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爭取普選人士 發表佔領中環信念書

  • 湯惠芸 香港

佔領中環爭普選運動的三位倡議者(左起)朱耀明牧師、學者戴耀廷、學者陳健民,發表運動信念書,強調運動以關愛為起點

佔領中環爭普選運動的三位倡議者(左起)朱耀明牧師、學者戴耀廷、學者陳健民,發表運動信念書,強調運動以關愛為起點

三位倡議佔領中環運動爭取普選的香港學者及宗教界人士,星期三發表發表信念書,強調運動是和平非暴力,並非反抗任何政權,運動有四個步驟,會就2017年特首普選提出具體方案,如當局漠視民意,就會進行包括佔領中環堵路在內的公民抗命行動。

香港佔領中環運動的三位倡議者,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大教授陳健民及支聯會常委朱耀明牧師,星期三首次共同在九龍一間教堂召開記者會,發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和平佔中)為主題的信念書。
香港大學學者戴耀廷表示,和平佔中運動最主要不是佔領中環,而是佔領中間、原本不關心政治人士的心

香港大學學者戴耀廷表示,和平佔中運動最主要不是佔領中環,而是佔領中間、原本不關心政治人士的心


戴耀廷宣讀信念書指出,和平佔中運動的起點是對香港的關愛。相信只有公義的制度才能建構和諧的社會,運動目標是爭取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成敗取決於公民覺醒。為喚起公民反思及參與,必須對話、商議、公民授權和不合作運動等。運動是由認同信念的人聯合組成,不是由任何組織或政黨主導,有三個基本信念。

戴耀廷說:一、香港的選舉制度必須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平等的選舉的要求,包括:每名公民享有相等的票數、相等的票值和公民參選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權利;二、透過民主程序議決香港選舉制度的具體方案,過程包括商討的元素及民意的授權;三、爭取在香港落實民主普選所採取的公民抗命運動,雖是不合法,但必須絕對非暴力。

戴耀廷表示,運動主要包括四個步驟,簽署誓約、商討日、公民授權和公民抗命。經過商討日及公民授權後,運動會就2017年特首選舉方法提出具體方案,假如當局漠視公民的民主訴求,提出不符合國際普選標準的選舉方法,和平佔中運動在適當時間進行包括佔領中環堵路在內的公民抗命行動。
朱耀明牧師表示,和平佔中運動不會打倒任何人,也不會反抗任何政權

朱耀明牧師表示,和平佔中運動不會打倒任何人,也不會反抗任何政權


朱耀明表示,三位倡議者都是以個人身份推動「和平佔中」運動,由今年1月中戴耀廷提出這個公民抗命運動,至今超過兩個月,發表信念書是宣告這個運動的開始,而選擇在教堂舉行記者會發表信念書,象徵運動在十字架下展開。

朱耀明說:我們心裡沒有恨,反之我們心懷愛意去做這個工作,我們不會打倒任何的人,也不會反抗任何政權,反之我們要堅定守法,我們以自己的身為法,去突顯制度的不公義。若果這個行動我們有可能失去自由,而為這一個時代的人、為下一代的人,能夠爭取更大的自由的話,我們這三個人或許失去自由,其實就微不足道的事。

陳健民回應記者提問表示,最近中國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委喬曉陽指出,2017年普選特首底線是「不能接受與中央政府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暫時並不能夠代表整個北京當局的立場,而推動和平佔中運動,就是因為倡議者與北京溝通多年,預計到北京可能會推出這樣的方案,所以提早開始討論普選特首的議題。
香港中文大學學者陳健民表示,和平佔中運動不會造成香港社會混亂

香港中文大學學者陳健民表示,和平佔中運動不會造成香港社會混亂


陳健民說:如果政改方案真的好像喬曉陽所講,我看不到在立法會裡面如何通過,在泛民裡面即使最溫和務實的黨派,我相信都不會接受。當這個方案不接受,2017沒有普選,原地踏步,就要到2022年才有機會進行下一次修改,而立法會就要等到2024年
才可以全面普選,因為按人大常委的決定,一定要在行政長官普選後,立法會才可以全面普選。

陳健民認為,如果香港特區政府不推出真普選方案,令這次政改失敗的話,會令香港年青人更走向激進抗爭,而中年人會對社會灰心厭倦,可能出現另一次港人移民潮。

陳健民說:你想想今時今日的年青人,叫他們等到2024年,你覺得他們會是如何﹖我們很相信如果這次政改失敗的話,我相信香港會全面激進化,特別年青人很快就會動起來,但在我們身邊的中年人、中產階級,他們感覺很不相同,很多人面對香港現在的政局覺得很厭倦,我在1997年聽朋友說移民很多年沒有聽過了,現在開始身邊的朋友開始討論這個問題,究竟去哪裡退休﹖去哪裡移民。

陳健民回應記者提問表示,如果真是在明年實行萬人佔領中環堵路,不會造成香港混亂,引致北京動用<基本法>第十八條,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因為參與者是和平、非暴力,香港警方只要拘捕參與者,就不會造成混亂。

朱耀明表示,下星期運動的官方網站開始運作,發放意向書,目前佔領中環堵路行動未有時間表。

戴耀廷估計,明年初香港特區政府可能會公佈政改諮詢文件,到時可以了解是否付合真普選,因此目前變數還有很多。他有信心運動可以號召一萬人參加,因為有一萬人才可以達到堵路的效果,到時參加者每個人要4名警員抬走,但是香港警方沒有4萬警力,到時就要看當局如何處理。另外,參加者被拘捕後,可能面對法律訴訟,到時法庭如何判決這些公民抗命的人士,也會令香港市民關注,所以運動在堵路清場後,會進入另一個階段,而不是就此完結。

戴耀廷指出,初步暫定5月舉行一個小型商討日,希望有幾百、一千名港人走在一起討論,解決一些問題如推鐵馬是否屬「非暴力」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