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啟動政改五步曲 是否佔中 8月底再定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宣布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政改報告,正式啟動政改五步曲的第一步。(湯惠芸拍攝)

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宣布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政改報告,正式啟動政改五步曲的第一步。(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特首梁振英與港府政改諮詢專責小組,星期二傍晚召開記者會,梁振英在記者會上提及,他向人大常委會提出的政改報告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二在記者會上宣佈,今日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遞交政改報告,他在記者會開場發言時表示,今天是香港政制發展史上重要的一天,今後只要大家願意求同存異,理性、務實地共同完成剩餘的工作,香港的民主發展就可以跨出一大步,2017年全香港500萬合資格選民,每人都可以直接「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這將會是香港歷史上的第一次。

梁振英表示,他向北京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是邁向2017年普選特首的第一步,希望北京人大常委會可以在8月下旬作出決定。之後,港府要準備好2017年普選特首的具體方案,預計在今年年底左右,展開第二階段公眾諮詢。

梁振英並表示,在5月初,港府第一階段政改諮詢期過後,有相當多的市民透過參與遊行和民間的投票活動,表達要求容許「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等立場。他表示,這些意見港府充分了解,也即時向北京如實反映。

梁振英在報告的結論表示,普遍意見認為,應先集中精力處理好2017年普選特首,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毋須對《基本法》附件二作出修改。在落實2017年普選特首之後,社會再專注討論如何達至全部立法會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主持人:香港傳媒對梁振英提出的政改報告最主要的疑問是甚麼﹖

記者:很多香港傳媒都集中提問梁振英有關「公民提名」的取態,而報告裡面都是用「普遍認同」、「主流意見」等等的字眼,沒有明確寫出有79萬港人參與佔中全民投票,以及51萬人參與7-1大遊行爭取公民提名及普選,質疑梁振英的報告沒有如實向北京反映香港民意。亦有記者提問,港府如何應對有可能發生的佔領中環行動。

另有記者提問梁振英,普選是否要符合國際標準,而目前香港社會對如何落實普選意見分歧,普選方案必須要有3分之2的立法會議員支持,如果最終普選方案被拉倒,梁振英會否下台﹖

主持人:梁振英以及港府官員如何回應傳媒的提問﹖

記者:梁振英在記者會上沒有明確回應對於「公民提名」的立場和看法,只是一再重申,報告主要是如實反映各界意見,目的不在為某一些意見作判斷。梁振英又表明,如果普選方案的「國際標準」不符合《基本法》或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都是要跟《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決定。

對於有記者追問如果政改方案最終被立法會否決,會否辭職,梁振英沒有正面回應,只是重申任何一個人做特首,都要根據《基本法》規定及人大決定辦事。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回應政改報告裡面,沒有列出實際的數字,是因為政改意見複雜,希望做到海納百川,所以不量化方案的支持人數,聲稱無論多少人提出的意見都會加入報告。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則表示,下一步應該在符合《基本法》的原則下,探討如何擴大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他沒有正面回應是否否定公民提名,只是重申按《基本法》規定,任何繞過或者削弱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方法,都不符合《基本法》。袁國強並表示,不鼓勵任何人以違法的行為去表達對落實普選的意見,他認為應該以和平的方式表達意見。

主持人:港府政改諮詢專責小組,星期二在立法會公佈政改諮詢報告,主要的內容是甚麼﹖

記者: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星期二下午舉行特別會議,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領導的政改諮詢專責小組,其餘兩名成員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都有出席,簡介由去年12月初展開,為期5個月的「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首階段政改諮詢結果的報告,以及特首梁振英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的政改報告,並接受約20位立法會議員質詢。

林鄭月娥在立法會交待的港府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如實歸納」5個月的諮詢期,接收到超過12萬份意見書以及200多場座談會的內容。在多項問題上,雖然各方意見分歧,但對政改的主流共識,包括港人期望2017年有普選、政改必須符合《基本法》、以及特首要愛國愛港等。

諮詢報告並提出「比較多意見」,包括2017年普選特首的提名委員會,要參照過往的選委會4個界別的組成方法;提名委員會人數有兩個「較多意見」,分別是沿用上屆的選舉委員會的1,200人及增加至1,600人;在特首候選人數方面,有毋須設上限及須設上限兩種觀點,後者有意見提出2至3人,因為過往多屆特首候選人,都是2至3人。而在提名委員會的提名程序方面,也有不少意見認為特首候選人,要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成員支持。

此外,諮詢報告雖然沒有直接否定公民提名,但明確提出根據《基本法》,提名委員會是唯一擁有特首候選人提名權的機構,並引用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的法律意見,指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但報告沒有明確否定公民提名。

林鄭月娥在諮詢報告的總結提及,社會意見南轅北轍,她希望各界能夠妥協,因為500多萬合資格選民能夠在2017年親身參與投票,選舉下一任的行政長官,總比作為旁觀者好,各方必須有勇氣及智慧,在狹窄的政治縫隙中,找尋最大的共識。

主持人:出席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的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對港府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提出甚麼質詢﹖

記者:有泛民主派議員質疑諮詢報告認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方法不需要作出修改,是要保留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的不公平制度。

何秀蘭議員提問表示,如果港府建議,普選特首的提名委員會仍沿用過往選舉委員會的四大界別,由「四大界別」去刪走候選人,即等同中央欽點候選人,何秀蘭認為,欽點候選人與欽點特首分別不大,就算有一人一票都不能夠有選擇,北京等同以一人一票「過橋」欽點候選人和行政長官。何秀蘭質詢,林鄭月娥會否在提名委員會包含公民提名元素,體現提名委員會向香港市民問責﹖

主持人:林鄭月娥對泛民議員的質詢有何回應﹖

記者:林鄭月娥重申,普遍意見認為,應先集中精力處理好2017年普選特首,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毋須對《基本法》附件二作出修改。在落實2017年普選特首之後,社會再專注討論如何達至全部立法會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林鄭月娥表示,這次政改要符合基本法及人大常委規定,沒有回應提名委員會是否可以加入公民提名元素。

主持人:出席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對港府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提出甚麼質詢﹖

記者:很多建制派議員都質詢,為何諮詢報告不直接否決公民提名﹖何俊賢議員表示,報告曲線提出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事實,他質疑為何這麼淺顯的道理,林鄭月娥不向香港市民講清楚。

另外,民建聯的蔣麗芸議員提問,聯合國有沒有一套普選的國際標準。謝偉俊議員則提問,這次政改如果拉倒,是不是要到2047年才可以有機會再提政改﹖很多團體因為這次「政改懸崖」提出佔領中環爭取普選,他提問林鄭月娥,港府或者北京能否承諾,這次政改只是階段性,下屆即是2022年有機會可以修改﹖

主持人:林鄭月娥對建制派議員的質詢有何回應﹖

記者:林鄭月娥表示,香港市民熱切期盼2017年普選特首,按北京人大常委的規定是2017年應該落實普選特首,她表示,如果這次政改拉倒,2017年無法落實普選,人大暫時未有下一次啟動政改的時間表。

林鄭月娥並表示,真正的普選是「切實可以落實到既辦法」,讓市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她強調政改必須符合《基本法》及人大常委作出相關的決定,拋開這些框架只會令香港離普選愈來愈遠。她表示,國際標準不是諮詢文件或政改報告提出的重點,即使聯合國手冊亦只提出按公約國獨特的文化、經濟程度來進行選舉。

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簡介港府第一階段政改諮詢報告,人民力量陳偉業議員上前抗議她「一錘定音」假諮詢,被保安人員帶離會議室。

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簡介港府第一階段政改諮詢報告,人民力量陳偉業議員上前抗議她「一錘定音」假諮詢,被保安人員帶離會議室。

林鄭月娥重申,普選「並不存在一套一致的國際標準」,並指從國際公約的角度看,選舉權、提名權及被選權皆會有不同的處理,但普選方案必須符合《基本法》第45條的要求。

林鄭月娥並表示,諮詢報告是如實反映民意,讓特首梁振英向北京人大提出政改報告,不會否定公民提名等不同的意見。

主持人:請你介紹修改香港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選舉辦法的程序是怎樣﹖何謂「政改五步曲」﹖

記者:所謂「政改五步曲」,根據《基本法》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2004年的《解釋》修改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的程序,(亦稱為「政制發展五步曲」):首先是行政長官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兩個選舉產生辦法是否需要進行修改,這一步星期二已經正式展開。

第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收到行政長官的政改報告之後,決定是否需要進行修改,這一步預計將會在8月底有結果。第三、港府向立法會提出修改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議案,並需要經過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以目前立法會有70席計算,最少要有47位議員支持;第四、行政長官同意經立法會通過的議案;第五、行政長官將有關法案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予以通過或備案。

主持人:今年7-1大遊行後發起預演佔中的學聯及學民思潮,針對港府啟動政改首步曲有何回應﹖

記者:十多名學聯及學民思潮成員星期二到立法會旁聽席,旁聽林鄭月娥回應議員質詢政改諮詢報告,在林鄭月娥總結報告時,有學民思潮成員向她倒豎姆指表明反對政府的政改報告,同時高呼要求與林鄭月娥對話。

他們其後召開聯合記者會,回應港府的政改諮詢報告。對於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提到的主流意見沒有包括公民提名在內,學民思潮發言人周庭質疑,到底港府提出的是北京的主流,還是港人的主流﹖她希望學民思潮成員星期三早上可以在電台節目與港府官員對質,讓港府官員解答他們的疑問。

對於報告說,社會要集中精力推行2017年特首普選,因此決定2016年立法會選舉不會更改選舉辦法,學民思潮批評林鄭月娥,對香港市民希望立法會全面直選的訴求充耳不聞,認為林鄭月娥應該帶頭請辭。

7-1大遊行主辦單位、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楊政賢表示,如果港府推出方案沒有真普選,屆時才發動抗議,只能推倒或要求對方撤回方案,他認為如要發動佔中,必須在第二階段政改諮詢前發動,即在今年年底前行動。學民思潮表示,他們會參與民陣發起的佔中行動,而7月至8月會先發起一系列不合作運動,包括追擊官員和設立街站,到8月底北京定出政改框架後,則會發起大型抗爭,至於是否用佔領形式,屆時會再商議。另外,學民思潮及學聯較早前表示,會發動罷工、罷課等抗議行動。

主持人:和平佔中發起人針對港府啟動政改首步曲有何回應﹖

記者: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表示,港府發表的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未有明確反映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有法律界意見認為,公民提名符合基本法,但報告未有提及。他又認為,報告表示普遍意見認為特首要愛國愛港,用字有指導性。戴耀廷並表示,希望北京人大常委會延遲至10月,才決定是否接納特首梁振英提出的政改報告,這樣可給予香港社會更多討論空間,同時不影響港府年底提出的政改諮詢方案。

另一位佔中發起人朱耀明最近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是否發動佔中,關鍵其實在人大常委就政改報告定出的框架是否仍有真普選的空間,他表示就算人大否決公民提名,港府也有責任提出另一個符合國際標準、每個人能公平參與的政改方案,到時和平佔中運動可舉行第二次全民投票,讓政府方案與佔中方案「對決」。如果港府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不排除在政改第三部曲發動佔中。朱耀明表示,佔中運動進入談判階段,正約見港府政改三人組會面,並支持各民間團體此階段用不同方法爭取普選。

主持人:請你介紹2017年香港落實普選特首的話,與過去幾屆的特首選舉最大分別是甚麼﹖公民提名引起甚麼爭議﹖

記者:由1996年12月的第一屆香港行政長官選舉開始,都是由400、800以至上屆2012年的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委員選出香港特首,如果2017年能夠落實普選特首的話,全香港大約500萬的選民,都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正如梁振英在星期二的記者會上表示,這將會是香港歷史上的第一次普選特首。

公民提名最大的爭議是,《基本法》規定普選特首的候選人,必須要由一個提名委員會提名產生,雖然基本法沒有定明這個提名委員會的人數,但是建制派人士以至星期二港府提出的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都提出,1,200至1,600人,即是與上屆特首選舉委員會相同,或者增加400人。這樣的規定,相信是北京可以利用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令普選特首不會出現不符合北京意願的人當選。

有泛民主派人士則認為,既然《基本法》沒有明確規定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及產生辦法,他們建議引入公民提名,即是全香港500萬選民都可以成為提名委員會,其中學界方案提出,獲得百分之一的合資格選民提名,就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

支持公民提名的泛民主派人士認為,如果將來的特首普選候選人,由1千多人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產生,即是變相由北京欽點特首候選人,如果只能夠在一批北京欽點的候選人去選特首,就算香港選民一人一票也沒有意義。目前要觀察的是,北京人大常委會8月底會不會明確否決公民提名,到時可能會引發香港各界不同形式的公民抗命,包括罷課、佔領行動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