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泛民成立內部聯絡小組 交換與北京溝通訊息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泛民立法會議員宣佈成立「民主派聯絡小組」,4位成員劉慧卿(左起)、郭榮鏗、何秀蘭、葉建源。(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泛民立法會議員宣佈成立「民主派聯絡小組」,4位成員劉慧卿(左起)、郭榮鏗、何秀蘭、葉建源。(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五宣佈成立內部聯絡小組,就有關與北京溝通事宜交換訊息。小組召集人郭榮鏗表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沒有持平、客觀地向北京反映香港人的意見,與其透過中聯辦泛民只能直接與北京官員溝通。沒有加入聯絡小組的泛民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表示,小組「形同虛設」,泛民與北京溝通應該因應個別事件,他認為常態化的溝通可能影響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五召開記者會,宣佈成立「民主派聯絡小組」,作為泛民主派之間就有關與北京政府溝通事宜的聯絡平台。泛民會議召集人何秀蘭在記者會上表示,20多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經過今年7月的退修會之後,希望重啟政改,並認為一國兩制不斷受到侵蝕,泛民議員有責任向北京反映民主派政黨及香港人的意見。

泛民內部小組通報與北京溝通

何秀蘭說:我們同意去溝通,但是我們也認為溝通是應該盡量提高透明度,尤其是在民主黨派之間,溝通完也應該出來向市民交待,所以我們成立這個小組。

「民主派聯絡小組」召集人郭榮鏗表示,不會主動約見北京官員。(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民主派聯絡小組」召集人郭榮鏗表示,不會主動約見北京官員。(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小組召集人郭榮鏗在記者會上表示,泛民議員認為,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有需要與北京溝通,他認為溝通應該有理性、客觀、持平及持續性,就一國兩制的問題與北京討論。

郭榮鏗並表示,泛民同意成立一個內部的4人小組,代表泛民的4個版塊:民主黨、公民黨、工黨及「散人」,就未來如果有北京的官員約見或者溝通,泛民會作內部討論,主要目的是在泛民主派之間,建立交換信息及互相協作的平台,他強調小組無意作任何綑綁或集體決定。

泛民聯絡小組不會作集體決定

郭榮鏗說:聯絡小組絕對尊重個別黨派及自主原則下,不會就中央(北京)政府與個別黨派的溝通事宜作出任何決定及表決。

郭榮鏗表示,聯絡小組會就北京政府與個別泛民黨派的溝通事宜交換訊息、展開討論及表達意見;任何泛民黨派或議員可透過代表知會聯絡小組,不參與這個機制。郭榮鏗並表示,不會以聯絡小組召集人的身份,代表泛民主派主動約見北京官員,但他不認為小組的運作被動。

郭榮鏗說:我們成立這個小組其實是一個主動的一步,我希望外界亦會見到這個主動及正面的一步,看到為何我們有決心,將這方面的工作做得更好。

中聯辦主任未能反映港人意見

郭榮鏗表示,沒有預計何時有北京官員再與泛民黨派會面、溝通,他認為泛民主派走出這一步,北京如何看待,正面還是負面是北京的判斷。郭榮鏗表示,他個人的立場,認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沒有持平、客觀地向北京反映香港人的意見,與其透過中聯辦泛民只能直接與北京官員溝通。

郭榮鏗說:我每次見他(張曉明),他都是「撩交嗌」(挑起對罵),每次見他都是會講一些周融會講的說話給我們聽,我看不到這個人在中央(北京)官員或者中央(北京)領導面前,他會很持平地反映香港人的意見,過去看不到、現在看不到、未來也看不到。

郭榮鏗表示,長遠而言泛民希望與北京的溝通能夠正常化、透明化及專業化,避免過往北京與泛民溝通,予人「密室談判」的印象,北京刻意低調,他認為這樣對雙方的討論及溝通都沒有幫助。

泛民會議召集人何秀蘭表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最近表示,香港特首地位「超然」,反映北京政府對一國兩制,與香港人的理解有分歧,因此更要心平氣和地溝通。

「君子協定」無強制、無懲罰

何秀蘭說:例如最基本的,法律面前是否人人平等,中央(北京)政府給一個什麼答案給我們,(特首)梁振英給一個什麼答案給我們,這些正正就是需要大家坐下來,大家問清楚、講清楚。

泛民會議召集人何秀蘭表示,聯絡小組是「君子協定」,無任何強制及懲罰。(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泛民會議召集人何秀蘭表示,聯絡小組是「君子協定」,無任何強制及懲罰。(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何秀蘭回應記者提問表示,聯絡小組是「君子協定」,靠成員之間互相尊重,如果泛民黨派未來與北京溝通,沒有向聯絡小組通報,不會有任何懲罰,也沒有任何強制通報泛民黨派與北京官員見面或溝通的機制。

何秀蘭說:如果民主黨派的議員,大家要強化那個信任,以及團結,你就是基於大家更多的資訊流通,如果裡面資訊流通是很少、很少的時候,你的信任及團結的基礎可能就會削弱。但這個就是成員之間的共同責任,無強制、無懲罰,只能基於互相尊重。

泛民范國威不加入聯絡小組

沒有加入「民主派聯絡小組」的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小組對成員是否通報與北京溝通沒有任何約束力,違規也沒有任何懲罰,他認為小組「形同虛設」,現有機制已能做到相關的溝通。

沒有加入「民主派聯絡小組」的泛民議員范國威表示,小組形同虛設。(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沒有加入「民主派聯絡小組」的泛民議員范國威表示,小組形同虛設。(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范國威表示,並不是完全反對泛民主派與北京溝通,但應該是因應個別事件,例如香港是否有大陸單程證人士來港的審批權之類,他認為北京過去安排泛民主派議員到深圳、上海等地的溝通,有面聖、分化、訓示和統戰等做法,令泛民和北京談不上正常溝通。

范國威並表示,基本法規定除了國防、外交之外,其他範疇應該屬於香港高度自治,他認為泛民與北京常態化的溝通可能影響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范國威說:我們應該珍惜香港的一國兩制及港人的高度自治,這個我反而覺得是重要的,我念茲在茲都要記著這個大原則,特別是過去的18年我們見到北京政府及中聯辦,介入香港的內部事務,是越來越多,香港大陸化的趨勢是越來越嚴重。

范國威並表示,泛民主派與北京的溝通應該公開化,他強調不會接受密室談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