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多個新興政團指港獨是必然趨勢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論壇探討港獨是潮流還是必然。(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論壇探討港獨是潮流還是必然。(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有香港本土網媒與中文大學學生會最近合辦論壇,探討香港獨立是潮流還是必然。多個香港新興本土派政團認為,主權移交接近20年,北京違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加上中國人大凌駕香港憲政,香港要保持現有的司法獨立等優勢,必須爭取獨立。有台下的中學生對港獨表示悲觀,因為很多香港新一代對政治毫無概念。

今年9月初將會舉行香港立法會選舉,去年底至今年初,多個新興政黨、政團及參選聯盟相繼成立,爭取立法會議席,他們的訴求包括全民制憲、公投自決、香港獨立,彼此的理念同中有異。而傳統泛民主派政黨的中青代,也聯署《香港前途決議文》,主張港人「內部自決」。

新界補選後本民前強調港獨

香港《本土新聞》與中文大學學生會最近合辦「香港獨立,是潮流還是必然?」論壇,邀請多個香港新興本土派政團的代表出席,探討他們提出的訴求,與過往的泛民主派及本土派的異同,而港獨是否一個偽命題。

參與年初一旺角衝突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論壇上表示,他投身本土運動,與黃台仰在2015年初成立本土民主前線,但是沒有旗幟鮮明地以香港獨立為訴求,是因為當時社會風氣未到這個階段,不過,社會上對於本土主義或者本土文化有一定的認識,所以他們一開始的時候,是強調捍衛香港人的文化主體,香港人的繁體字、廣東話、生活習慣,這些訴求都得到很多人的認同。

梁天琦表示,很多香港人仍然缺乏一種主體性,重視香港人自我決定前途,或者追求獨立這些訴求,經過今年2月28日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之後,他們開始強調香港獨立是他們想追求的願景。

本土民主前線推香港解殖運動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左)與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左)與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梁天琦說:我們高舉本土主義,或者強調香港獨立,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進行一場未完成、或者是可能根本是未正式開始的解殖運動。即是香港這個地方,97年前是殖民地,我相信不會有太大的爭議,但是97年之後仍然是殖民地,這個似乎是沒有太多人真的認同。當然本土派來說這個是相當多人認同的共識,但是在普羅大眾眼中,所謂中國「收回」香港,仍然有很多人認同這個講法。

梁天琦表示,主權移交後,香港政治、經濟、社會環境變得更差,甚至港人沒有自治的權利,因為是少數既得利益者管治香港,客觀條件上香港仍然是一個殖民體制。梁天琦並表示,傳統泛民政黨沒有指出香港仍然處於殖民體制,反而將焦點放在《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實踐。

梁天琦認為,《基本法》只是權宜之計,「急凍」香港既有制度,以鞏固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中國人大有權修改《基本法》,反映中國人大凌駕香港憲政;而2014年中共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明言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來源自中國授權,香港不擁有剩餘權力。梁天琦表示,從憲制主義而言,一國兩制已經全然崩壞,而《白皮書》也是引發2014年雨傘運動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梁天琦指港獨是必然

梁天琦說:除了體制外的方法,即是社會的群眾動員,我們再沒有其他力量去反抗這一套制度的不公,所以雨傘革命才會爆發,也是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終結,也是戴耀廷所講,就是抗命時代的開始。

梁天琦表示,《基本法》的制訂缺乏民意授權,是不公義的憲政安排,既然這套舊有的制度存在這麼大的漏洞,也令到殖民制度持續,港人自治是必然落空,梁天琦認為,要脫離憲制不公的唯一方法,只有爭取香港獨立,激烈的解殖及獨立運動順應而生。

梁天琦說:回應主題,就是港獨是否潮流,還是必然呢﹖我覺得是必然,因為隨著中共這套框架,即是背後的原意愈來愈多人了解,明白了之後,追求獨立是唯一一個可以脫離現有不公的憲政安排的方法。

青年新政以糖衣包裝推港獨

梁天琦表示,要達致香港獨立的前提,是香港人必須有很強的主體意識,而主體意識,本土民主前線強調身份政治,如何透過一個身份去團結到最多的人,他們的判斷就是「香港國族主義」或者民族主義。

今年初與多個傘後團體組成參選聯盟的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在論壇上表示,香港人希望中國尊重香港作為一政治群體,享有高度自治,但主權移交19年後,這些希望已經破產;而香港人對中共不停違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已經徹底失望,他認為爭取獨立就是要改變現有政體。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仲恆。(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仲恆。(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梁頌恆回應主持人提問表示,青年新政在港獨的議題上「踩界」,沒有旗幟鮮明地提出這個主張,反而比較容易與市民溝通。

突顯香港主體與中國主體有分別

梁頌恆說:可能我們包了一層比較靚的「糖衣」,所以感覺沒有這麼難。當然你說例如我們以前做區議會選舉,在街上找街坊聊天,如果你用那3分鐘跟他說城邦論或者民族論,他當然不會跟你談。

梁頌恆表示,跟街坊談有關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議題,可以加入一些感同身受的技巧,例如去年有兩場世界盃外圍賽在香港舉行,在卡塔爾及中國與香港隊比較強弱懸殊的情況下,街坊會支持那一隊呢﹖這個問題就可以突顯香港的主體和中國的主體是有分別。

梁頌恆說:當你不斷地灌輸幾條這樣的問題給他的時候,其實我們相信形勢會慢慢改變,所以為何說我們做很多地區連結,做很多政策倡議,其實又是那一句,「走精面」(取巧)地將一些我們認為對的一些信息去滲入,當現在本土陣營梁天琦那時(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拿到15%(選票),我們當現在香港有15%的人知道我們在做甚麼,那麼另外85%的人怎麼辦呢﹖即是談前途問題是大家的共業,我們都要向那85%的人推銷,起碼都要推銷多35%才有過半,那怎麼辦呢﹖

梁頌恆表示,要不停地透過不同的事件,包括電影《十年》街頭放映會、街頭轉播世界盃外圍賽等,嘗試旁敲側擊地向街坊宣傳港人的主體意識。

香港民族黨推香港民族運動

剛成立兩個月,第一個開宗明義以追求香港獨立為目標的政黨,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論壇上表示,該黨推動的不是香港獨立運動,而是香港民族運動,他認為制度是次要,建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才是最重要。

陳浩天說:你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也好,你是一國兩制也好,甚麼制度都好,最終香港都會滅亡,就算你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大家都搞不清楚這件事的時候,大家都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你選出來的一些領袖或者政府、議員也好,他一定是傾向中國,一定是親中的,所以最終香港都是滅亡。

陳浩天表示,中華民族是香港人一個很大的枷鎖,所謂同文同種就是相同的民族,他會以日本、韓國的文化有部份傳承自中國,但日本、韓國與中國是不同的民族。陳浩天表示,當香港人認知到與中國人是兩個不同的民族的時候,就會去思考香港獨立,但仍有很多香港人認為獨立是無可能,尤其害怕中共會出動解放軍,不過,陳浩天認為,中國在經濟等因素的考量下,未必會出動解放軍。

中共出動解放軍仍會搞港獨

陳浩天說:在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想都是傳統的做法,一個情感上及一個理性上去說服他們,理性上你就跟他說,香港對於中國是很重要,即是剛剛提到的白蟻政策也好,其實它(中共)不是要毀滅香港,它要香港這個地方、這個制度,只不過不要香港人而已,它可以將一些中國人擠來香港這個地方,然後繼續運用香港這個制度。

陳浩天認為,香港獨立是潮流也是必然,也只有獨立才能保持現有的司法獨立等優勢。從今年2月底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結果可以看到,有15%的選民支持勇武抗爭,該黨還未公佈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的部署,陳浩天表示,如果有一個以港獨為訴求的候選人成功當選,將會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就算中共真的出動解放軍,仍然會搞港獨。

陳浩天說:看多些歷史,你就會見到香港這個地方其實是步向獨立,不知多少年之後,不知會面對甚麼,但是最終可能100年或者百多年,或者50年之後,香港最終都是會獨立,這件事情是必然會發生的,在情感上就是可能我們幾個人都知道,可能得出結論它(中共)真的會出動解放軍,但你會不會不搞香港獨立呢﹖不會的,相信天琦與我,我們兩人它出解放軍就打過吧。

有中學生對港獨感到悲觀

台下的16歲中學5年級學生鍾同學提問表示,對港獨感到悲觀,她同校的低年級學生,在校內交談時,會突然轉用普通話,可見中國新移民學生愈來愈多,而她身邊的同學,很多都對政治冷感,覺得政治深奧難明,與自己無關,很多香港新一代對政治毫無概念,本土派如何深入淺出地向新一代解釋他們的政治理念﹖

鍾同學說:有沒有信心可以令到本土或者政治容易些明白,令到大家的政治理念能夠傳達到更大眾的層面,從而吸納到更多比較溫和的支持者去支持本土論述,令到香港自決或者獨立成為必然的事呢﹖

網絡電台主持人靳民知。(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網絡電台主持人靳民知。(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網絡電台主持人靳民知回應提問表示,最簡單易明的論述,就是2047年共產黨可以「收番你層樓」(收回你的房地產),從市民切身的房屋政策以及普教中(普通話教授中文科)政策,相信可以得到更多市民的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