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初一警民衝突 特首指為暴亂 泛民稱民怨爆發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鬧市旺角星期一猴年大年初一深夜,有本土派團體不滿警方驅趕街頭無牌熟食小販,號召支持者到場聲援香港農曆新年夜市傳統,與警方對峙並發生衝突,事件演變成旺角區大規模通宵衝突,有示威者佔領街道、放火,掟磚塊、木板等襲擊警員,也有記者被示威者及警員襲擊。混亂間有警員向天鳴槍兩響示警,甚至以佩槍指向示威者。衝突至星期二早上平息,特首梁振英定性為暴亂,泛民則認為,事件是梁振英上任3年多以來的民怨爆發。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為我們報道旺角衝突的情況,以及目前香港市面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旺角衝突星期二早上平息,而今日是大年初二晚,香港市面的情況如何,大型煙花匯演是否如期舉行﹖

記者:有社交網網絡群組號召支持者星期二晚再到旺角,據部份本土派社交網站群組截止星期二晚9點20分左右的消息,呼籲支持者慶祝年初二要小心,要留命投票,即是2月28日投票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

目前香港市面大致平靜,未有再次發生警民衝突的消息,警方在旺角加強巡邏,而年初二晚8點的維港煙花匯演照常順利舉行。

據本土派團體本土民主前線星期二晚接近10點引述貼文表示,接近9點有6、7檔熟食小販在旺角朗豪坊開檔,吸引不少顧客,未見警察及食環署人員驅趕。本土民主前線呼籲支持者珍惜這個機會,即使警察及食環署人員今晚或今年放過熟食小販,之後富有香港本土特色的農曆新年小販或從此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有社交網站引用外國傳媒,將這次事件稱為「魚蛋革命」。

主持人:星期一深夜開始的旺角衝突,起因是甚麼﹖

記者:事件起因主要是多個社交網站群組,不滿食物及環境衛生署打算在農曆新年期間,打擊各區的無牌熟食小販,認為農曆新年期間的熟食夜市是香港人的過年傳統,發起到旺角等地區支持小販擺檔。

星期一深夜多個熟食小販在旺角朗豪坊對出的砵蘭街擺檔,被食物及環境衛生署職員驅趕,小販不願意離開,食環署職員要求警方協助,而本土派團體本土民主前線也號召支持者到場聲援小販,維護香港本土農曆新年的街頭夜市特色。大約300名示威者與大批到場增援、配備防暴盾牌等裝備的警察對峙,警方施放胡椒噴霧等驅趕示威者。

至星期二凌晨12時左右,本土民主前線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候選人梁天琦,宣佈根據選舉條例,發起不多過30人的選舉遊行,要求警方開路,警方則警告梁天琦不要煽動群眾衝擊,而部份有自製盾牌等裝備的示威者向警方衝擊,警方多次發射胡椒噴霧,並以警棍驅趕示威者,情況混亂。

主持人:大概由甚麼時候開始,示威者的行動升級﹖警員在甚麼情況鳴槍示警﹖

記者:原本在砵蘭街一帶的警民衝突,至星期二凌晨1點多,擴展至亞皆老街及彌敦道一帶,有示威者向數名交通警員掟磚塊、木板等,有交通警員受傷倒地,仍有示威者向受傷警員掟雜物,附近一名交通警員在混亂間,大約凌晨兩點向天鳴槍兩響示警,並將佩槍指向示威者,其他警員將倒地的警員扶走,後來拔槍的警員將槍口指向地下。

後來示威者向旺角區多處內街擴散,有人將行人路的地磚撬起,以垃圾桶及紙箱運載,在多個路口向警員掟磚,又有示威者在多處燃燒垃圾桶等雜物,情況失控至衝突狀態。

主持人:你大概幾點到現場採訪﹖當時旺角的情況如何﹖

記者:我大概星期二凌晨4點左右到達旺角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的行人路口採訪,當時彌敦道的馬路已經被警方清場,大批防暴警察以盾牌攔在行人路邊,防止再有示威者衝出馬路佔領。當時有示威者聚集在防暴警察的防線前,抗議有警員鳴槍,甚至以槍指向示威者,當時防暴警察只是戒備,並沒有驅趕馬路邊的示威者。

記者向彌敦道以東的內街、西洋菜南街一帶採訪,發現有兩檔懷疑無牌熟食小販在衝突期間開檔。記者亦見到有大批示威者撬起行人路的磚塊,甚至合力扯起街邊的路牌,當作路障,也有示威者在多處放火燒垃圾桶等雜物。

期間記者見到示威者以磚塊在內街掟向彌敦道佈防的警員,警方也多次還擊,攻入內街,有示威者拾起女人街攤檔的鐵枝等雜物還擊,警方防線多次失守。

據記者觀察,示威者大部份是年輕人,也有大學生,部份人是在附近戲院看完電影,走到街上發現到處有示威者放火及撬地磚之類,而即時加入。也聽到有示者不滿警方開槍,不少人說,「拮串魚蛋都要俾人用槍指住」,情緒相當激動。

主持人:你採訪這次旺角衝突的觀察,與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多次採訪旺角警民衝突,最大的分別是甚麼﹖

記者:今次警民衝突的情況比佔領期間的警民衝突嚴重得多,而且衝突地區的氣氛非常緊張,記者在警方與示威者衝突期間遠距離拍照,被示威者大聲喝止,我出示記者表示拍照是採訪工作,仍有人惡形惡相,聲稱「再影就打你吖嗱」,當時記者只是單身一人採訪,為保障人身安全,不敢再舉起相機,有示威者上前勸我離開,但是這些做法是嚴重破壞採訪自由及威脅記者人身安全。

而警方的做法也是十分混亂,記者在彌敦道拍攝期間,被沒有預警而攻向內街示威者的警員大力推撞,並大聲呼喝要我離開,而當時我出示記者證,並已經依照警員指示向前跑,仍然被警員最少兩次用力在背後推,甚至另一手持著警棍,如果當時記者被警員推跌,極可能被警員踩中,甚至害怕警員可能失控用警棍打我。

這次採訪期間覺得記者的安全是最沒有保障的一次,因為示威者會掟磚塊,有攝影師懷疑被磚塊掟中受傷,而且凌晨旺角多處街頭縱火、掟磚、破壞行人路及路牌,情況非常混亂,所幸沒有示威者針對店舖大肆破壞,而街頭火勢沒有波及停泊在路邊的汽車及店舖、民居。

主持人:旺角的示威者有何看法﹖

記者:44歲的旺角居民周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星期一晚她在朗豪坊對出的砵蘭街幫熟食小販擺檔,至11點幾,有警員介入在當地清場,周小姐表示,她懷疑被防暴警察以盾牌推撞,她用手機拍攝當時情況,懷疑被警察制止並將她拖出馬路驅趕,導致她的手背及腳擦傷。

周小姐表示,她在旺角出生長大,從小就有熟食小販在農曆新年期間擺檔,讓市民在節日期間購買地道小食,她不明白為何近一、兩年當局突然加強打擊香港傳統的農曆新年夜市。

周小姐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何要打壓,大家都是「搵餐食」而已,擺3、4日(檔),不應該這樣做,玩到今日這樣的田地,我真的很不想,我真的(哭)喊著,我自己走到地鐵站裡面,遇到一個認識的朋友,抱著他(哭)喊說,為甚麼香港會變成這樣﹖

主持人:發起捍衛旺角小販行動的本土派團體,對旺角衝突有何回應﹖

記者: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表示,不認同特首梁振英將旺角警民衝突定性為「暴亂」,他重申示威只為了幫助小販經營、保護香港特色夜市,他認為是警方星期二凌晨突然衝入山東街而觸發衝突。黃台仰表示,不介意外間標籤他們為暴徒,他強調掟磚頭相比外國而言,並非十分激烈的動作。

黃台仰表示,原本參與遊行的人數少於30人,他認為並無犯法,因此未有在星期二凌晨兩點應警方要求離開。他否認示威者有襲擊警員,並表示部份人並非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亦否認今次示威是事前早有準備,他說,部份人有裝備只是為保護自己。

黃台仰批評警方多次用警棍毆打示威者,令示威者感到憤怒,他承認當時有情緒激動,但強調當時情況未影響到警員安危,他認為警方向天開槍並不合理,現時焦點應放在警方涉嫌濫權。

主持人:泛民主派對旺角衝突有何回應﹖

記者:立法會泛民會議星期二下午召開記者會,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表示,強烈譴責任何人士,包括可能是警方或者示威者打人、打記者,劉慧卿並表示,這些人士與民主派完全無關。

泛民會議召集人、工黨的何秀蘭表示,事件是梁振英上任3年多以來的民怨爆發,令到原先處理小販的事件,最後演變成流血收場。

何秀蘭說:歸根究底,因為特區政府過去多年,尤其是梁振英這三年半,不斷以制度暴力挑釁香港人。

主持人: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對旺角衝突有何回應﹖

記者: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星期二下午在面書評論旺角衝突事件,他認為佔中是非暴力抗爭,旺角衝突是使用暴力,兩者本質上是有根本的分別,亦正因非暴力行動的合理要求未得到當權者正面回應,才導致現在演變成暴力衝突。他表示,其實在很早期,已發出了這警告,只是當權者置若妄聞,才令局面惡化至難以收拾的地步。

戴耀廷表示,如果當權者認為用更強硬的方法就能處理導致衝突的根源問題,是嚴重錯誤,因這不單不能化解積累起的怨憤,反會刺激出更大規模的動亂;如果現在當權者還不想方法疏導由不公義制度所產生的怨恨,管治全面崩潰相信也可能會很快出現。

主持人:特首梁振英對事件如何定性﹖

記者:梁振英星期二早上率領多名司局級官員會見記者,將事件定性為「暴亂」,他說,不姑息任何團體、任何個人策劃、進行或者參與任何性質的暴亂事件。對暴徒目無法紀的暴力行為,他和特區政府嚴厲譴責,絕不姑息。梁振英並表示,香港警方在處理事件的時候十分容忍,警方會全力緝拿暴徒歸案,繩之於法。

有記者問及,今次事件可能是市民不信任梁振英及特區政府有關,梁振英沒有正面回應。

梁振英說:我們不應該為任何「暴亂」行為,作任何姑息評論。

主持人:香港警方有何回應,事件中拘捕多少人﹖

記者: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星期二下午召開記者會,被問到港府把事件定性為「暴亂」,是否為警員開槍找藉口,盧偉聰表示,今次旺角衝突的確和以前不一樣,超過10處被縱火,更有人不容許消防員救火,他認為稱他們為「暴徒」、「暴亂」,不是為行動找藉口。

至於有警員涉嫌拾起磚頭向示威者掟回去是否不應該,盧偉聰說,若有人投訴,警方是歡迎的,並會全面檢討和調查,但他不想以2秒鏡頭就判斷警員是否過分或是否正確。

對於有《明報》記者在旺角衝突中被警員毆打,盧偉聰表示,希望對方儘快報案和投訴,他可以向大家保證,如果真有這種事,他一定嚴肅處理。

香港警方表示,旺角騷亂中有90多人受傷,包括警員及多名新聞工作者,最少61人被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