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候任高官迴避平反六四話題


數以萬計的民眾出席六四燭光會

數以萬計的民眾出席六四燭光會

香港紀念六四事件23週年的規模,超過了往年。曾在1989年譴責六四鎮壓的梁振英等
人在即將出任香港高官之前大多迴避六四話題。人們對於中共何時平反六四的問題
也議論紛紛。

香港民運團體支聯會在6月4日於維多利亞公園主辦的燭光晚會,號稱有18萬人參加,
打破了1990年以來每年的人數記錄。而警方說有8萬5000人參加。中國半官方的通訊
社中通社罕見地用大約200字發了消息,報道這個晚會,引用了警方數字,沒提支聯
會。


按照支聯會估計的數字,1990年有15萬人與會,後來人數大幅度滑落,在2009年回
升到15萬,後兩年保持這個高位數字,今年創新高。而香港警方估計的數字要低得
多,有9年每年只有一萬多人,最高數字是2010年的11萬3000人。

香港蘋果日報6月6日的頭條標題是《臉書效應 反霸精神 中國的維園 良心的基地》。
英文的南華早報一篇社論的標題是《六四的燭光依然閃耀》。明報刊登了一些打算
參加晚會的大陸客背面的照片,說他們不願意正面上鏡,擔心當局報復。他們的T恤
衫上有“民主”“六四23週年”字樣。

支聯會在六四之夜籌款232萬港幣,打破了記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說,其中100萬
將用於日常開支,130萬將用於建立永久性的六四紀念館。下面是維園晚會上的歌聲
和口號。

他們主要用粵語呼喊的口號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
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臨時性的香港六四紀念館在一個多月前開幕,李卓人在幾天前就說已經有六千多人
參觀,估計至少有20%是大陸人。紀念館外有人排隊,館內有民主女神雕塑和不少照
片。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曾在1989年6月5表態說:“深切哀悼所有壯烈成仁的北京愛國
同胞。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他隨後還在電台節目中說:“大
家從樂觀至悲觀,從悲觀到絕望,從絕望到震惊。”但是最近,梁振英面對記者們
的幾次追問,都不談六四,而說:“已說了很多,再無補充”。

香港新領導班子的成員、一些候任的司局
長情況也類似。有幾個人不回答問題,有人說:“要用良心思考問題,將來歷史,
下一代會有判斷。” 還有人說:“我個人的立場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港市民能
就六四事件或任何他們關心的議題行使法律賦予的言論自由”。只有盛傳將出任財
政司副司長的陳茂波表示不忘六四,支持將六四事件寫入教科書。在平反六四問題
上,陳茂波說:“要給內地時間”。

明報的民調顯示,有將近70%的香港市民認為,在梁振英當政期間,香港紀念六四的
自由會縮小。

有人甚至擔心,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將是香港的最後一次。在大會上,被六四坦克
造成傷殘的方政帶領大家高呼口號:“平反六四!勿忘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建設
民主中國!”

明報在維園晚會上對300人的問卷調查顯示,
只有6%的人認為六四會在5年內平反,有14%的人認為需要6到10年。明報還引用流亡
民運人士王軍濤的話說,最快也要等十八大召開的兩年後,“因為新任領導層必須
站穩腳跟,才能提出平反六四。”

去年曾經和溫家寶總理長談過的香港前人大代表吳康民表示,肯定和否定六四都會
引起一大串問題,涉及許多人和事,所以中央擱置六四問題。他還認為“六四早已
悄悄地平反”。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對六四事件在短期內平反抱樂觀態度,認為“有可能今年
就能做到”,因為平反者得民心,壓制平反者遭民恨。但天安門母親們則持悲觀態
度。

她們的公開信說:“(六四)問題的公正解決,也變得遙遙無期。人們對於未來感到
極度的無奈和迷茫。”

茅于軾和“天安門母親”這個團體的發起人之一張先玲都認為,要等到當年參與六
四事件的官員完全淡出權力中樞,才有希望平反。

南華早報的新聞分析說,將在十八大建立的新領導層,在1989年沒有直接參與鎮壓
行動,他們接班後,給六四翻案的障礙會逐步縮小,給新領導層更大的餘地來為此
做準備。

但是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華的朋友、長居法國的學者游順釗不看好十年內或者習近
平交班時平反。他在《世紀.六四結:平反二字喊啞一代人》這篇文章中寫道,習
近平肯定不是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就算他想在民主改革方面有所作為,也會另開
一個新帳簿,不會主動為鄧、李、江等人結帳。二把手李克強看來更不是個溫家寶。”
“ 他們只好拖得多久就多久。”不
過學者游順釗也表示,如果六四風雲在全國再現,那麼平反當然在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