真普選失敗,最令港人失望的是港府在政改問題上完全沒有幫助香港人,向北京提交的政改報告,誤導北京作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框架決定。陳日君認為,不單是反映北京不信任港人,港府應該向港人道歉。陳日君並表示,港府最近提出的政改方案是「假普選」,「袋住先」是一種侮辱。

陳日君說:接受失敗是一件事,認錯又是另一件事,即是如果我們現在接受「袋住先」,即是我們覺得我們以前錯了,是不是﹖這個絕對是我們做不到的。因為我們可以失敗,可以受到磨難,但是我們不可以失去我們的尊嚴。

陳日君表示,以往的立法會選舉,支持泛民主派候選人的得票率約有55%至60%,在港府的政改方案下,支持泛民候選人的選民,不可以投票選自己真正喜歡的特首候選人,這樣是非常不公平。陳日君並表示,有人說「不袋住先」特首梁振英可能會連任,國民教育、基本法23條立法都可能會重推,不過,他認為最重要是不可以接受假普選,因為接受一個由1,200人提名委員會篩選出來的特首,將會令香港引入中國的「假話」文化。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陳日君說:如果特首是上面(北京)欽點出來的,即是他沒有其他的目標,他就是要令上面(北京)開心就可以,所以他不會關心我們香港、保住我們香港的文化、香港的優點、香港的價值,他不會關心這些東西,很快我們香港就會變成大陸任何一個地方一樣,這個是相當可怕的。

陳日君表示,否決政改方案,就算會令梁振英連任,不等於港人不繼續抗命爭取真普選。陳日君表示,欣賞佔中三位發起人堅持和平的手法去抗爭,他擔心以後的抗爭行動是否能保持冷靜、克制。

呼籲議員憑良心行事

研討會結束後陳日君接受傳媒訪問,被問及如果民意調查顯示,支持「袋住先」民意過半,泛民立法會議員應否「轉軚」讓政改方案通過。陳日君表示,接受假的東西等如自欺欺人,他認為民調及遊行人數都有參考價值,但議員必須憑良心行事,不應「袋住先」接受假普選。

陳日君說:有很多東西可以跟隨大多數,有很多事情我們跟自己的良心的,譬如我是信徒,如果香港就算80%的人贊成墮胎,我永遠都說我不贊成墮胎,是不是。因為這是良心問題,而且我們覺得在不同的方式之下,民意也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我想那次我們(佔中)的公投,而且7-1遊行,那些是真正一些市民主動作出很大的犧牲去參與,同那些譬如別人那些簽名那些很難看的表現是很不同。

香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在研討會表示,2010年民主黨對港府的政改方案投下贊成票,她表示港府原本建議增加立法會5個功能組別議席是由區議員議選出,當時民主黨胡志偉提出該5席應由全民普選產生,最初被時任特首曾蔭權和北京官員公開拒絕,直至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認同,胡志偉的改良方案並無違反基本法,局勢才出現轉機。

現場觀眾質疑民主黨2010年「轉軚」

劉慧卿在答問環節多次被現場觀眾質疑,民主黨當年突然「轉軚」,出賣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劉慧卿重申,如果時光倒流,2010年仍然會投票支持該循序漸進的政改方案,否則到2017年仍然停留在循序漸進的階段,無法得到北京承諾2017年可以普選特首。

劉慧卿表示,在立法會投票表決港府政改方案時,她沒有辦法約束其他泛民議員是否「轉軚」支持港府政改方案,如果有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轉軚」,她不會因此辭去黨主席。

劉慧卿說:議員到時如何投票,我都重申,我們黨我們當然會管黨,如果是黨員不聽黨的,我們就踢他出黨,但是其他人我們是無辦法的,那就大家一起去向那個議員表達吧,因為我們有20幾個(泛民)議員。

劉慧卿港府方案出閘門檻太高

劉慧卿重申,民主黨6位立法會議員會否決港府政改方案。多次赴日內瓦出席人權事務委員會會議的劉慧卿強調,國際標準就是選舉沒有不合理限制,給選民真正選擇,不過,港府的政改方案,1,200人的提名委會的選民基礎只有20多萬人,候選人出閘必須要得到過半數,即是最少601名提名委員支持,門檻太高。

劉慧卿透露,最近與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出席電台節目,林煥光表示,2017年普選特首的3位候選人,一定都是建制派。

劉慧卿說:他(林煥光)說這3個一定是建制派的,他相當坦白。林鄭月娥不會啊,她那天上我的網台節目說,卿姐你去選吧,你也有得選的,「選條命嗎﹖我去選﹗」你們真的很有幽默感,林鄭就是這樣跟我說,她以為我昨天出世的,講了幾次,卿姐你去選吧,有得選的這樣,林煥光說無得選,他說一定是建制派的3個候選人都是,不過,他說你們泛民無得選,也不是沒有地位,你們可以做「造王者」,你們喜歡那一個「做王」你投票下去,他就贏了。

劉慧卿強調,泛民不會做「造王者」,她表示,現在到了關鍵時刻,她認同現時距離真普選只一步之遙,但「解鈴還須繫鈴人」,北京必須解決政改方案的不合理限制。劉慧卿並表示,爭取真普選的路非常困難,她強調民主黨不會搞革命,並且反對暴力抗爭。

民主黨反對暴力抗爭

劉慧卿說:那你說怎樣,就沿用和平理性的方法去爭取吧,剛剛樞機(陳日君)提出的憂慮是大家都會有的,即是將來那些(抗爭)不是和平理性的了,那看看香港人想怎樣吧,但我們是不贊成,因為你幾時候暴力過警察呢﹖你幾時暴力過解放軍呢﹖你說不要緊,你就找些人去衝,找些人流血,找些人去犧牲,那要去做那些人,拿成人身分證我們不能阻止他,但我相信大部份香港市民不贊成這樣做。

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去年發起中學生罷課、雨傘運動核心組織之一的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在研討會表示,目前沒有跡象顯示泛民立法會議員會「轉軚」支持港府政改方案,他認為市民應以正面態度,繼續支持泛民否決方案。學民思潮正研究撰寫約章,要求泛民議員簽署,承諾否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框架下任何政改方案,加強市民對泛民的信心。

學民思潮贊成電視辯論

黎汶洛表示,贊成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提出,電視辯論的建議,他認為辯論除了泛民代表,也應加入學生及法律等專業界別代表,應戰港府政改三人組官員,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以及特首梁振英,並由香港電台直播。

黎汶洛並表示,學民思潮將會在6月中或6月底,立法會表決港府政改方案前一星期,與學聯等學生組織發起大型抗爭行動,呼籲不要「袋住先」的香港市民,暑假期間暫時不要計劃去旅行,準備投入大型抗爭運動。

黎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抗爭的形式目前「十劃未有一撇」,但可以肯定的是,泛民不能夠在民意調查上與建制派糾纏。

黎汶洛說:因為若果我是親政府陣營的民調,一定是說撐政府,這樣我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直接行動,去「數人頭」。但可能「數人頭」有可能會少人,有可能只有幾萬人,但我深信這個是終極一戰的時候,必然是多人。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是抱著除了時間上要調節,另一邊心態也要調節。

黎汶洛表示,抗爭希望堅持和平、非暴力的原則,因為去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後,參與雨傘運動的群眾沒有即時還擊,接下來的兩三日吸引了很多市民出來支持,他認為這就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所說的道德感召,這個原則需要繼續堅持,但不排除與主張肢體衝突的團體合作,希望將爭拗減到最低。

黎汶洛:退聯行動會削弱學聯能力

黎汶洛表示,退聯行動會削弱學聯與政府的議價能力,因為少一間成員院校就是少了一間的代表性,不過,學民思潮會繼續與學聯等學生組織合作,包括目前已經公投通過退出學聯的港大、理大、浸大學生會合作。

黎汶洛說:雖然學聯是很多間院校退聯,但我們都會跟學聯或者一些報稱叫做退聯的人一定有聯繫,若果不是的時候,大家都是讓特區政府贏,即是特區政府贏、我們輸了,我們真的要先顧優次,很坦白說要退聯的人,到現在他們對於學校的事務,有赤化、伸手入來,他們做了幾多﹖但學聯起碼最低限度都出聲明回應。

繼香港大學今年2月公投通過退出學聯,香港理工大學及浸會大學,最近都舉行公投通過退出學聯。不過,理大及浸大的公投結果都遇到投訴,而評議會裁定不受理有關投訴,經過15日的上訴期後,理大及浸大退聯公投的結果將會正式生效,原本有8間成員院校的學聯只剩5間。其中城市大學的退聯公投仍在進行中,到星期三(5月6日)晚結束。

香港理工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理工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理工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目前有3間院校的學生會確定退出學聯,他相信對學界的抗爭力量不會造成影響。

陳浩天說:即是用現實的事例來看,最近是有些高官落區(宣傳政改),有不同的組織或者市民去狙擊,見到有不同學校的學生會旗,即是有不同學校的學生會有參與,包括有港大而且有理工大學、浸會大學等等,我相信在將來的日子不會有太大的轉變,因為以理工大學學生會為例,我相信他們都是比較傾向與學聯合作,他們都將會以一個友好的關係繼續去開會、溝通,如果有行動大家意見符合,就一起行動,這一年應該不會有太大轉變。

陳浩天抗爭方法可能會升級

陳浩天表示,相信要到明年才可能有新的學界合作平台出現,新一屆的學生會可能會做相關的工作。至於今年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的學界抗爭行動,陳浩天表示,相信理工大學學生會將會與學聯保持聯絡,甚至一起參與這個大型抗爭行動。陳浩天預計,今年抗爭行動的規模未必會有去年雨傘運動那麼大,有超過20至30萬人參與,但是抗爭方法可能會升級。

陳浩天說:始終民氣受損人會少了,但我相信激烈情度會更加激烈,比起之前,因為去年叫做雨傘革命,失敗了,即是搞了這麼多都失敗的時候,我相信那些人是會很自然用行動升級去表達自己的聲音。

陳浩天表示,民氣受損主要是很多香港人對去年的雨傘運動充滿期望,但經歷79日的佔領行動,甚麼都爭取不到,很多港人來感到氣餒和挫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