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1,500人參與六四27周年大遊行

  • 湯惠芸 香港

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由灣仔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由灣仔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為紀念六四事件27周年,香港支聯會星期日發起「愛國民主大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抗議,要求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及建設民主中國。今年是學聯首次退出支聯會,多間大專院校學生組織也表明另辦論壇,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參與星期日愛國民主大遊行的學生明顯減少。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報道支聯會六四大遊行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首先請你報道香港支聯會星期日發起的「愛國民主大遊行」的最新情況﹖

香港支聯會估計有1,500人參與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估計有1,500人參與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記者:香港支聯會發起的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星期日下午3時多在灣仔修頓球場出發,遊行隊伍下午5時半左右抵達終點,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警方嚴陣以待,派出大批警員駐守,並以鐵馬收窄通道,分批讓舉著示威標語或者橫額的遊行人士到中聯辦門前表達訴求。

有示威者在中聯辦的門牌上示威標語,並撒「奚錢」(冥紙)入中聯辦抗議,要求平反六四,被警方阻止,一度發生混亂,不過,整個遊行、集會的過程大致都是和平、有秩序。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與多名成員抬棺材參與六四27周年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與多名成員抬棺材參與六四27周年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與多名成員,一如過往多年,抬著寫上「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屠夫政權遺臭萬年」標語的棺材參與遊行,並將棺材抬到中聯辦門外示威。梁國雄表示,六四犧牲者當年在北京擋坦克,是為民主捐軀,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會忘記。梁國雄表示,任何人呼籲港人遺忘六四,都是踐踏六四死者的英魂,他帶領在場遊行人士默哀3分鐘,又呼籲港人參與今年支聯會舉辦的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主持人:支聯會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支聯會在遊行起走前發表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宣言表示,香港社會運動的紀錄中,至今最大規模的遊行,就是27年前的5月28日,150萬香港人參與的響應北京大學生號召發起的「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香港社會運動紀錄中,最持久的遊行,就是星期日的「愛國民主大遊行」,至今已經持續27年,今年的主要訴求,是「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遊行人士在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外示威,要求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遊行人士在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外示威,要求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表示,這些就是香港人創造出來的紀錄,是對得住香港人的良心,路已經走了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雖然未竟全功,支聯會表示,只要公義一日未伸張,香港人必會堅持到底、絕不放棄。

主持人:據主辦單位估計,參與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人數有多少﹖與去年比較如何﹖

記者:據主辦單位支聯會估計,參與今日六四27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人數,約有1,500人,比去年的3,000人減少一半。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滿意今年的參與人數,過去幾年參與「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人數都是有所波動,但未必會影響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的人數。蔡耀昌表示,接下來要做好宣傳工作,呼籲更多港人毋忘六四,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他認為燭光集會的參與人數更有指標的意義。

多名遊行人士手持89年北京民運的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多名遊行人士手持89年北京民運的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有那些學生組織參與支聯會「愛國民主大遊行」﹖他們對今年多間大專院校學生組織不參與支聯會悼念活動有何看法﹖

記者:今年是學聯首次退出支聯會,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大學、浸會大學、理工大學等10多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都表明,另辦六四論壇,探討六四與香港前途的關係,不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

多個學生組織自發組成「六四哀音團」並參與支聯會六四27周年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多個學生組織自發組成「六四哀音團」並參與支聯會六四27周年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不過,今日仍然有浸會大學、理工大學及樹仁大學的社工系學生參與支聯會的「愛國民主大遊行」。他們今年亦組成「六四哀音隊」,在參與遊行之前,到中環碼頭外「報哀音」,以歌聲以及「民主覺醒,世代共爭」為題,呼籲港人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關注六四事件。

支聯會青年組成員蔡佳洋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青年組成員蔡佳洋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18歲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支聯會青年部成員蔡佳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六四事件對香港年青人的意義是,應該將六四的真相繼續傳承下去,令到香港的下一代知道中共屠城的罪行,並追究屠城責任,要求平反六四,直到中共願意向死難者的家屬道歉。蔡佳洋並表示,建設民主中國對香港的民主有幫助。

蔡佳洋說:我就認為我們的種族、血統始終都是中國人,這個是不能改變的事實來的,但是我認為我們是中國人,不等於是要由共產黨執政的,所以我們就要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我認為中國的領導人及執政黨,都應該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

有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六四27周年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有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六四27周年遊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支聯會對多個學生組織不參與他們主辦的六四悼念活動,有何回應﹖是不是導致參與今日「愛國民主大遊行」人數減少的主要原因﹖

記者: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參與今日「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人數減少,與多個學生組織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不一定有關連。蔡耀昌表示,過往「愛國民主大遊行」的人數都有起跌,也曾經有少過今年1,500人參與,他認為這方面可以留給香港市民評價。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蔡耀昌表示,無必要將今年多個學生組織不參與支聯會的悼念六四活動,放大到一整代年青人。蔡耀昌坦言,對年青人宣傳六四的意義並不容易,因為隨著時間過去,六四至今已經超過了一代人的事,他認為過去27年香港人對平反六四的堅持,反映六四是一場香港人大規模的本土運動。

蔡耀昌說:過去27年香港人對六四的堅持,每年由幾萬到十幾二十萬人的維園燭光集會,本身就是一個持續的大規模本土的運動,而香港人無論是27年前、或者過去27年,都有各種各樣形式的參與,其實我們今年的六四燭光集會,會有不同的內容的表述,也希望大家更深刻的了解到,其實六四本身已經超越了一個純粹內地(中國)的民主運動,或者是一個慘案,其實對香港也有很持續的意義。

主持人: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士參與今日大遊行,他們有何看法﹖

記者:化名「張先生」、年約40歲的深圳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近一、兩年有留意外國傳媒的報道,知道香港支聯會舉辦紀念六四事件的「愛國民主大遊行」,今年第一次來香港參加,希望看看遊行的情況,他認為一個活動能吸引幾千、幾萬人參與,說明有一定的影響力,代表一些人的思想,他希望親自參與了解實際的情況。

有示威者在中聯辧門牌上貼上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信並掛上示威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有示威者在中聯辧門牌上貼上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信並掛上示威標語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張先生表示,89年六四事件發生前後,他在中國大陸看到官方傳媒的報道指,北京有學生搞運動,形容為暴亂,之後有出動軍隊、有拘捕行動,但具體發生甚麼事情並不清楚。近有又聽到,當年的學生是受了委屈,作為老百姓,他不知道那邊說的是真,希望從不同的角度去了解真相,反思六四事件。

張先生並表示,感謝香港人長期關注,並推動中國的民主,他認為對促進中、港兩地的民主都會有幫助。

張先生說:我覺得非常感謝香港人民、感謝這一群在堅持的人,我覺得不管怎麼樣,他們在做這個事情,對香港也好、對中國也好,都會有一個促進的作用。這個是肯定的,而且慢慢地影響到更多人的話,它必然會形成一個很大的改變。

主持人:參與今日「愛國民主大遊行」的香港人有何看法﹖

香港退休公務員黃先生手持標語參與六四27周年遊行。(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退休公務員黃先生手持標語參與六四27周年遊行。(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記者:66歲的退休公務員黃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持續27年參與紀念六四事件的遊行,今年他手持寫上「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89年6月4大屠殺、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標語參與遊行。黃先生表示,六四是一件慘案,死了很多人,但是中共企圖將這件慘案的真相掩蓋,他認為香港人站出來遊行,是要對中共的高壓統治表達不滿。

黃先生並表示,參與今日六四遊行的人數不是太多,可能與宣傳不足有關,他認為很多香港報章的立場愈來愈傾向中國,事前對六四遊行的報道不多,或會影響參與人數。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