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聯新一屆已選出 另有兩校謀退聯

  • 湯惠芸 香港

近百名學生參與4間大學退聯行動組及關注組與學聯代表的聯合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近百名學生參與4間大學退聯行動組及關注組與學聯代表的聯合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去年香港雨傘運動的核心組織之一,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新一屆正副秘書長及常委。候任秘書長表示,新一屆學聯將以「命運自主」為綱領,推進港人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自主。而4間大學的退聯關注組,星期一與學聯代表首次舉行聯合論壇。理大及浸大已收集足夠的聯署簽名,將會舉辦退聯公投。

香港大學今年初公投退出學聯後,由7間大學組成的學聯最近舉行周年大會,前學聯常委、香港嶺南大學的羅冠聰以37張信任票,擊敗取得14張信任票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司徒子朗,當選第58屆學聯秘書長。新一屆的學聯秘書處及常委,將於星期三(4月1日)正式上任。

人4月1日正式上任

新一屆學聯正副秘書長及常委最近召開記者會,公佈來年的工作方針。候任秘書長羅冠聰在記者會上表示,新一屆學聯仍未決定今年中立法會政改方案表決時,會採取什麼行動,一切要視乎到時的社會形勢,羅冠聰強調,學聯會堅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向港府施壓。

羅冠聰說:我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都可以十分之進步,即是例如你可以搞罷工或者罷市,這方面過去學聯也是提倡過,即是在這個層面上我們可以有更多的想像空間,至於「以武抗暴」或者其他形式的話,都是要留待常委會討論,但是暫時我們根據過去的經驗,都是希望主張和平以及非暴力的抗爭路線。

對於港府快將公布2017年普選特首的政改方案,羅冠聰表示,學聯仍然堅持公民提名和反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學聯已有心理準備再次進行公民抗命,甚至被拘捕,不過,具體行動未有共識。羅冠聰強調,人大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無法讓港人享有平等政治權利,希望泛民立法會議員堅決否決方案。

將以「命運自主」為綱領

羅冠聰表示,學聯未來一年將以「命運自主」為綱領,在各院校與學生商討如何推進港人政治、文化及經濟上自主,最快9月或按討論結果,草擬約章交學界公投。羅冠聰並表示,學聯常委對港獨未有立場,而學聯的本質是開放和進步,他認為任何議題都可開放討論。

候任學聯副秘書長王瀚樑(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候任學聯副秘書長王瀚樑(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候任學聯副秘書長王瀚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學聯提出以「命運自主」作為來年的工作綱領,反映學聯不排除走本土路線。

王瀚樑說:我會理解其實我們提出「命運自主」這個備案,或者成為來年工作方向,這件事本身已經很本土,因為我們爭取的就是香港自己命運的自主,香港自己我們要掌握未來、我們自己的將來,這件事與其他國家、與其他地區是完全沒有掛鈎、完全沒有必然的關係,而是我們主要工作就是著重於香港的市民、香港的人民能夠掌握香港的將來,這件事如果這樣也不算本土的話,我都不能理解何謂本土。

著重於香港掌握香港的將來

學聯在雨傘運動的行動決策受到很多學生批評,候任學聯秘書長羅冠聰表示,學聯正進行內部改革,回應各院校退聯關注組的批評。本身是上屆學聯常委的羅冠聰認為,問題源於常委與所屬院校學生溝通不足,不是制度問題。

羅冠聰重申,學聯秘書處事實上並無實權,並非如外界批評權力過大,不過,為了回應外界質疑,學聯正透過修章進一步確立秘書處的權責。學聯認為,如果直接普選秘書長,反而會導致秘書處權力過大,凌駕各院校學生會代表的共識機制,因此決定維持以間選產生秘書長。

4間大學的退聯行動組及關注組,首次與學聯代表舉行聯合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4間大學的退聯行動組及關注組,首次與學聯代表舉行聯合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今年2月舉行公投通過退出學聯後,多間學聯成員院校相繼發起退聯行動組及關注組,在校內收集學生連署簽名,發動退聯公投。3月中,香港嶺南大學的退聯公投,否決退出學聯。

有學生批評學聯「假民主」

4間大學包括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城市大學及浸會大學的退聯行動組及關注組,星期一傍晚在理工大學首次與學聯代表舉行聯合論壇。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發起人湯偉圓在論壇上表示,早於1974年已經有學生在學聯報上批評學聯「假民主」,為團結而團結,她質疑學聯40多年來都未能作出改革,回應學生訴求,很難令人相信學聯在幾個月內可以改革,獲得主張退聯的學生信任,領導各院校的學生在今年中政改表決期間,進行抗爭。湯偉圓並表示,學聯很多方面與港府相似。

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發起人湯偉圓。(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發起人湯偉圓。(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湯偉圓說:你們一樣小圈子選舉,你們笑梁振英「689」,羅冠聰幾多票委任出來﹖37票。第三,你們與特區政府一樣,特區政府的高官問責制形同虛設,你們學聯我想請問,我們基本會員怎樣監察你﹖你的會議紀錄沒有放出來,你的代表會只有小圈子開,我們基本會員如何監察你呢﹖我們與監察不到特區政府一樣,我們監察不到學聯。我想問,我們怎樣依靠一個建制,去打敗另一個建制呢﹖

香港大學退聯關注組發言人陳穎琪提出有關學聯不按章辦事的問題,陳穎琪表示,學聯最近在周年大會通過的3個改革備案,翻查學聯會章,備案是一個表態,不得要求採取任何行動,她質疑學聯的改革是否不得要求採取任何行動﹖如果採取行動是否不按章辦事﹖

香港大學退聯關注組發言人陳穎琪。(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退聯關注組發言人陳穎琪。(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陳穎琪說:你們之前在周年大會聽到一個驚人的發言,你們在討論改革的時候,竟然講,是有一個學聯中人講的,「你們會不會考慮下,去各間院校巡迴做修章諮詢,做下樣都好。」竟然是「做下樣」,你也不用急著否認,我有錄音。

候任學聯常委郭翠瑩回應表示,尊重退聯組學生的意見,希望「學界事、學界了」,強調巡迴諮詢不是只是「做樣」,郭翠瑩並表示,備案的意義是指引學聯來年的工作方向,也就是「命運自主」。

郭翠瑩說:周年大會上有常委這樣的發言,我當時聽不到,但是我認為,我們說要巡迴諮詢並不是要「做樣」,我們現在做這個退聯論壇就是希望,跟這麼多位同學去討論,為何要退聯、為何要留在學聯,有甚麼改革方案可行,聯會的重要性在哪裡。

學聯的重要性

候任學聯常委郭翠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候任學聯常委郭翠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郭翠瑩在論壇上表示,學聯的重要性在於,學生需要這個平台,讓不同的院校就一些恒常的議題去溝通,作長期抗爭。

郭翠瑩說:這些根本就不是游兵散勇的合作可以比擬,我相信大家都會明白,一種散亂的合作,與長期的恒常討論、溝通的分別在哪裡。以及在未來這一年裡面,我剛剛一開始發言已經提及,白色恐怖一直彌漫著我們的香港,而學界是會面對著學術干預、院校自主等等的問題,剛剛港大也好、科大也好它們委任了「梁粉」(梁振英支持者)做校董會主席,面對這些議題,我們是不是真的要分散力量,等到不同院校沒有一個合作的平台,可以去討論這些關於學界的議題呢﹖

有參與推動香港中文大學退出學聯的中大本土學社發起人劉穎匡,在論壇上向候任學聯秘書長羅冠聰下戰書,邀請羅冠聰公開辯論學聯普選秘書長。劉穎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估計已經差不多收集到足夠的連署簽名,發動中大退聯公投。劉穎匡表示,即使中大退出學聯,中大學生會仍然可以與其他院校的學生會合作,他不認為退聯會削弱學界的力量。

香港中文大學本土學社發起人劉穎匡。(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中文大學本土學社發起人劉穎匡。(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劉穎匡說:當這些學生會仍然存在的時候,假如沒有學聯這個組織的綑綁,我相信它們將來可以在一個更加沒有綑綁、沒有限制的平台,可能以一個飯盒會或者圓桌會議的形式,繼續保持合作,但又無需互相綑綁,我相信這樣可能是我們未來學界一個更好的路向。

候任學聯副秘書長王瀚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學聯秘書處及常委全部是各院校學生一人一票選出的學生會幹事,雨傘運動後,學聯的代表性受到很多學生質疑,他認為可能是學生會幹事與學生溝通不足,這並非章則或者制度上的問題,來年學聯將會加強與學生的溝通及接觸,改善現有的問題。

加強與學生的溝通

王瀚樑並表示,泛民立法會議員會否「轉軚」支持港府基於人大8-31框架提出的政改議案,是學聯非常關注的議題,學聯會嘗試不同的抗爭方式,務求令港府的政改方案被立法會否決,不過,目前抗爭的方式未有定案,而現任的學聯常委很多都已經有心理準備再次參與公民抗命。

王瀚樑說:他們都已經有公民抗命的經驗,甚至有被捕的經驗,他們絕對有一個公民抗命的心理準備,要他們再次出來佔領,絕對不是一個心理上要過的關口,因為這個是絕對能夠承受的問題。實際上會不會佔領,就要看當時的時機、當時的民意以及當時的準備工作進行得如何,這些都是一些實體的問題。

目前香港理工大學以及浸會大學的退聯關注組及行動組,在社交網站上公佈,已收集足夠的聯署簽名,將會舉行退聯公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