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記者抗議大陸白色恐怖手段打壓採訪

  • 黎堡

香港記協抗議大陸當局打壓採訪(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拍攝)

香港記協抗議大陸當局打壓採訪(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拍攝)

今年九月香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採訪時屢次受到當局打壓和粗暴對待。記者團體到中央政府駐港機構抗議,要求大陸政府停止打壓新聞和採訪自由。

星期日,香港一些新聞工作者在記者協會的帶領下,到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前示威,抗議大陸當局粗暴阻撓香港記者的採訪活動。

示威人士身穿黑衣,手臂綁上白繃帶,高呼“捍衛新聞自由” 和“反對采訪限制”等口號, 聲討最近發生的大陸當局針對香港記者的一連串暴力打壓事件。

這個月初,香港明報兩名記者到湖南邵陽跟蹤採訪受港人廣泛關注的民運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事件,結果被當地警方關在一個旅館長達44 個小時。上星期日9月16號,香港南華早報一名攝影記者在深圳採訪反日示威遊行時,被當地公安警員用警棍暴打致傷。在同一天,採訪廣州市反日示威的一家香港電視台的記者被警方阻撓,雙手被綁在身後。上星期二9月18號,香港有線電視記者在成都市採訪前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受審時,被當局便衣人員誣陷是小偷,採訪受到阻撓。

*受害記者擔心秋後算帳*

受到打壓的上述幾位香港記者都沒有出席星期日在中聯辦前的示威抗議活動。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任美貞說,這些新聞工作者還需要繼續在中國大陸采訪,他們因為擔心秋後算帳而沒有露面。她說,這使在大陸工作的香港記者面臨更可悲的局面。

任美貞稱受害記者擔心大陸當局秋後算帳 (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拍攝)

任美貞稱受害記者擔心大陸當局秋後算帳 (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拍攝)

任美貞說:“每天跑中國新聞的這些記者和攝影記者他們有這樣的反應,反映了今天在中國,新聞自由少到什麼程度。你被人打了,打成豬頭那樣,你都不敢出來說。或者你被人困住40多個小時,每兩個小時要你起床回答問題,你都不敢站出來說那個受害者就是我。這就是真正的恐怖。”

香港有線電視前駐北京記者呂秉權在中國大陸採訪多年後剛剛退出採訪前線,目前在浸會大學新聞系擔任客座高級講師。他說,在大陸採訪的香港記者不得不小心翼翼,他們擔心當局秋後算帳、以拖延續簽甚至不發放記者證和居留證來威脅記者的採訪工作。呂秉權說,中國大陸當局對香港記者的打壓已經到了白色恐怖的程度。

呂秉權(右一)大陸當局打壓手段白色恐怖 (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拍攝)

呂秉權(右一)大陸當局打壓手段白色恐怖 (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拍攝)

*前資深駐京記者:許多人敢怒不敢言*

​呂秉權說:“我們這些跑中國線的新聞同行們除了大家看到的被人禁錮和打壓之外,很多新聞工作者的電郵被入侵,手機被監听,私隱全都不存在了。但是,許多記者由於還在前線跑新聞,不方便將所有實情說出來,擔心講出來後會成為當局進一步打壓的目標。所以,大家很多時候是敢怒而不敢言,那件事過了就算了。但是,當我們看到現在採訪的環境不只是一個人受害的問題,而是整個採訪環境越來越高壓,大家的言論空間被白色恐怖的手段壓了下來。”

抗議人士宣讀了給中聯辦主任彭清華的一封信,要求當局改善採訪環境,之後他們把這封信張貼在中聯辦的外牆上。當時中聯辦大樓內有多名工作人員,但沒有人出來接信。

多年來,香港記者協會一直要求特區政府協助取消大陸當局設置的採訪限制,但沒有進展。特區政府曾表示,尊重新聞自由和採訪自由,並且向大陸當局反映過香港新聞工作者的訴求。

中國政府面對北京奧運會期間國際社會要求它開放新聞採訪的壓力,在2008年10月頒布外國記者采訪條例,稱中國實行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會依法保障外國記者的合法權益,為其採訪提供便利。但是奧運會過後,中國當局恢復了對於在中國的海外新聞記者的打壓,多個國際記者組織將中國列為全球最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