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現場連線﹕香港金鐘佔領區清場 佔領者稱將堅持不合作運動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自願被警察拘捕,表示承擔責任,完成公民抗命(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攝)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自願被警察拘捕,表示承擔責任,完成公民抗命(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攝)

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踏入第75日,香港警方星期四動員約7千警力,在金鐘佔領區進行全面清場,過程順利,沒有遇到激烈反抗。數百名留守者包括泛民主派人士、學聯、學民思潮成員及市民,在佔領區靜坐,等候被警察拘捕,其中被拘捕的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表示,被捕是願意承擔罪責,完成公民抗命。另有佔領者表示,清場不能夠解決佔領行動爭取真普選的政治問題,港府仍然會面對市民的不合作運動。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報道香港警方在金鐘佔領區全面清場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請你報道星期四香港警方在金鐘佔領區全面清場的最新情況。

被佔領兩個半月的金鐘夏道星期四晚九點左右,西行線恢復通車(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攝)

被佔領兩個半月的金鐘夏道星期四晚九點左右,西行線恢復通車(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攝)

記者:我現在在金鐘香港政府總部對出的夏愨道,佔領運動期間,這裡是示威者集會的雨傘廣場,目前警方的清場行動大致完成,佔領期間示威者在馬路上架設的講台、自修室、帳篷、物資站、藝術品等等的設施,差不多都被警方清理。

至晚上8時40分左右,仍有多名靜坐人士在佔領區內等候被警方拘捕。另外,傍晚下班時間,數以百計市民到場聲援,並於金鐘添馬街外警方封鎖線外聚集,並高叫「我要真普選」、「梁振英下台」等口號。警方派出大批警員及防暴警戒備,並警告聚集人士正參與非法集會,要求他們離開,否則可能有拘捕行動,市民向增援的警員喝倒采,其後他們往兩邊散去,聲稱要前往購物。

主持人:請你報道星期四早上開始,包括中環及金鐘佔領區的清場過程是怎樣﹖

記者:清場行動分為兩個部份,星期四早上9時左右,由成功申請民事禁制令的代表律師及法庭執達吏向留守者宣告民事禁制令的清場細節。早上10時半左右,由民事禁制令的代理人、數十名工作人員在禁制令範圍內進行清場工作,拆除留守人士搭建的路障,由於部份路障包括竹棚等較難清理的障礙物,工作人員的清場行動超過預計的兩小時,為時約4小時。

大批留守者手撓手半躺在地上等候警察拘捕(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攝)

大批留守者手撓手半躺在地上等候警察拘捕(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攝)

至下午1時半左右,警方召開記者會宣佈全面清場行即將展開,呼籲留守者在半小時內自行離開,否則警方封鎖佔領區後自行離開,要留下個人資料。至下午3時半左右,大約有600名留守者自願向警方留下姓名、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自行離開,警方表示,收集的資料可能用作日後檢控。整個清場行動大致順利,較早前表示要以武制暴的學生團體沒有任何行動,負責人星期四被警方拘捕。

主持人:數十名泛民主派人士、學民思潮、學聯代表以及市民,星期四早上在金鐘佔領區靜坐,拒絕自行離開,等候被警察拘捕,情況如何﹖

記者:香港警方星期四在金鐘佔領區全面清場,一批泛民立法會議員及「雙學」代表,星期四早上8時左右,在解放軍軍營對出禁制令範圍外靜坐,等待警方拘捕。由於民事禁制令的清場行動較預計的時間長,靜坐人士陸續增加,至下午4時左右,警方正式採取拘捕行動前,靜坐等候被捕的人士增加到數百人。

他們靜坐以及高呼「我要真普選」等口號,部份靜坐人士手撓手,在警方拘捕時甚至半躺在地上,拖長警方拘捕他們的時間。被捕人士包括多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他們大部份自行站立,步行到警車被拘捕,另外,歌手何韻詩、壹傳媒主席黎智英以及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都自願被捕。

部份不願意自行站立的人士,就由4名警員雙手、雙腳抬走。其中有7、80歲的長者都在靜坐行列,為下一代爭取真普選。

主持人:自願被警察拘捕的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表示,自願被捕有何意義﹖

記者: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星期四早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數十名泛民主派人士靜坐等候被警察拘捕,是願意承擔罪責,完成公民抗命,因為他知道曾經參與佔領行動可能觸犯非法集會等罪行,不過李柱銘表示,泛民主派人士以致數以萬計曾經參與佔領雨傘運動的香港市民,是被北京及港府逼出來。請聽李柱銘的談話。

李柱銘說:如果中央(北京)政府不是破壞給我們的承諾,我們一早應該有普選了,應該2007、2008應該有雙普選,後來它說太早不肯,押後了5年,我們又等到2012,後來它又說不可以,又推後5年,到2017我們認為終需有了,但現在又不是了,又給我們假的普選,就是不給香港人一人一票,它說預備給的,但是所有的參選人都是北京選的,只是兩個、三個,它選的,這個是假的(普選),所以我們不能夠接受,特區政府其實應該為我們站出來的,因為中央(北京)破壞諾言,但是特區政府像縮頭烏龜那樣,完全站在中央政府那邊,叫學生回家,現在談都不想談,這樣逼我們出來。但我們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看到這班年青人,他們都肯為自己的前途來作出犧牲,為他們下一代的前途作出犧牲,我真是覺得為甚麼我們的特區政府的人不覺得羞恥的呢﹖

任職資深大律師的李柱銘並表示,不知道被拘捕會否影響執業資格,但他認為自己必須負責,至於被拘捕的年輕人,李柱銘希望不會影響他們的前途。

主持人:直至星期四下午仍未自行離開金鐘佔領區的留守者,對警方清場有何看法﹖

記者:由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後,在金鐘佔領區參與集會及留守的香港出版界人士鄺穎萱星期四下午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還未確定留守到被警方拘捕抑或自行離開,她認為無論如何都有可能面對警方的秋後算帳,因為自行離開要讓警察留下姓名、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就像今年7月2日預演佔中的511名被捕人士,雖然沒有被即時落案檢控,但警方表示保留日後追究的權利。鄺穎萱認為,警方這樣的做法令社會人心惶惶,有如製造白色恐佈。

鄺穎萱並表示,清場不能夠解決佔領行動爭取真普選的政治問題,港府仍然會面對市民的不合作運動,例如不交或者遲交稅、少付郵資等等,都可能令港府陷入難以管治的狀態。請聽鄺穎萱的談話。

鄺穎萱說:其實清場之後才是他們(港府)要處理真正的問題的開端,譬如如何去應對現在年輕人對真普選的要求。當然大家都會說,年輕人所說的政府不會理會,但你要明白如果它每一步驟都用不合作運動,或者不合作的方式去與政府搞對抗,又或者你要明白他們到了合適的年齡,他們可以去參選,他們就在議會裡面打垮你,去到這一步,政府就會出現相當難以管治。所以我們常常說,政治問題,要用政治的手法去解決,而不是像這次那樣,政治問題以警察、警力去解決,到頭來只會令到社會完全分化得很厲害。

主持人:留守在金鐘佔領區的中學生,對警方清場有何看法﹖

記者:星期四在金鐘佔領區度過17歲生日的中學四年級學生譚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金鐘佔領區被警方全面清場當天度過生日,感到有些傷心,不希望被警方拘捕,她認為將來還有很多機會,用不同的方式與當局抗爭,爭取公民提名普選特首以及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請聽譚同學的談話。

譚同學說:有些傷心,覺得昨天都有人替我慶祝生日,即是一些在這裡認識的人替我慶祝生日,跟我說這個(清場)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抱著一個信念就是可能我18歲之後生日,我就會記得17歲生日時政府清我的場,18歲我做選民之後,我今日去做選民要清回政府的場。

主持人:清場前夕,在星期四凌晨收拾個人物品自願離開金鐘佔領區的留守人士,對兩個多月的雨傘運動有何感受﹖

記者:與太太一起9月底帶同帳篷等裝備到金鐘佔領區留守的溫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兩個多月來間中有在金鐘佔領區過夜,他認為持續兩個半月的雨傘運動,感受最深的是特首梁振英政府的冷漠,在這麼龐大的民意之下仍然無動於衷,並且發動輿論戰攻擊雨傘運動,但是示威者的表現與當局有很大落差。請聽溫先生的談話。

溫先生說:但是第二相反就是見到這麼多年青人,或者很多市民都是很自發地,恪守和平非暴力的原則去進行這個活動,其實這個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這兩方面的落差、反差很大,這兩方面對於我們來說有很大的感受。

溫太太對美國之音表示,兩個多月來持續參與雨傘運動的集會,對於警方在金鐘佔領區全面清場,有點不捨,雖然知道清場在所難免。請聽溫太太的談話。

溫太太說:你見到這裡很多建立的東西,無論標語、自修室、很多件藝術品,其實見到被拆掉很不捨得,其實很多都是留守者或者學生的心血,其實真的是一個文化區,其實不需要做西九文化區,這裡已經很足夠。以及他們很多的東西除了發揮他們的創意、藝術,可能你見到有些人的廢物利用、回收,或者將一些爛的T恤剪爛,再造成地蓆讓人坐,其實都是一些留守者很有心所創造出來,以及一些心血,所以其實很不捨得。但其實不捨得也不是最主要的問題,如果爭取到我們要的東西的話,不過很感慨的是,到現在這一刻政府自從上次對話之後,基本上它沒有任何正面的回應,或者它都懶得理你,令到很失望。

主持人:港府對警方星期四在金鐘佔領區的全面清場行動,有何回應﹖

記者:港府星期四晚上發表聲明,讚揚警方的執法行動專業和克制,讓社會恢復秩序,保障廣大市民使用道路的權利,並對警務人員的努力表示感謝。發言人表示,違法佔領行動對香港的經濟、政治、社會及民生造成重大損害。警方今日在中環、金鐘地區,進行移除障礙物及開通道路行動,過程大致順利,區內被佔領的道路亦將盡快開通行車,是香港廣大市民樂見的。

港府又呼籲佔領人士尊重法治,切勿重新佔領道路,又表示任何人士以違法方式表達訴求,港府會依法追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