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記協:“一國兩魘”新聞自由墜入噩夢

  • 海彥

香港記協副主席任美貞(左起)、主席岑倚蘭及年報編輯麥燕庭(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香港記協副主席任美貞(左起)、主席岑倚蘭及年報編輯麥燕庭(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香港記者協會星期日上午公佈2016年言論自由年報,指中國的意識形態控制延伸到香港,令“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高度自治受到前所未有的侵害,而銅鑼灣書店事件顯示,中國政治環境迅速惡化,大陸當局意圖查禁批評性書籍,使香港的言論表達和新聞自由面臨嚴峻考驗。

《一國兩魘:港媒被陷意識形態戰》的2016年言論自由年報。(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一國兩魘:港媒被陷意識形態戰》的2016年言論自由年報。(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香港記協在記者會上發表題為《一國兩魘:港媒被陷意識形態戰》的2016年言論自由年報。年報表示,香港的言論自由正面臨困境,過去一年發生多個侵害新聞自由的事件,包括港大申請禁制令禁止媒體披露校委會會議內容、年初一旺角騷亂等事件中多名記者受傷、港府在記協多次要求下仍拒絕訂定資訊自由法、政府拒絕承認網媒和學生記者的採訪權利,以及令人憂慮的電視與電台發牌政策等。

年報強調,過去一年對香港言論自由影響最大的事件,莫過於出版和銷售批評中共書籍的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直接危害一國兩制,對香港的言論和出版自由產生了不利影響。

2016年言論自由年報編輯、前記協主席麥燕庭對美國之音表示,銅鑼灣書店事件直接衝擊一國兩制,令港人質疑香港的高度自治,對言論,尤其是出版自由產生了肅殺效應。

她說:“銅鑼灣事件對出版事業以至言論自由都有很大的影響,那個寒蟬效應已經看出。中國對香港比較自由的出版業要做控制。一些出版商已經不敢出版一些中國認為敏感的書,一些書店也不敢賣了,甚至街上的書攤,也不太願意拿這些書來賣了,就是怕麻煩。所以,你看這個出版業當然很受影響,收縮得很大。”

年報表示,顯而易見,香港的自由已受到中國內地各種勢力的影響,作為各種自由基石的表達與新聞自由首當其衝。分為公眾和新聞從業者兩部分的“香港新聞自由指數”顯示,在2015年,新聞業者部分的指數為38.2,較2014年下跌0.7;公眾部分為47.4,同比下跌1.4。這兩部分指數已經連續兩年下降。

年報稱,新聞自由惡化的程度更是驚人,85%的受訪新聞業者認為轉差,而公眾方面則有54%有此看法。

記協促請港府採取具體措施,捍衛一國兩制,確保香港的表達自由和新聞自由,向警務人員發出清晰指引,確保記者採訪示威活動不受限制;允許網媒與學生媒體採訪政府活動;立即制定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開誠佈公面對傳媒,而不是通過單向網誌發布訊息等。

記協主席岑倚蘭在記者會上,批評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星期六稱沒有聽到香港新聞自由轉差的實例,無視新聞自由問題的基本現實,質疑港府對改善新聞自由的決心。

記協副主席任美貞表示,記協尤其對有影響力的英文南華早報2016年4月被阿里巴巴完成收購表示關注,擔心會進一步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任美貞表示,在全港26個主流傳媒中,由中國政府或陸資持股甚至控制的佔31%,包括大公、文匯、商報、中國日報香港版、成報、鳳凰衛視、無線電視及南華早報。此外,在中國“大外宣”政策下,陸資收購香港傳媒的趨勢仍在上升,令人擔憂。

同時,香港一些傳媒由親中的商人控制,立場也明顯轉向親中。據悉,有80%的主流傳媒老闆或新聞部主管,獲得建制委任或嘉獎。

自1995年起便參與編寫言論自由年報的資深媒體人麥燕庭表示,中國政府的意識形態控制已經越過深圳河,延伸到香港,完全背離了基本法實施之初尊重香港兩制的做法。

她說:“中國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其實已經把香港納入他們的計劃裡面,這個才是令人很憂慮的地方,也是為什麼這個一國兩制現在變成了一國兩魘,簡直是大家的噩夢。其實老實講,香港這麼小一個地方,怎麼可能影響大陸整個制度呢?沒有根據的。我們希望中國政府要尊重這個一國兩制。”

麥燕庭透露,據她所知,不僅香港媒體專門報導中國大陸的許多記者的採訪活動受到中國內地的限制,就連在香港的一些傳媒的中國組或中國報導的負責人,也收到有關人士的告誡,要求不要批評或者胡亂點評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麥燕庭表示,這令人質疑,中共發布的不准“妄議中央”的黨規也都實施到香港傳媒身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