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年宵市場諷刺產品 政治審查成憂慮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民主黨年宵攤位售賣諷刺時弊賀年產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一年一度的農曆新年年宵市場星期日開鑼,一如以往多個政黨及政團開設攤位,售賣特別設計,諷刺時弊的產品,包括民主黨的“倒完特首倒鞋油”遊戲套,支聯會的攤位就設計成「迷你六四紀念館」,讓參觀者了解六四事件的真相。今年管理年宵市場的食環署,首次以「可能危害公共秩序」為由,在年宵市場開鑼前幾 日,取消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投得的攤位,有政黨憂慮當局開政治審查的壞先例。​

香港支聯會在年宵攤位設立「迷你六四紀念館」。(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在年宵攤位設立「迷你六四紀念館」。(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星期六(1月28日)就是雞年大年初一,香港各區一年一度設有15個為期7日的農曆新年年宵市場,星期日(1月22日)正式開鑼。其中規模最大的是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的年宵市場,除了售賣年花、食品等賀年應節物品,很多政黨及政治團體都開設攤位,售賣特別設計、諷刺時弊的產品,反映香港的政治現況,也有知名的政界人士為市民即席寫揮春。

民主黨遊戲套裝諷刺時弊

民主黨今年的攤位延續過去幾年售賣自家設計產品的特色,為回應今年特首選舉年的政治局勢,製作了一套「倒完特首倒鞋油」的2合1遊戲套裝,包括「倒特首魚蝦蟹」及「勁共勁共飛行棋」兩款遊戲。

民主黨表示,特首選戰舉行在即,但北京以「831框架」落閘,拒絕給予港人真普選,香港人完全「冇得揀」,只能在場邊「靠估」。有見及此民主黨製作「倒特首魚蝦蟹」,讓一眾沒票在手的香港市民都可有機會以「賭徒提名」的方式賭特首,並取其諧音「倒」特首,以表達對現行政制的不滿。

民主黨創意媒體部部長黎敬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魚蝦蟹有賭博的成份,可能不適合小朋友玩,民主黨今年加入「勁共勁共飛行棋」,讓小朋友都可以參與政治遊戲。

不公開製造地點避政治審查

這款飛行棋是諷刺香港近年湧現一班對中共唯命是從的政治人物。遊戲可讓玩家操控4個角色,例如「馮IC」、「葡萄劉」、「0票主席」和「薑蓉」,互相鬥快到達終點為中共擦鞋。遊戲所用的骰子亦經過特別設計,以深紅色配搭黃星來顯示點數,玩家必須擲出代表中共的五星才可起機,以表達他們投共心切的立場。

香港民主黨創意媒體部部長黎敬瑋。(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主黨創意媒體部部長黎敬瑋。(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黎敬瑋表示,過往民主黨委託中國廠商製造諷刺特首梁振英的賀年產品,曾經被扣關,今年民主黨不會公開產品的製造地點。

黎敬瑋說:我們都希望保密,一來保障製造商,二來也是保障我們,希望我們這些產品都繼續可以被市民接觸到、可以買得到、可以來到香港,因為現在的政治審查實在太嚴重。

黎敬瑋表示,過往幾年民主黨設計的諷刺時弊賀年產品都相當受歡迎,未到除夕已經賣清,今年有增加產品數量,他認為產品表達的政治信息,可以讓市民加深印象,將政治生活化。

支聯會迷你六四紀念館還原真相

支聯會將今年的維園年宵攤位設計成「迷你六四紀念館」,展出多幅以負片沖印的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歷史照片,參觀者可以用手機程式,將負片還原成彩色照片,喻意將六四史實還原真相。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因為六四事件已經過去28年,經歷過六四的香港人無論當時是親身在北京,抑或在香港看電視新聞,他們的記憶可能都開始模糊,支聯會今年用新穎及有創意的方法,喚起各界對六四事件的記憶,以及歷史真相。

何俊仁說:但是現在我們告訴大家,這個記憶是可以重新恢復的、是可以清晰的,但是最重要是那些東西是真的,我們恢復的記憶是不會被扭曲的,是不會有一些假造的記憶,或者一些被人蒙騙、洗了腦的記憶,所以我們一定要找一些重要的、真實的材料,這個很簡單,這些底片是真實的,是當時的記者拍回來,是真實的、第一手的歷史材料。

香港支聯會迷你六四紀念館展出多幅以負片沖印的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歷史照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迷你六四紀念館展出多幅以負片沖印的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歷史照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支聯會位於尖沙咀的永久六四紀念館,因為大廈法團的法律訴訟,去年7月被迫關閉,何俊仁表示,希望年宵攤位可籌得款項,讓支聯會購買合適的單位,重新設立六四永久紀念館。而今年5月至6月期間,支聯會將會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租用場地,設立臨時六四紀念館。

當局首次取消本土派政黨攤位

多年來不同立場的政黨、政團都在各個年宵市場設攤位,與市民接觸,今年管理年宵市場的食環署,首次以「可能危害公共秩序」為由,在年宵市場開鑼前幾日,取消本土派及主張港獨的政黨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投得的攤位。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們的攤位是以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李東昇,以及他的前議員助理錢先生的個人名義投得,原本打算讓本地設計師寄賣產品,而且還未落實產品清單,甚至攤位的設計都未落實有沒有青年新政的標誌,不明白當局以甚麼理據取消他們的攤位。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左)及本民前成員李東昇,展示部份他們打算在年宵攤位售賣的產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左)及本民前成員李東昇,展示部份他們打算在年宵攤位售賣的產品。(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梁頌恆表示,食環署通知他們,如果他們將產品放在其他年宵攤檔寄賣,當局將會連寄賣的攤檔都查封,他認為,事件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以及農曆新年的傳統習俗。

恆指當局做法有意針對

梁頌恆說:事情就是新年大家開心的、大家一齊去賣東西的、去與眾同樂的,其實是一個這樣的環境,但是當連這件事情都要控制,去年新年的時候無牌小販在街上擺賣,習俗不趕的他們(食環署)趕,今年有牌的他們照趕,這樣其實想我們怎樣呢﹖是不是要毀滅香港所有的傳統習慣、文化他們才安樂呢﹖

梁頌恆表示,他們打算售賣的產品沒有特別的政治信息,有部份產品印有香港歷史舊地圖,他承認是帶有香港本位的意思,但也算是中性的產品。梁頌恆認為,香港各個不同政治立場的政黨、政團,多年來都可以在年宵市場售賣產品,這次是當局針對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的做法。

梁頌恆說:在香港生活了這麼久、香港開埠這麼多年,有沒有試過年宵會DQ(取消資格)人呢﹖無可能的,即是我們的理解裡面,在2016年或者以前,是不會發生的事,2017年發生了,這個是很明顯,我不知道是針對組織還是針對個人,還是針對甚麼,但是很明顯是有針對性在當中,詳細情形我們希望我們查到。

原本由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租用的3個維園年宵攤檔被食環署用紅色帳篷圍封,有職員看守。(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原本由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租用的3個維園年宵攤檔被食環署用紅色帳篷圍封,有職員看守。(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本民前成員指當局政治審查

梁頌恆表示,當局只是取消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的年宵攤位,而他們不約而同,都是希望藉年宵攤位售賣產品,籌募打官司的經費,青年新政是取消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上訴到終審法院,香港民族黨是司法覆核去年新界西立法會選舉結果。梁頌恆表示,其他沒有官司的本土派支持港獨的政黨,都有投得年宵攤位。

去年有本土派政團在維園年宵市場售賣港中區隔為主題的T恤。(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去年有本土派政團在維園年宵市場售賣港中區隔為主題的T恤。(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李東昇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次是本民前及青年新政第一次投年宵攤位,他認為當局取消他們的資格是政治審查。

李東昇說:而且是一個非常無稽的理由,因為他自己都講,我們的檔都未開、未撘、未賣東西,他們(食環署)又怎樣得知、或者去肯定我們將會賣的東西是有關青年新政,或者有關港獨的東西呢﹖

民族黨推網購梁游現身維園年宵

香港民族黨星期日在社交網站貼文表示,該黨希望透過年宵攤位籌募營運經費,不過,當局在年宵正式舉行前幾日,才通知該黨攤檔合約已被取消,而民族黨早已全數支付貨物所需成本,以及攤位佈置的費用,民族黨認為,是當局企圖令該黨的付出全數化為烏有,全方位封鎖香港獨立信息。民族黨呼籲,支持者在網上購買該黨印有香港獨立信息的產品,並於公眾場地,尤其是年宵市場展示。

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星期日晚則現身維園年宵市場,他們原本投得的攤檔前,抗議食環署取消他們的年宵檔。食環署將原先由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租用的三個攤檔,圍上紅色帳篷,並掛上「保持環境衞生」的橫額,其中一個攤檔有食環署人員看守。

去年有年宵攤位售賣「香港護照」套及「香港本土居民」身份證套。(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去年有年宵攤位售賣「香港護照」套及「香港本土居民」身份證套。(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主黨批政治審查影響言論自由

民主黨創意媒體部部長黎敬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食環署取消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的年宵攤檔,是嚴重的政治審查,他認為任何情況下,當局都不應該封殺政黨售賣產品的自由。

黎敬瑋說:我覺得香港始終言論自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民主黨是很不同意港獨這個主張都好,你不能去封殺他們任何去表達,或者去討論的渠道,我覺得大家可以討論,拿出來談、可不可行、是不是真的推動,即是市民有眼睛看,即是我覺得是不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樣是對於我們整個政治審查,或者言論自由是有很大影響。

何俊仁指港府受北京壓力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食環署取消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的年宵攤檔,是濫權、開了極壞的先例,是政治審查。何俊仁表示,不同政治立場的政黨,同時在年宵市場設攤位,反映香港百花齊放的政治生態,當局不應該以任何理由封殺。何俊仁認為,今年港府開這樣的先例,是受到北京的壓力。

何俊仁說:現在是很明顯,就是中央(北京)壓下來,很明顯看到是北京給香港政府極大的壓力,要它完全消滅這種(港獨)的言論,但是我們香港是有言論自由的,就算你講甚麼不對的都好,它只要是和平的,在自由多元的社會是不會打壓,是不會將這些言論刑事化的,所以它迫香港政府用一切的灰色地帶,來堵塞這些言論,所以搞到香港政府很多時候踩過界,甚至是濫用權力。

何俊仁表示,港府的做法是干預信息的流通,對香港的國際形象及言論自由,造成很大的破壞,他不相信有政黨在年宵市場提出港獨,或者自決的信息,會造成香港的動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