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境內漢族人對藏人自焚事件普遍反應沉默

  • 陸揚

藏人作家唯色

藏人作家唯色

中國境內的漢民族對藏人自焚事件普遍表現出沉默。中國媒體則一邊倒對自焚行為做負面宣傳,最高司法機構更是將自焚和幫助自焚定性為暴力犯罪。觀察人士指出,自焚不屬暴力犯罪行為,中共壓制言論自由嚇阻了漢民族對藏人自焚表達觀點。

截止今年12月9日的近四年時間裡,有100名藏人自焚,自焚行動始於2009年2月27日。自焚藏人的普遍訴求是:達賴喇嘛回歸西藏和藏人能擁有自由。

中國官方把藏人自焚歸罪於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同時中國最高司法機構近日把藏人自焚和“幫助”自焚定性為暴力犯罪行為。中國《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最近集中報道打擊跟藏人自焚相關犯罪的案例。

新華網12月9日宣布,四川警方偵破由達賴集團組織策劃的系列煽動教唆脅迫自焚殺人案,抓獲兩名罪嫌。《人民日報》12月11日連發兩文指出,“達賴集團已到黔驢技窮、鋌而走險時刻。”並稱“操弄自焚改變不了達賴集團失敗命運。”

自焚做為自殺的一種形式,在當今中國已經不是新鮮事。自從中國有“強拆”這個詞兒以來,就有了受害者自焚。中國當局對自焚者均採取打壓政策,對自焚藏人以及“幫助”自焚者更是敵視有加。

中國境外的漢族人士和媒體近日對中共對藏人自焚的敵視做出反應。

旅美中國異議人士、《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最近發表文章分析中共當局為何敵視自焚。胡平認為,自焚不屬暴力犯罪。它只是傷害自己,並沒有傷害別人。

胡平在文章中以羅馬暴君提比留聽聞他的囚徒在獄中自殺的消息時說的一句話,說明了獨裁者敵視自殺者的原因。提比留是這樣說的“此人逃脫了我的手掌。”

胡平的文章說,自殺者對暴君來說就是擺脫控制,就是對暴君說不。所以讓“暴君感到惱火。出於無處發泄的惱怒,所以暴君甚至要對自殺者再加上更重的罪名。胡平認為,中共當局為何如此敵視自焚?”僅僅是“生命用結束肉體的存在形式來證明精神的存在,或是意志的抗爭。”

香港的華文媒體《陽光時務》週刊第35期刊發幾位漢族學者的文章,直面藏人自焚事件。週刊主編長平在主編的話中建言,漢人主導的主流輿論,要想改變民族衝突的危險,請先從傾聽藏人自焚者的心聲開始。

這一期的陽光時務登出了由中國大陸藏學家、作家王力雄整理的27位自焚藏人的遺囑。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官方媒體對藏人自焚做一邊倒負面報道的同時,中國境內網民對藏人自焚普遍表現沉默。

藏人作家唯色日前對美國之音說,西藏問題的話題在中國的公共輿論裡都是禁區,沒人敢觸碰。

唯色說﹕“西藏的話題在公共話語空間裡都是禁區呀,沒人談。在網絡上你談一點,馬上就被刪掉。有的人會談得多一點,就被喝茶。所以,各種因素吧,有的人即便是想關注,想了解,他也會出於恐懼(而不敢涉及這個話題)。”

唯色認為,中國當局這樣打壓對西藏問題發表觀點的言論,至少對民族關係非常不利。

流亡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12月10日在達賴喇嘛獲頒諾貝爾和平獎23週年集會上發表講話中提到,“我們珍惜許多漢人朋友和中國境外漢人非政府組織給我們的支持”,但是洛桑森格說,“對於絕大多數漢人,尤其是漢人知識分子和公共思想家對藏人磨難表現出的沉默和漠然,我們深深感到不安和傷心。”他說,“藏人抗爭既非反華,亦非針對漢人。”

洛桑森格呼籲“漢人兄弟姐妹,請加入我們,支持西藏人民的理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