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港大後立法會選舉論壇 談中國因素對香港影響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辦後立法會選舉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辦後立法會選舉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兩名新當選的香港本土派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及梁頌恆,最近出席港大學生會舉辦的後立法會選舉論壇,探討選後中國因素對香港政局的影響。鄭松泰表示,北京及港府藉宣誓風波發動「反辱華」集會,激起港人的「愛國民族主義」,瓦解香港的公民社會。梁頌恆認為,選後香港本土派進入修正的局面,他預料溫和本土將會成為大勢。

香港大學學生會與學生會刊物《學苑》編輯委員會,舉辦一系列後立法會選舉論壇,最近舉辦第二場,題為「直視北京:與香港共處的赤色幽靈」,探討立法會選舉後,北京的政治意志,如何影響香港未來的政局。兩名新當選的香港本土派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及梁頌恆,以及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應邀出席。

官方藉宣誓風波激發民族大義

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在論壇上發言表示,立法會選舉後,多名年輕的本土派議員晉身立法會,令外界對立法會的新氣象有所期盼。不過,鄭松泰表示,過去三星期北京及港府藉宣誓風波發動大型的「反辱華、反港獨」集會及輿論攻勢,激起港人的「愛國民族主義」,令過去兩年由光復行動、雨傘運動以致區議會選舉,逐漸萌芽的本土思潮,瞬間消散。

香港立法會議員鄭松泰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立法會議員鄭松泰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鄭松泰說:我也不會說完全沒有了這股(本土)力量,因為始終很多年輕人,都現在開始去嘗試理解當中一些看法。但是就著我們的對家,現在它是突然間有了一個道德基礎,或者道德的立腳點,就突然間出現所謂民族大義的立腳點,而這樣東西我在過去四年是沒有接觸過。

鄭松泰表示,有熱血公民成員的父母,以及過去支持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的影星邵音音,都有參與星期三(10月26日)包圍立法會的建制派「反辱華、反港獨」集會,他擔憂,北京及港府藉著「愛國民族主義」瓦解香港的公民社會,令立法會選舉後,香港的政治形勢,由公民社會轉向「國民社會」,由個體走向集體。

香港由公民社會轉向國民社會

鄭松泰說:而走向集體不是單純我們過去理解,政府動員的民粹,而是裡面是突然間有個道德的基礎,就是一個民族大義,在這樣的情況下,第三的是,你面對著這個極權,是突然間會變成一個好似真的在大陸共產黨一樣的政權,就是有一班「伍毛」或者「憤青」,他們支持的共產黨,對著一班香港人。

鄭松泰表示,在香港公民社會消失,轉向國民社會這個民族大義為基礎,去鞏固港府這個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的合法性,他估計香港未來幾年的政局,將會由過去的民主運動,走向純粹的政治鬥爭。

鄭松泰說:我們以為在選舉之前,用一些很學術的講法,我們期望有個所謂政治範式的轉變,就是由一個大中華走向本土的範式。但是原來現在的範式轉變,就是由一個公民社會的範式,走向國民社會,還要很快變成一個中國大陸式的一個政治鬥爭,可能你會覺得我是悲觀的。

:溫和本土或成為大勢

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在論壇發言表示,這次立法會選舉結果,令非建制派出現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換血」,也令到外界有新的期盼。梁頌恆認為,今屆立法會的確有一股新氣象,整體非建制陣營的意式增強,例如溫和民主派的民主黨,都嘗試加入多個委員會,作「姿態式」的抗爭,去競逐委員會主席等,而公民黨多位議員,星期三(10月26日)的立法會大會,更參與「護送」他及游蕙禎成功進入會議廳。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梁頌恆說:這些是我以前不會想到他們會做的事情,但是在今次這個月裡面,其實是發生了的。我的分析就是,叫本土派、激進本土派,或者所謂一些較進步的反對派的力量,其實我們在整個歷史任務上,其實我們儘管不著痕跡,但是我們是達成了某一些目標,就是拉闊了光譜、不斷拉闊了光譜。

梁頌恆表示,立法會的光譜拉闊後,過往溫和民主派認為拉布很嚴重,現在拉布已經不是一回事,現在連建制派都拉布,他估計以後非建制派再發動拉布都不會受到攻擊。

梁頌恆並表示,立法會選舉後,整體本土主義的路線,他會形容為修正中而不是潰散中的一個局面,他估計溫和本土將會成為大勢。

民族大義在香港一直存在

梁頌恆說:而最後我預料的是,所謂的溫和本土是會成為大勢,很多不同的人,無論他是年輕人也好,或者不同年紀階層也好,他未必很認同一個激進的抗爭方式,但是不能夠反對的就是,以整個香港人的思想來說,那個想法是有進步的,手法可以溫和,但你的思想不能夠被這個所謂溫和的手法所箝制。

梁頌恆並表示,經過宣誓風波之後,市民大眾是傾向接受。他說星期三(10月26日)做過一個「實驗」,親身走到立法會示威區舉行的「反辱華、反港獨」集會現場,有參加者舉著有梁頌恆頭像的示威牌,但是見到梁頌恆本人,竟然不認得他,也沒有向他指罵。梁頌恆沒有明言這些沒有指罵他的示威者是否被動員而來,他認為從反佔中到反辱華,港府的動員能力沒有顯著增加。

梁頌恆表示,對香港未來的政局發展比鄭松泰樂觀,他認為民族大義在香港一直存在,例如2008年北京奧運,中國金牌運動員訪港,受到普遍香港市民英雄式歡迎,但今年里約奧運中國金牌運動員訪港,香港市民的熱情減退,甚至有批評港府不將歡迎中國金牌運動員訪港的經費,用來支援香港運動員。

香港民主運動正在作範式轉移

梁頌恆說:其實在2008年開始,其實它們(北京)不停做這件事情,這件事情都是中共政權一直以來,在它們中國境內的管治方針,就是製造一個外敵,嘗試去團結國民,以前一路用的可能是日本侵華的歷史、美帝打我們、圍堵我們之類,今日它們都在用,這件事情是繼續存在,我也相信在未來的一段日子裡面,是會繼續。所以為甚麼我們每一次的決戰,不論是選舉、不論是社會運動,好多人就會聽到一種講法,他們(反對派)收了外國人錢、收美國佬錢來搞事。

梁頌恆表示,香港的民主運動正在作範式轉移,過往雙普選是民主運動的終極方向,他認為經過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後,帶給他一個重要的啟示,追求雙普選已經不能夠打動香港人,因為民主已經不能夠解決香港目前的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處理中國與香港的關係,如何尋求兩個主體中間的平衡,才是往後解決問題的方向。

宣誓風波民意出現鐘擺效應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在論壇發言表示,最近立法會宣誓風波,背後有北京動員有組織的力量,企圖打壓香港的本土意識,以致他們心目中認為有的港獨行動的發展。劉銳紹認為,當梁振英以特首的身份就宣誓風波申請司法覆核,以及建制派製造流會,阻止梁頌恆及游蕙禎再宣誓,民意開始出現逆轉的鐘擺效應。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劉銳紹說:政治有時所謂贏或輸,有時不一定是自己方面做對多少事,而很多時就會看對手做錯了多少。從這點來看,我覺得其實現在北京是不計政治成本,它實質上是在破壞香港三權分立,而它也借勢打破三權分立,不給你。它現在也不計後果的,所以現在的結是在官方那裡。

劉銳紹並表示,北京最近閉幕的六中全會,進一步確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核心,他預期未來幾年香港的政治局勢,會出現北京的封建管治與香港現代社會訴求的踫撞,加上明年是1967年左派暴動50周年,他擔心有人會利用暴動翻案,宣傳左派的政治觀念。劉銳紹又認為,未來幾年香港人面對的問題,不只是如何面對習近平強硬的管治,更要維護港人的核心價值。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