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日君稱天主教新任教宗與中國關係未見樂觀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研討會,探討中梵新領導下中國教會的出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研討會,探討中梵新領導下中國教會的出路

梵蒂岡去年3月中選出新任教宗方濟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一時間正式就職,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最近在研討會表示,新的領導人管治下,中梵關係未必樂觀,尤其最近中國發生連串鎮壓宗教自由的措施,擔心北京進一步限制宗教自由。

為響應榮休教宗本篤16世2007年將5月24日定為普世教會「為中國教會祈禱日」,香港天主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辦一系列活動,包括展覽、彌撒及「中梵新領導下中國教會的出路與機遇」研討會,呼籲各界關心中國教會及宗教自由。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表示,中梵關係未必樂觀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表示,中梵關係未必樂觀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在研討會上表示,不敢肯定梵蒂岡與中國新領導下,中國教會有新的出路。陳日君認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任初期,外界對他抱有很大的希望,可以認真地改革中國共產黨,但是就任一年多以來,沒有開放民主的改革,仍然堅持中國一黨專政,加上最近發生連串鎮壓宗教自由的措施,擔心北京進一步限制宗教自由。

陳日君說:最近發生一些事、最近有一些文章,認為宗教危害國家的社會主義安全,即是國家安全藍皮書裡面,甚至講這樣的說話是很落後的,當然又發生很多事,有拆聖堂、拆十字架、禁止基督教的家庭教會,不過最嚴重的是成都選主教這件事。

陳日君表示,榮休教宗本篤16世在任時,已經向中國表明,在教會裡面任命主教是教宗的責任及權力,但可惜在執行的時候未必做得好。陳日君認為,當時梵蒂岡對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作出太多妥協,直至本篤16世退休前作出強硬措施,中國非法祝聖的3位主教被絕罰。

陳日君說:所以這3個(主教)絕罰是很嚴重的事,當然有很多人不歡迎這樣的事,無人歡迎這些事,但是事實上教宗逼不得已,要使到這個錯誤的印象要停止,即是以為裡面(中國)可以隨便非法祝聖主教,遲早要逼教廷承認,所以在教宗退休之前,有一個很明顯的表態,表示要很清晰、要執行信仰上講的、不可以再跟那個容忍、妥協的路,已經過份的了,我們損失了很多。 展覽介紹最近中國多個地方發生拆十字架,以及發佈首部國家安全藍皮書,指宗教滲透威脅社會主義信仰認同構成

展覽介紹最近中國多個地方發生拆十字架,以及發佈首部國家安全藍皮書,指宗教滲透威脅社會主義信仰認同構成



陳日君認為,梵蒂岡近年與中共的談判一直吃虧,因為共產黨一貫的談判策略是完全不讓步,對方一定要讓步,「要你做它要的事、它不會接受你要它做的事」,所以榮休教宗本篤16世退休前,作出不妥協的指示,希望現任教宗方濟各可以繼續走這條清晰的路線。

陳日君並表示,最近有上海地下主教范忠良逝世,在中國沒有承認地下教會的情況下,仍然容許為范主教舉行隆重的喪禮,陳日君認為,中梵雙方都有妥協,不過中梵關係未必樂觀。

陳日君說:好像都給我們少許希望,但是從其他很多的跡象是有矛盾的,所以在悲觀或者樂觀之間,有出路、沒出路,是不是有機遇,我想如果我們衡量一下所有的資料,可能悲觀的方面多些,所以單單靠我們教宗方濟各一方面的善意,以及靠國務卿的善意,以及他談判的本事,未必可以打破對方的不合作。

陳日君表示,中國最近發生一連串鎮壓宗教自由的措施,香港不能視宗教自由為理所當然,應該認清宗教自由、良心自由和社會上的公民自由是分不開的,必須先保證有公民自由,即是要爭取一個有民選基礎的政府,維護真正的一國兩制。他坦言,香港人長期爭真普選,離目標卻似乎愈來愈遠,不過,爭取普選已到關鍵時刻,呼籲教友6月22參與和平佔中舉辦的全民投票。

陳日君說:要排除一切的分裂,我們當這次投票是投甚麼票呢﹖是投要真的普選,不要理會那3個方案,這3個方案其實有一點是相同的,大家都主張有公民提名,所以我們局外人看來,3個都是好的、3個都沒有大分別,所以我們可以抱著這個概念,即是我們現在去投票投甚麼﹖投真普選。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中國教會展覽,介紹中國教會的歷史及現況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中國教會展覽,介紹中國教會的歷史及現況



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宗座外方傳教會田英傑神父在研討會上表示,香港《文匯報》今年3月19日刊登一篇文章,訪問一位「權威人士」透露,中梵關係今年或有進一步大動作,中斷近4年的中梵官方接觸管道,或於年內恢復。中國對處理中梵關係的原則是一貫的,即梵蒂岡必須與台灣斷絕外交關係;梵蒂岡不得干涉中國內政,包括不得以宗教事務為名,干涉中國內部事務。

有參與研討會的教友表示,梵蒂岡如果為了改善與中國的關係,斷絕與台灣的外交關係是不公義,她又提問歷史上梵蒂岡有沒有與邦交國斷交﹖

陳日君回應提問表示,歷史上未曾有過教廷單方面放棄一個有邦交的國家,多數是雙方面同意斷絕外交關係。

陳日君說:台灣現在這麼歡迎同教廷的關係,教廷一方面退出是有些問題,所以不是說沒問題,歷史上有過、有些教友他們一定會很反感的,覺得梵蒂岡不仁不義,是不是﹖你現在拉攏一個強的,放棄一個弱的。但是教廷都曾經與台灣的主教解釋過,如果北京一直都堅持要建交,我們才能幫到大陸的教會,我們沒辦法都要跟它建交,如果我們停止與台灣的邦,但是我們都相信台灣都會繼續有宗教自由,所以希望他們了解。

另有教友提問,為何北京對宗教自由寸步不讓﹖為何一定要監管教會﹖北京怕甚麼﹖田英傑回應表示,傳統上中國政府有最高的權力,管理一切老百姓全面的生活,而且中國把宗教當作一個國家的機關,所以在政府面前,主教和神父都是國家的官員,而且中國定義的宗教自由,不包括宗教活動及表達的自由。 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田英傑神父表示,中國定義的宗教自由,不包括宗教活動及表達的自由

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田英傑神父表示,中國定義的宗教自由,不包括宗教活動及表達的自由



田英傑說:他們的宗教自由,他們說宗教信仰的自由,他們的宗教的概念是宗教信仰,是你們內心裡面的事,如果你表示出來,是政府可以管理的,不是宗教活動的自由,只是宗教信仰的自由,我們內心所想的,好的,隨便你們,是政府沒辦法管制得住,但我想表達出我的信仰,或者一齊、聚集一齊做一些活動的話,不可以的,要通過政府的批准才可以,因為宗教活動沒有自由。

田英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12年7月初,馬達欽主教被祝聖為上海教區輔理主教時,退出愛國會的職務,從那時起開始停止祝聖主教,有香港天主教神職人員到中國的簽證在這次事件後也被註銷,不能進入中國,包括他自己。

田英傑說:是呀,我都有問題,有幾個人都有問題,在黑名單裡面,為了某些原因,可能因為梵蒂岡絕罰,所以北京不讓一班人(入境),他們以為我們這班人就是支持梵蒂岡,或者他們不讓我們上去(中國)。

田英傑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中梵關係有溝通渠道,但是最近成都出現新教宗上任以來,首次主教選舉,可能影響中梵雙方的溝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