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真普選聯盟 回應梁振英習近平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真普選聯盟舉辦研討會,探討《基本法》與公民提名之間是否存在不可解決的矛盾(湯惠芸攝)

香港真普選聯盟舉辦研討會,探討《基本法》與公民提名之間是否存在不可解決的矛盾(湯惠芸攝)

由多個泛民主派政黨及團體組成的真普選聯盟,最近舉辦「公民提名、何懼之有」研討會,邀請多位泛民及建制派學者、專家出席,探討以公民提名推選2017年普選特首候選人的可行性,以及《基本法》與公民提名之間是否存在不可解決的矛盾。

針對最近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對傳媒表示,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主動向習近平報告政改工作,並引述習近平重申政改原則,包括要符合《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會相關決定,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在研討會上回應表示,習近平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時,曾提出「權為民所賦」概念,他認為現時香港推動民主是遵照習近平的主張,《基本法》規定要有一個「最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邏輯上可以涵蓋所有選民,鄭宇碩不認同公民提名方案違反《基本法》。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認為,和諧社會一定要建基於當權者順應民意(美國之音湯惠芸)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認為,和諧社會一定要建基於當權者順應民意(美國之音湯惠芸)

鄭宇碩說:“現在的問題就是香港的矛盾一直在積累,政府沒有認受性、政府沒辦法有效運作,我們深信只有一個大部份市民都接受,真真正正讓市民有選擇、民主的選舉制度才能夠解決問題。我們也是站在戰略的高度去看問題,不希望糾纏著這裡有一個框架、那裡有一個框架,不可以越過這個框架,整天提這些框框的人,麻煩你答我們一句,你有沒有想一下,如何才能令香港政府有尊嚴、有認受性、有效地運作呢﹖如何才能社會真正長治久安、如何才能中央(北京)對台政策有說服力呢﹖”

鄭宇碩認為,強調各種框架、制約的人,只是不願放棄特權,泛民主派希望理性討論能夠爭取到港人應得,並等了很久的權益,不過,他強調港人的忍耐有限。

鄭宇碩說:“如果理性的討論、多年的理性的討論,大家認為是再沒有效果的話,我是願意與大家一道參與非暴力的抗爭,和諧社會一定要建基於當權者順應民意,而不是要市民屈從當權者的心魔。

公民黨主席余若薇表示,公民提名沒有違反《基本法》(美國之音湯惠芸)

公民黨主席余若薇表示,公民提名沒有違反《基本法》(美國之音湯惠芸)

出席研討會的公民黨主席餘若薇表示,公民提名沒有剝奪《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的提名權,提名委員會仍然可以存在,只要他們願意接受並提名由公民提名、有廣泛民意支持的特首候選人,這樣並沒有違反《基本法》。”

余若薇表示,2010年6月9日人大副秘書長喬曉陽在北京提及香港普選的定義,喬曉陽提到國際一般理解、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而且選舉權不只是投票,還包括被選舉權。

余若薇說:“選舉權是包括被選舉權、誰人可以去參選﹖你提名誰人去參選,不是說你篩選過的才可以去參選,這是國際標準所說的,而且國際標準也提得很清楚,不可以因為一個人的政治理念,或者你定義是否愛國這些含糊的標準去篩掉一些人。所以如果我們(香港)將來要落實的普選,真的可以普及、平等的選舉權,也包括被選權的話,香港人是不需要擔心的。”

「幫港出聲」召集人何濼生認為,爭取低門檻的普選不可以忽略北京的「心魔」(美國之音湯惠芸)

「幫港出聲」召集人何濼生認為,爭取低門檻的普選不可以忽略北京的「心魔」(美國之音湯惠芸)

反對佔領中環的「幫港出聲」召集人、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濼生在研討會上表示,公民提名並不可怕,但要著重法治精神,並認清目前香港的一些局限,不可以當《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不存在,可以考慮擴大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何濼生表示,希望爭取低門檻的普選,但不可以忽略北京的「心魔」。

何濼生說:“中央(北京)心魔這件事情是客觀存在,不可以當它「無到」(不存在),她(北京)是不放心,如果她真的繼續不放心的話,可能真的影響到香港爭取低門檻的真普選,所以我常常希望我們能夠做一些事情,能夠爭取到北京對香港人放心。她的心魔是甚麼呢﹖她真的怕外國人有、她真的怕這樣,我不是說真的有這件事情,但她真的怕、她真的怕香港有一些反對勢力,影響她對國內(大陸)的管治,你不可以當這件事情「無到」(不存在)。”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表示,擔心政改方案原地踏步,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反抗(美國之音湯惠芸)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表示,擔心政改方案原地踏步,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反抗(美國之音湯惠芸)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陳弘毅在研討會上表示,泛民主派提出的公民提名的理念符合民主原則,但基於《基本法》對提名委員會的設計,無法將提名的權力轉移為某一數目的公民,也不可將提名委員會變成橡皮圖章。

陳弘毅認為,公民提名的理念與《基本法》規定有很大分歧,如果泛民主派堅持,很難與北京達成共識,擔心政改方案原地踏步,未能實現2017年普選特首的話,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反抗。

陳弘毅說:“現在我們香港社會人士、尤其是政界人士其實是很需要有一個危機意識,意識到其實香港是面臨可能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來,最嚴峻的一個考驗及挑戰。大家都知道香港特區成立以來經歷了不少的風雨,包括2003年7月1日關於《基本法》23條立法的遊行,但我們未來可能面臨的風雨、可能是比2003年的時候更大,因為涉及到香港政治體制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會不會有可能實現行政長官在2017年普選。”

陳弘毅估計,這次北京不會像過去一樣,在政改方案通過的最後關頭讓步,他呼籲泛民及建制派,為了實現2017年特首普選,應考慮目前各種制約,建立對話平台,他認為「政治是可能的藝術」,政改不存在「敵我矛盾」。

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表示,香港走向政黨政治,才能落實有效管治(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表示,香港走向政黨政治,才能落實有效管治(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時事評論員王永平在研討會上表示,目前香港人最大的時代責任,是如何落實2017年普選特首。王永平提出由2016年選出的全體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的方案,特首候選人最少獲得10名立法會議員提名,有助香港走向政黨政治,以落實有效管治,也由於立法會議員有選民基礎,可以體現公民提名的原則。

王永平說:“最重要是2017年有普選(特首),2020年立法會就可以全面普選,將來的廣泛代表性就更加無可置疑。最重要我剛剛提到,透過這個模式,其實會協助香港逐步邁進政黨政治。而政黨政治、一個政黨執政才是一個長久民主制度、甚至有效管治的一個最穩妥的基礎,我想不到全世界無論民主國家也好、極權國家也好,(領導人)是沒有一個政黨支持的。”

王永平認為,習近平最近重申香港普選要符合《基本法》及人大常委的決定,是全香港也接受的原則,習近平沒提出其他具爭議性議題,有助聚焦討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