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論壇評佔領運動後何去何從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城市大學學生會合辦政改論壇,討論後佔領時間的政治形勢及發展方向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城市大學學生會合辦政改論壇,討論後佔領時間的政治形勢及發展方向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城市大學學生會合辦政改論壇,討論後佔領時間的政治形勢及發展方向。(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城市大學學生會合辦政改論壇,討論後佔領時間的政治形勢及發展方向。(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城市大學學生會星期一合辦政改論壇,邀請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周永康、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及新民黨中委謝子褀擔任講者,討論“後佔領時期”的政治形勢及發展方向,約有200多人參與。

周永康在論壇上發言表示,雨傘運動必須繼續下去,至於運動的成敗,他認為年輕人不喜歡聽到“階段性勝利”,他坦言運動並未成功,但也沒有失敗。

周永康說:因為未失敗的原因在於,可能運動初期、中期或者後期,大家都擔心,如果佔領區消散的時候,大家是否會陷入一種很犬儒的狀態,或者很咀喪的狀態,但是今日大家都見到,佔領區、最後一個佔領區就是銅鑼灣都被清場的時候,大家懷抱著的其實是一種甚麼心情﹖我想可能很多朋友有些唏噓,因為佔領區始終在70多日裡面存在過,但今日它不再存在了,但是大家是否因而會放棄呢﹖我相信今日坐在這裡的每一位朋友,以及在外面的很多朋友,都會很堅定地回答大家,一定不會。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大家是未放棄的,代表著我們的力量依然存在。

周永康表示,雨傘運動有很多問題可以檢討,譬如策略上是否正確、是否足夠多元化、在港府施壓時是否有更多板斧可以運用﹖周永康認為,3個佔領區相繼被清場後,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將來的抗爭之路仍然漫長,預計港府即將在下月初展開第二輪政改諮詢,屆時將會發動杯葛行動,癱瘓港府的政改諮詢。

周永康並表示,過去兩個多月的佔領行動,體驗了很多香港人充滿創意的抗爭方法,將來會繼續推動不合作運動,延續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的抗爭。

周永康說:我相信在兩個月的運動裡面,香港人試出了不同、很有創意、很有色彩的方法,將來也必然繼續這樣行下去,因為說到底大家講政改、講方案,但是很現實的一句話就是,究竟在人大框架之下的方案,怎樣確保可以公平、平等呢﹖我暫時真的見不到,你如何確保就是350萬(選民)用任何的形式,可以提名到他們心目中的特首候選人呢﹖我見不到有這樣的方案,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大家是不是單純跟這個政府講道理就可以了事呢﹖如果不是的話,似乎抗爭依然是我們選擇的方式。

學聯與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最近提出展開下一波不合作運動,以“抗租”及“拆稅”的方式,即是公屋住戶延遲至臨月底才交租,及納稅人分拆支票交稅,延續雨傘運動,癱瘓政府運作。周永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將會深入社區擺街站及上樓派傳張,宣傳不合作運動,呼籲更多香港市民參與,他認為過去大約有20萬港人參與雨傘運動,其實未夠多。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為期79日的佔領運動「不成功、未失敗」。(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為期79日的佔領運動「不成功、未失敗」。(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周永康說:佔領區的時候其實都收集了很多市民及學生(的意見),他們有意去參與社區宣傳的工作,基本上上兩個星期好像辦了兩次工作坊,共有80多人參與工作坊的簡介會,都是將來會落社區裡面做推動工作的人,所以方向現在暫時都是這樣。

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在論壇發言時表示,把佔領運動比喻為“六七暴動”及“災害”,他認為各界應該反思佔領運動的後遺症,謝偉俊並表示,佔領過後港府會更留意年輕人的意見,建議學生加入各建制派的平台和青年事務委員會等組織論政,他又建議,港府可以吸引青少年加入這些組織作決策者。

謝偉俊並表示,佔領行動可能引起北京方面的反應,收緊對港政策,他認為大規模的佔領運動,凸顯多方面的矛盾,其中最重要的是香港主權移交17年來的中港矛盾,他建議港府應該早日成立跨界別的多方平台,討論日後政改及解決中港矛盾的問題。

謝偉俊說:不單只很多坊間的朋友講的青年問題,被忽視、青年向上流好像沒以前那麼好,很多社會不公義,這些都有、都是要面對,但我覺得最核心、最重要就是我們(主權移交)17年來,一直以隱藏、想講不想講之間的中港矛盾的問題,一個全世界資本主義行得最前的一個社會,要回歸、或者被迫地回歸、不情不願地回歸,一個相對上在世界上仍然是比較極權的國家的體系的時候,我們應該如何自處呢﹖我們的制度上雖然有一國兩制這個機制,但是到底說歸說,在執行上、實質上,有沒有真的去面對裡面的問題,而是有些可以防範於未然﹖

謝偉俊表示,香港作為本位有些事情應該自我約束,不需要經常挑戰北京的底線,他認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8-31的落閘決定不容易改變,他形容這是一個“罩”,港人應該在港府可以爭取的最大的政改空間裡面盡量爭取,不要互相挑戰對方的底線。

謝偉俊並表示,希望佔領運動結束後,港人以至北京當局都應該反思一國兩制的界線應該怎樣守,如何走下去,怎樣取得洽當的平衡,了解一國兩制背後的權責及自我約束的問題,他擔心香港泛民政黨以及北京目前缺乏足夠智慧的領導人,一國兩制可能會“走樣”。

謝偉俊說:可惜在香港這麼危難的時候,泛民陣營沒有一個類似司徒華,真的對政治不單只有理想、原則,甚至有歷練的人出來,可以帶領一些方向上的尋找。同樣道理,恐怕今時今日的中國中央政府,沒有一個鄧小平之類的領導人,可以就一國兩制的真諦撥亂反正,今時今日的一國兩制,我很擔心與最先、原先的構思是“走樣”。

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論壇上,回應中國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最近在深圳提出,要研究在港澳社會建立中國國家民族觀念及對北京中央政府的認同,進行一國兩制“再啟蒙”。梁家傑表示,1990年4月4日頒布的《基本法》,當時承諾的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50年不變,當時《中英聯合聲明》給人的印象,是一份在聯合國登記的協議,可以確保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到2047年、50年不變。梁家傑質疑,如果張榮順最近的談話在1990年頒布《基本法》時提出,香港能否在1997年順利主權移交。

梁家傑說:張榮順聽講他操刀寫《白皮書》,《白皮書》我相信是真的,過度了十多年,連20年都未夠,首先給你一個《白皮書》向你示威,就說你一直都誤會了,當時你相信的東西是錯的,跟著前天跟你說甚麼,要“再啟蒙”,“再啟蒙”即是甚麼意思呢﹖即是你要洗腦,你們相信了25年的東西,錯的、錯的、錯的,你相信了的《基本法》錯的、錯的、錯的,是一國一制、低度自治、京人治港的,你相信《中英聯合聲明》是去到2047年的,你錯的、錯的、錯的。

梁家傑回應主持人提問表示,泛民政黨在雨傘運動及佔領行動結束後,爭取民主的方法已經作出“範式革命”,以後的抗爭行動只有遊行並不足夠。

梁家傑說:即是其實政黨如果要回應時代的呼喚,必定要回應爭取手法的“範式轉移”以及“範式革命”,所以我想對於泛民主派我會希望大家無論從議會內、議會外,多些去吸納新的抗爭手法、新的思維,尤其是跟周永康、岑敖暉,即是一班新生的力量,黃之鋒、周庭、黎汶洛等等,多些大家一起協作,不能說我們坐著,認定有一個極權在那裡,我們要在極權的逢隙之中,尋求生存的空間。

新民黨中委謝子褀在論壇上表示,港人爭取民主最大的限制,是中國不同意給予港人太多空間,他認為學生可以將不合作運動的「創意抗爭」,轉化為「合作運動」,就像最近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香港歌手何韻詩所說,加入建制,即是進入體制內部,才可以了解體制的荒謬,從體制的內部作出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