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佔中與反佔中政改辯論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學術團體最近舉辦政改論壇討論佔中、罷課、人大常委決定等議題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學術團體最近舉辦政改論壇討論佔中、罷課、人大常委決定等議題 (美國之音湯惠芸)

由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開發的互聯網平台「港人講普選」,與香港大學學生會星期一聯合舉辦一場「政改辯論」,邀請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反對佔中的香港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濼生,與激進派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出席,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最近對香港特首普選「落閘」的決定、罷課及佔中等政改議題同場辯論。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表示,首次佔中行動並非「打定輸數」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表示,首次佔中行動並非「打定輸數」

戴耀廷發言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關特首選舉的部份沒有指定年份,包括2017年及以後的特首選舉都會依據現在的框架進行,根本沒有所謂「袋住先」,因為「袋住」就很難改變。戴耀廷並表示,港府最近大力宣傳「2017有票梗係要」,這種「好過無」的一人一票,就像「地溝油菠蘿包」,吃了不會「好過無」,反而會產生更大的問題,令將來假普選出來的特首擁有虛假的認受性。

戴耀廷說:好像他很有認受性,因為他由市民選出來,但是一個這樣擁有認受性的行政長官,是不是一定會做一些好的事情呢﹖我反而更加擔心的就是這樣選出來的行政長官,必然跟著會出現甚麼呢﹖就是23條立法,23條立法差不多是必然會發生的了,如果有一位這樣的行政長官選出來,23條立法之後會有甚麼事呢﹖23條立法之後對於所有的言論,都會造成一種寒蟬效應,對政府的監察就會更加薄弱,這個我想就是所謂的「地溝油菠蘿包」,又不會「袋住先」、又不會「會更好」、又不是「好過無」,我見不到任何理由我們不否決人大常委會的方案。

戴耀廷表示,未來將會推動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堅持否決港府根據人大決定提出的特首普選方案,另外,學生的罷課以及不能明言、但大家都知道幾時進行的佔領中環,希望繼續在香港社會製造更大的政治壓力,不過,戴耀廷不敢肯定佔中能否改變人大的決定,他認為最關鍵的是佔中行動的規模有幾大,以及佔中行動進行的形式。

戴耀廷說:我想公民抗命的行動,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要贏取社會大部份人的認同。如何能夠贏取到大部份人的認同,就關乎到佔中行動整個運作上能不能夠堅守非暴力精神,若果能夠堅守到非暴力精神,而參與度也夠大的話,我仍然覺得我們可以改變到那個制度。

反佔中學者何濼生認為,佔中會造成反作用不會令北京降低香港特首普選的門檻 (美國之音湯惠芸)

反佔中學者何濼生認為,佔中會造成反作用不會令北京降低香港特首普選的門檻 (美國之音湯惠芸)

反對佔中的學者何濼生發言表示,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特首的決定感到失望,但不是擔心這樣會造成假普選,而是擔心這樣的框架令很多香港人不開心,他認為要北京降低香港特首普選的門檻,必須要讓北京放下憂慮。

何濼生辯論結束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沒有接納很多香港溫和派學者及政治人物提出的政改方案,是因為北京將香港政改視為國家安全問題,無論如何不會讓與北京作對的人士擔任特首,他認為佔中只會造成反作用,不可能改變北京對香港特首普選保守的決定。

何濼生說:很明顯是做不到,我剛剛已經這樣說,你做一次佔中、做一百次佔中它都不會改,你只會令到它戒心更強,還更會想些其他的辦法來增強它的所謂安全系數,對於那個所謂低門檻的提名這樣的夢想,更加難達致,所以我是一直不贊成這種方式。

激進派立法會議員黃毓民表示,寧願政改原地踏步,並會癱瘓立法會全面抗爭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激進派立法會議員黃毓民表示,寧願政改原地踏步,並會癱瘓立法會全面抗爭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黃毓民發言表示,10月立法會復會後,他將會提出「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實現真正港人治港」議案。黃毓民說,議案會要求特首及問責官員總辭,由公務員維持港府的日常運作,並隨即組織修憲港是會議,修改《基本法》。新憲法將以《世界人權宣言》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為基礎,準確釐定香港自治權的範圍,以及國防與外交事務的定義、制定公投法,讓港人有創制及複決法律的權利。

黃毓民並表示,將會否決港府按中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特首普選框架提出的特首普選方案,寧願政改原地踏步,並會癱瘓立法會全面抗爭。

黃毓民說:我告訴你,推倒重來就最好,它不讓你推倒重來,我原地踏步,跟著跟它鬥長命。原地踏步,立法會將會永無寧日,政府的施政一定好大困難,大家兩敗俱傷。不要拿原地踏步來恐嚇我們,原地踏步我們還有空間跟它鬥爭。

辯論主持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張秀賢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辯論主持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張秀賢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辯論主持人張秀賢讀出一位網民對戴耀廷的提問表示,2013年2月戴耀廷在獨立媒體的一篇文章提及,佔中是一個核彈;到2013年8月在一次專訪,戴耀廷提到佔中可以透過對抗,產生一種政治張力,令到各方回歸談判;到2014年9月,戴耀廷接受傳媒訪問時又提到,佔中已經策略性失敗。

張秀賢說:想問一問戴耀廷教授,你承不承認佔中是失敗﹖如果佔中是失敗的話,如果將來發生的佔中,是不是算是為了「找數」,還是真的想改變人大的決定呢﹖

戴耀廷回應表示,2013年1月他在報章首先發表有關佔領中環的文章,當時還未組成和平佔中運動,他認為文章不會有太多人關注,後來引起廣泛迴響也出乎他的意料。到2013年3月底,和平佔中正式啟動,是希望透過公民抗命的行動,令社會跌序被干擾,一些參與的人士被捕入獄,引發公民覺醒。

戴耀廷強調,佔中行動未必一定有果效,但一定會行動,而且和平佔中沒有排斥激進派人士參與,只要參與者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而如果想凝聚更大的力量的話,才要參與和平佔中策劃的佔中行動。

戴耀廷說:這個階段如果進行這個行動(佔中)都不能夠成功的話,我相信整個香港必然會再去思考以後怎樣發展下去。到時候佔中三子、或者我們三個人其實都未必再在這個運動裡面扮演領導角色的了,可能將來就是黃毓民議員帶領整個民主運動的了,這個我自己也是不知道跟著是如何,我只是這樣說,在未來的佔中行動裡面,我相信是所有人都可以來,也沒有人說一定要參與由和平佔中所策動那個佔中行動的,佔中行動從來沒有人壟斷的,所有人都可以佔中的,不一定要和平佔中所策劃那個才叫做佔中。

在觀眾發問時間向戴耀廷提問的一位學生表示,一般學生對於佔中的理解,就是覺得佔中運動開始走下坡,除了看到親建制派人士周融發動大規模的反佔中簽名運動,而且佔中排除了激進派人士之後,參與的人可能只有核心支持者,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

現場觀看辯論的學生向戴耀廷提問,佔中是否已經「打定輸數」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現場觀看辯論的學生向戴耀廷提問,佔中是否已經「打定輸數」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現場觀眾說:以及聽戴教授說,好像佔中已經有點「打定輸數」,覺得如果到時失敗了,可能佔中都不是我們領導的,可能是其他人領導的。但是其實我覺得年輕人的想法不是這樣,因為現在佔中你還未佔,雖然說不知哪一日佔,但好像那個日子已經很快了,但始終你還未佔,未做為何你「打定輸數」呢﹖現在看到佔中可能參與的人數不是太多,甚至第一次佔中時警方可能有大規模的清場行動,及拘捕行動,如果有些領頭人物被拘捕之後,路會更難行,但為何現在還未佔中,還未被捕的時候,不想想有甚麼對策去應付之後的行動,現在就開始說到時我們可能都退出舞台了﹖

戴耀廷回應提問表示,公民抗命運動不應該只是將焦點放在所謂的領袖上面,他一開始發動和平佔中運動的時候,認為這個應該是一個沒有領袖的全民運動,不過現實始終離不開領袖人物的言論、角色,到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學生或者市
民,無論佔中的成敗都願意站出來的話,就站出來。

戴耀廷並表示,他的言論不是為佔中「打定輸數」,也不會天真到以為一次的佔領行動,就必然可以改變到目前的政治現實。

戴耀廷說:過去這麼多個月以來,似乎將所有焦點放在和平佔中,但是到第一次佔領行動之後,我們整個民主運動的力量,是不是再只是在和平佔中這個平台呢﹖譬如學生以及政黨,各方面的團體會不會組成一個新的平台出來,繼續去推展這個民主運動呢﹖我相信我們要在第一次佔領行動之後,再去看整個的局面是如何。始終第一次佔領行動參與的人數,以及具體的形式,會影響到未來的民主運動的發展。我希望你不會覺得這是灰心了,反而這個時候我們更需要堅定的決心,即是來到的日子不遠了。

戴耀廷表示,參與和平佔中行動的人士,不需要再簽署意向書,他重申「佔領中環」的重點不是癱瘓中環,而是公民覺醒,並強調即使他自己倒下,佔中也不會倒下,因為香港市民會繼續參與爭取民主的運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