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論壇 探討雨傘運動後 應和平抗爭或以武制暴

  • 湯惠芸 香港

去年雨傘運動,香港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資料圖片)

去年雨傘運動,香港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資料圖片)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公民抗命與以武制暴」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公民抗命與以武制暴」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星期二晚舉辦「公民抗命與以武制暴」論壇,邀請去年雨傘運動代表兩派不同主張的學運及社運領袖,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以及雨傘運動後成立的本土派團體「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出席,探討去年底雨傘運動期間,不少本土派主張「以武制暴」,捨棄以往和平非暴力的抗爭形式,尋求更實則的行動成果,到底香港未來的抗爭方式是否應該走向本土派主張的「以武制暴」;抑或和平抗爭的道德感召可以令更多群眾參與社運。

以武制暴提高警方執法成本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在論壇上表示,「以武制暴」是去年雨傘運動期間,由前學生組織「學生前線」成員鄭錦滿首先在香港提出,但是他沒有詳細講解「以武制暴」的理念。黃台仰表示,「以武制暴」的前提是「止戈為武」,即是手持武器展示自己有反抗的實力,而「以武制暴」就是當遇到暴力時,以武力去制止暴行的發生。

黃台仰說:為何過往香港的抗爭,很少會用到「以武制暴」,或者根本上沒有人講過「以武制暴」,其實這樣是相對性的,即是當我們面對的政府、我們面對的警察,他們的作用力愈大的時候,我們市民、我們作為抗爭者,我們的反作用力都要相應提升。

黃台仰表示,「以武制暴」不一定是主動衝擊,當中最大的意義是展示群眾的實力,提高警方的執法成本。黃台仰表示,人數是一場抗爭最大的籌碼,而每一個抗爭者能夠付出的代價,就是向政府施壓的力度,如果社運領袖為群眾設下和平、不主動衝擊等的底線,就是限制了抗爭者的力度。

質疑和平佔領79日無成效

黃台仰表示,去年9月28日傍晚警察在金鐘施放催淚彈期間,其實示威者的人數遠多於警察,到之後幾日,示威者的人數也多於警察好幾倍,他認為當時雨傘運動的核心組織者堅持和平佔領,以致運動沒有達到任何成果。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

黃台仰說:79日了,和平佔領了,換回來的是甚麼呢﹖換回來是8-31框架永遠存在,香港的民主制度將會萬劫不復。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不是說希望每一位示威者都去到以死作為一條底線,這是看香港人對於這場抗爭,或者這個地方的決心是多大。

去年雨傘運動核心組織之一、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在論壇上表示,他個人不是原則上反對暴力,不過,如果示威者只是舉高雙手靜坐,警察清場使用的武力是有限的,他認為如果示威者因應警方使用武力提升反抗的力度,對示威者的傷害可能會更大。

提升武力可能面對更高刑責

岑敖暉說:因為政權的武力是可以無限升級,但我們可以有的裝備,或者可以有的訓練、經驗、策略、戰術,怎樣都不可以達到他們的高度,除非香港真的可以有一支、即是有army team(軍隊)是立定心腸搞革命,做很多軍事訓練,買很多的軍火,回應相應的策略,這就有可能。

岑敖暉表示,去年9月29日早上,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後,為何會撤退,主要是因為當時留守在金鐘、銅鑼灣及旺角的人數太多,警方不能夠在短時間內開通道路,他認為人數是去年佔領街道的關鍵,非關示威者和平或暴力。

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岑敖暉表示,抗爭者使用武力,在法律上會面對更高的懲罰,在沒有涉及使用暴力的情況下,抗爭者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多數都是被判罰款,而參與可能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可能會被判罰款、社會服務令或監禁,但如果到最高武力的暴動,參與抗爭的人士面對的刑責,可能是動輒以年計的監禁。

港人應思考抗爭新出路

黃台仰在論壇上表示,經過去年底的雨傘運動之後,今年初多個本土派團體在屯門、元朗、上水,多次發動反水貨客光復行動,參與的人數最多約1千人,但由於示威者願意用更激進的抗爭方式,引起北京及港府的關注。黃台仰認為,大陸今年初宣佈取消深圳戶籍居民赴港一簽多行,是反水貨客光復行動達到的成效。

黃台仰表示,「以武制暴」也有道德感召的力量,顯示抗爭者有更大的決心。黃台仰認為,香港主權移交18年來,面對中國每日150個單程證人士來港定居的殖民政策,加上大陸自由行迫爆及走私水貨客造成的中港矛盾,他認為港人爭取民主、「自己香港自己救」,不應該再走和平抗爭的回頭路。

黃台仰說:為何你不去尋求一個更新的出路,你剛剛講多些「牌」(手段),你說多些「牌」罷工、罷市全部你都做不到,為何不出一張牌是「以武制暴」,出一張牌是「勇武抗爭」呢﹖

香港公民社會發展不夠成熟

岑敖暉回應表示,大陸取消深圳戶籍居民赴港一簽多行政策,並非因為反水貨客光復行動,而是港人對走私水貨客的民怨太大。岑敖暉認為,雨傘運動沒有爭取到任何實質的東西,主要是因為港人能夠運用的抗爭手段不夠多,只有堵路及衝擊政府的建築物,去年9月28日之後未能成功發動罷工、罷市,除了佔領街道,未能影響香港社會的正常運作,也沒有高官及公務員集體辭職,岑敖暉表示,反映2003年7-1大遊行後,香港公民社會的發展仍然不夠成熟。

有參與論壇的觀眾提問,為何學聯不在去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之後幾日,將佔領行動升級﹖到兩個月後的11月30日晚才將行動升級,是否延誤時機﹖

岑敖暉回應表示,去年9-28之後沒有迅速將佔領行動升級,他自己都相當糾結,一方面是雨傘運動這個大型的社會運動,是與政權的博弈,當時學聯提出的四大訴求,包括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等,但不是要解散香港政府或者廢除《基本法》,主要是爭取2017年的特首選舉是沒有篩選的真普選,他認為當時最迫切思考的問題是,是否與港府對話,這個問題與之後幾日是否將行動升級有很大關係。

行動升級與對話決策糾結

岑敖暉說:因為對話與升級某程度上是二元的,另一方面,社會運動是希望做到的目標,其實是迫政權鎮壓或者讓步,的而且確(去年)9月28、29、30日、10月1日,這幾日是放假,10月2日之後就要上班,而大家都見到10月2、3日之後,形勢就開始跌,如果真的打算行動升級的話,其實那幾天是最好的時機。

岑敖暉表示,去年沒有決定在9-28之後幾日就將行動升級,也是因為當時有「血洗金鐘」的流言,當時要考慮就算自己願意犧牲,是否願意讓可能數以千計的人陪你去犧牲﹖岑敖暉並表示,當時很多的決策無可能是「大台」全盤決定,他認為整個雨傘運動其中一個最失敗的位置,是去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後,學聯及學民思潮走入「五方平台」。

岑敖暉說:與泛民及(佔中)三子去談,而不是嘗試去設立一個全民陣線,讓不同的參與者或者佔領者都可以參與決策。這個參與決策可以是全民投票,也可以是全民大會。

現階段未能定義傘運成敗

岑敖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能夠評估未來香港是否有更多人支持「以武制暴」的抗爭方式,但他認為不能夠全盤否定過往和平抗爭的方式。雨傘運動即將屆滿一周年,岑敖暉表示,不應該用成功或失敗在這個階段去定義雨傘運動。

岑敖暉說:即是成功的人就說改變到很多人,失敗的人就會說你改變不了體制,所以是失敗,但是你在這個階段去定義成功或失敗是沒有意義的事,其實香港的民主運動理論上是未完,如果香港的民主運動現在已經劃上了句號,你就可以說它失敗,因為它改變不了任何東西,而且民主運動已經終結,但民主運動未完結的話,其實這個運動是成功或者失敗,應該是視乎這個運動能不能夠令到未來的運動更強大。

民陣、學聯、學民思潮等民間團體宣佈,今年9-28將舉行雨傘運動一周年活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陣、學聯、學民思潮等民間團體宣佈,今年9-28將舉行雨傘運動一周年活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陣、學聯、學民思潮以及多個雨傘運動團體,星期二舉行記者會宣佈,將發起連串雨傘運動一周年活動,計劃在9月28日下午5時58分、即去年警方在金鐘發放第一枚催淚彈一刻,在「連儂牆」外撐起黃傘默站,並有一系列的研討會、藝墟、祈禱會等活動,反思過去、展望未來。

傘運周年活動反思與展望

發起雨傘運動一周年活動的團體之一、「六一七民間約章」發起人韓連山表示,9-28活動結束後,不會呼籲市民留守或者再次發動佔領。

韓連山說:今年一周年的雨傘運動,究竟群眾的心境如何,或者再過一兩日政府、或者共產黨又講一些激怒市民的說話,我們真的預計不到今年的9-28會不會再出現佔領行動,即使我們這班團體不會去呼籲別人去佔領的,但佔領與否或者留守與否,都是由市民或者群眾自發性去決定的。

另一邊廂,親建制的「忠義民團」等反對佔領運動團體將會同日舉行「守護政總大遊行」和「團結抗暴集會」。民陣表示,已跟警方協調,警方將於當日派員分隔支持及反對佔領運動的集會人士,而民陣也會派出糾察,防止衝突發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