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獨立中文筆會 香港發佈中國當代文字獄新書

  • 湯惠芸 香港

獨立中文筆會最近在香港舉行新書發佈會,介紹一本有關中國當代文字獄囚犯的新書

獨立中文筆會最近在香港舉行新書發佈會,介紹一本有關中國當代文字獄囚犯的新書

獨立中文筆會最近在香港舉行新書發佈會,介紹一本有關中國當代文字獄囚犯的新書,希望外界關注中國言論自由的問題。出席的時事評論員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雖然曾經受過文字獄的迫害,但新一代中國領導人開放言論自由的可能性不
大。

國際作家組織、獨立中文筆會最近在香港舉行新書發佈會,介紹一本名為《從王實味到劉曉波》—「中國當化文字獄囚徒編年錄」的新書。本書收錄的案例,從1947年到2010年共64年,每年一案作為典型代表,反映中國當代文字獄的嚴厲,比過去專制王朝更甚。
本書收錄的案例,反映中國當代文字獄的嚴厲,比過去專制王朝更甚

本書收錄的案例,反映中國當代文字獄的嚴厲,比過去專制王朝更甚


本書作者張裕指出,中共官方公佈的1957至1959年3年所劃「右派分子」就達55萬人,基本為各類文字獄案,比起歷史上文字獄最頻繁的乾隆時代64年130多案高過千倍。以致中共開國者毛澤東也公開承認:「秦始皇算甚麼﹖他只坑了460個儒,我們坑了46,000個儒。」

出席新書發佈會的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表示,新上任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1962年因「《劉志丹》小說問題」,被康生誣陷,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殘酷迫害,被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之久,後來才得到平反。

金鐘認為,習仲勛是中共立國60多年來,受文字獄迫害最嚴酷的人物之一,而習近平也跟著父親一起受害,不過後來習近平加入官僚體制,受權貴階層的影響很大,加上中國的問題積重難返,新一代中國領導人開放言論自由的可能性不大。

金鐘說:老百姓來講,對他們不敢輕信,由他們來帶動這個改革,包括習近平在內,
所以我想還是要繼續的推動民間的、公民社會的這些抗爭,讓這種壓力、更多的、更強的、更大的幅射到權力高層。

金鐘指出,香港是中國言論及出版自由的出口,很多大陸人不可以在中國大陸出版的書,都到香港出版,包括鄧立群、李鵬的書,而中國要真正實現言論、出版自由、鏟除文字獄的惡習,一定要民主化。
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表示,剛上任的中國新一代領導人,開放言論自由的可能性不大

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表示,剛上任的中國新一代領導人,開放言論自由的可能性不大


金鐘說:一定要有民主,有民主就是說人民來作主,你不聽就不成,就可以用法律的手段來解決問題,所以中國現在沒有民主還是不成的,民主跟自由一定要齊頭並進、都要具備,人民夢想的社會環境,真正的自由才可以實現。

最近有香港記者在北京兩會舉行期間,採訪香港民運人士探訪被軟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時,被懷疑是國保的人士毆打;北京當局也表示,2017年香港的特首普選應該設預選機制,保證選出「愛國愛港」的當選人。金鐘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種種跡象顯示北京有意收緊香港的言論、民主自由,不過香港仍然有空間可以爭取,例如佔領中環等的行動,對北京會有影響。

金鐘說:香港我覺得始終有空間、香港人可以爭取,共產黨這方面是有一個流氓性格,你強硬一點他們有時候也沒有辦法,上次董建華下台就是這樣,因為香港50萬人上街,他們(北京)受不了也只好撤換特首。

出席新書發佈會的中國維權律師、香港中文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滕彪發言表示,香港對中國大陸的言論自由有很大影響,應該更多利用互聯網等媒介發放訊息,突破中國大陸的資訊封鎖。

滕彪說:我認識一個律師,他快60歲了,他是一個毛派、崇拜毛澤東的,但是翻牆之後,很快就變成一個自由民主派了,所以多晚都不晚,一個人他獲取真實的信息,無論是對他、對整個社會、對他個人的生命,都是最重要的、最基礎的。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講述自己因言論被當局關押的感受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講述自己因言論被當局關押的感受


滕彪表示,中共開國元老陳雲曾經提及,中共當年就是利用國民黨的出版自由搞亂國民黨,中共立國後會用盡一切方法防止人民利用出版自由搞亂共產黨。

滕彪說:據說他們(中共)有一個預測,就是如果開放報禁,開放言論自由,那麼共產黨還能存在多久﹖他們有一個預測是6個月,就是說如果有一個真正的自由化,讓大家公開去討論政治、討論歷史、法輪功、六四、文革,就會讓專制的中共感到害怕。

滕彪表示,中國的憲法雖然有維護人民言論、出版自由的條文,但實際上並沒有落實這些保障,因為中共的立國沒有得到人民投票選舉的合法授權,因此會用各種方式箝制人民的言論、出版,甚至思想自由,以鞏固政權,因而有這麼多當代文字獄的受害者。

滕彪講述他自己的親身經歷指出,他曾經因為言論被當局關押過,過程有一定的規律,一開始當局會派人找他喝茶,勸他不要寫批評政府的文章,後來就對他作嚴厲警告,再不聽話就要開除他大學教授的職務,當滕彪仍然不聽警告,當局就把他的律師證吊銷,以及護照被沒收,有5年時間不可以出國。

滕彪表示,後來當局對他的行動開始升級,包括「被旅遊」、軟禁,讓他的正常生活受到騷擾,這些方式都不能夠令他屈服的時候,他就被綁架,一次是只有兩天,另一次長達70天。

滕彪說:第二次被綁架是因為茉莉花那一次,有70天的時間,然後在裡面就是被打、辱罵,然後也是按照刑法105條來審問。就是把我所有的文章,還有接受採訪的東西全都打印出來、很厚,然後一句、一句的問你為甚麼這樣寫,為甚麼說中國酷刑很普遍,為甚麼替法輪功辯護,就是這一句甚麼意思,為甚麼去嘲笑、批評國家領導人。刑法105條它有兩款,一個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另一個是「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們也不說明是那一款。

滕彪表示,被綁架關押期間,還受到很多酷刑虐待,例如長期帶手扣36天,不准除下,這樣的長期關押對他起到一些作用,令他出來之後不敢對外說任何事情,也要給當局寫保證書,否則不能釋放與家人團聚。

滕彪說:我也聯想到這些人、這些政治犯、思想犯、良心犯;對他們來說我覺得最大的痛苦就是這樣,他有一個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歷史責任感,他要說出真相、他要自由的寫作,另一方面他又作為丈夫、或者妻子、或者孩子、父母,他又對家庭有責任,這兩種責任他是矛盾的,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這是一個最大的困境。

滕彪指出,如果被長期關押後,當事人仍然不屈服,下一步就是判刑。滕彪認為,不能否認中國在人權、言論方面有轉型進步,過往以言入罪的犯人有被判死刑,後來改為被判監10年、5年之類,現在微博上有大量批評政府的言論也沒事,這種進步應該歸功於為言論自由而犧牲的文字獄犯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