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教協研討會談基本法新教材及修憲爭議

  • 湯惠芸 香港

李柱銘表示,北京逐步以「黨人」治港,違反基本法初衷,但認為毋需修改基本法。(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李柱銘表示,北京逐步以「黨人」治港,違反基本法初衷,但認為毋需修改基本法。(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教協研討會談基本法新教材爭議,並探討基本法起草過程、一國兩制的實踐等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教協研討會談基本法新教材爭議,並探討基本法起草過程、一國兩制的實踐等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教育局今年4月底推出新一輯基本法視像教材套:「活學趣論.基本說法」供初中教師教授相關課題使用,不過,教材的內容引發不少爭議。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星期六舉辦「三權與兩制、還原基本法」研討會,邀請多位學者專家出席,探討基本法起草過程、一國兩制的實踐等問題,讓教師更全面了解基本法。

李柱銘:毋忘基本法初衷

前基本法起草委員、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研討會上表示,探討基本法最重要是毋忘初衷,即是基本法與中英聯合聲明的既定方針政策,北京恢復行使香港的主權,是根據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針政策,除了國防、外交,所有的事務都是由香港特區政府處理。

李柱銘認為,北京去年公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表示,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等同將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推翻,香港主權移交18年,一國兩制運作出現目前的問題,主要是北京多年來的「治港者」,逐步背離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治港藍圖,不信任香港人,以「黨人」治港,違反基本法初衷。

李柱銘說:它選那些共產黨員來治港,梁振英就是一個,他現在的手下也有幾個、起碼,它現在就是「黨人」治港。高度自治也是啊,西環(中聯辦)也高度自治,西環也很多權。你看最近這次「世紀大蝦碌」、立法會的(政改)投票,我叫做「世紀大蝦碌」,一個名菜,應該用八隻龍蝦上,你看到多難看,但中聯辦大權在握,選自己的人馬來治港,民主派得到多數香港人支持,全部丟到外面,它是背離了這個藍圖,所以搞成這樣。

毋須修改基本法

李柱銘表示,往好的方面看,其實基本法有很多條文保障到香港人的需要,他認為不需要修改基本法,只需堅持基本法已經有的內容真正落實,譬如學界追求的公民提名,基本法裡面沒有,但也沒有說不可以,最終落實特首普選時,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基本法沒有訂明提委會如何選出,李柱銘認為,如果提名委員會全部由普選產生,學界代表對這個安排都認為滿意,將來可以往這個方向爭取,毋須修改基本法。

李柱銘並表示,教導基本法最重要是提醒學生基本法的原意,現在實踐的過程有沒有脫離﹖讓學生有獨立思考,互相討論。他認為,目前的運作其實是脫離了基本法的原意,希望很快可以糾正。

香港學生質疑基本法的草擬是否包含港人初衷。(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學生質疑基本法的草擬是否包含港人初衷。(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參與研討會就讀李柱銘中學母校九龍華仁書院的學生提問表示,李柱銘提出應該捍衛基本法給予港人高度自治等價值,多於去修改基本法,但是他認為,香港的基本法只是由當年59位草委、其中香港只是由23位被任命的草委去參與草擬,沒有得到任何香港人授權的情況下,去撰寫香港的小憲法,是否港人的初衷﹖

香港學生說:89年六四之後,大規模那些(基本法)草稿其實被修改,甚至一些比較激進的概念,即是可能公投決定香港前途問題這些草稿被刪改,到89六四之後,香港曾經做過一個民調顯示,大家對基本法的認受性、或者信任度,其實是遠遠不夠50%的時候,我想問這個勿忘初衷究竟講的是中國對香港一國兩制的勿忘初衷,還是香港人對基本法的勿忘初衷有沒有在其中﹖

黨人治港違基本法初衷

李柱銘回應提問表示,目前的問題是有基本法在這裡,但是北京不跟從,他反問如果修改基本法,北京會不會跟﹖李柱銘表示,從現實的角度看,如果北京肯跟基本法辦事、落實基本法,這樣需不需要修改呢﹖如果香港人不信任北京,北京也不跟基本法辦事,修改有甚麼用呢﹖李柱銘認為,目前最重要是現在的中國領導人思考當年鄧小平訂定基本法的初衷才有意思。

李柱銘說:其實一國兩制成功與否,其實最重要是甚麼呢﹖就是共產黨信不信香港人,你想想,如果不信的,就它管了,你看一國兩制就是說謊,港人治港變成「黨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它高度自治,但我們就完了。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表示,修改基本法極難操作並可能引起反效果。(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表示,修改基本法極難操作並可能引起反效果。(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回應提問表示,政治上幾乎不可能修改基本法,因為港府沒有憲制責任修改基本法,如果由香港特區提出修改基本法,一定要經過港區人大代表3分之2同意、立法會3分之2同意、行政長官同意,經過這3個關卡才可以遞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

修法或有反效果

陳祖為並表示,反過來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及中國國務院可以自行提出修改基本法,不需要經過香港討論,他認為如果香港社會通過一個心理關口,可以修改基本法的話,不排除會出現反效果。

陳祖為說:你很難防止對方「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好的一齊修改(基本法),你要提出的議案我全部否決,跟著我提出我那些修改方法,以及收回一些我後悔給你的權利,一齊做完,所以政治上根本無可能造作任何政治壓力,如果造成政治壓力的話,你就會出現這個可能更差的後果。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黃浩銘表示,可以透過全民修憲運動,修改出有港人授權的基本法版本。(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黃浩銘表示,可以透過全民修憲運動,修改出有港人授權的基本法版本。(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參與研討會的社民連內務副主席黃浩銘向陳祖為提問表示,修憲應該以運動的形式,即是香港人成立一個修憲大會,因為基本法的制訂過程裡面,完全沒有香港人授權,香港人沒有權利選草委、頒佈也是由北京單方面突然頒佈,黃浩銘提出如何以護憲運動,維護一國兩制﹖

黃浩銘說:修改基本法,譬如我們提出,舉例23條還要不要、45條怎樣改,或者74條怎樣改﹖從這些東西開始做,然後我們去號召一個修憲大會,叫雨傘運動有出過來的朋友,或者未對這件事有興趣的朋友,全部再出來,然後我們透過這個全民修憲運動,我們最後普選修憲委員也好,或者大家一起討論,最後修出來的版本,是一個屬於香港人授權的版本。譬如現在這裡所講,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我真的想問那麼誰授權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陳祖為回應表示,明白學界及民間團體打算以修憲運動,作為雨傘運動後一個新的焦點,而且修憲沒有時間性,可以一直發展下去,他認為從一個運動的角度的確會引起很多注意,但是修改基本法在實際的操作上是極難。

修憲運動難操作

陳祖為說:你佔領運動都操作不到,何況這個是如此open ended(開放式)的一個運動,你想說我只是修改這些、不修改那些,可以告訴你,有很多極保守的人就說,我要中央(北京)直接為23條立法,一些極激進的人說,講甚麼基本法呢﹖講獨立吧,或者重新再講中央(北京)與香港特區的關係,即是這個是很開放式的議題,與我們爭取普選不同,普選在基本法裡面已經規定了、很清楚,我們只不過是爭取落實而已,政府也有個憲制責任去做這件事。

有教育工作者提問表示,香港教育局推出的新一輯基本法視像教材套,其中有一個圖表解釋北京與香港的關係,他質疑這個圖表不符合基本法第12條,香港特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現在教材套的圖表,中間加上中國國務院,對老師教導學生會不會引起問題﹖

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表示,中國無論憲法或者實際上、政治操作都是黨天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表示,中國無論憲法或者實際上、政治操作都是黨天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回應提問表示,教材套的圖表是錯誤,原因不是中間「僭建」港澳辦直轄香港特別行政區這個部份。

劉細良說:而是實際上大家都明白中國無論憲法或者實際上操作、政治操作都是黨天下,所以上面那一格寫著中國共產黨就可以了,我認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國務院及港澳辦那些,其實大家知道只是表面,內裡不是那樣,所以我覺得它怎樣寫,當然上課其實是不是一定要跟這個圖去教呢﹖我不知道那個教材所謂權威性的程度。如果不跟這個圖去教有甚麼後果我不知道,既然一國兩制是虛偽的,那麼你上課教也可以虛偽,即是教表面那一套,內裡那套也教都可以。

基本法新教材的爭議

教協研究部主任張銳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教育局推出的新一輯基本法教材套,引起的爭議包括美化基本法的制訂過程、刪去幾次釋法引起的爭議,矮化香港特區政府,甚至將去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當作香港修改普選制度的5部曲之一。

教協研究部主任張銳輝表示,教育局推出新一輯基本法視像教材套引起的爭議,包括美化基本法的制訂過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教協研究部主任張銳輝表示,教育局推出新一輯基本法視像教材套引起的爭議,包括美化基本法的制訂過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張銳輝說:但是事實上8-31這個做法其實在法律界或者香港社會上,都有很多爭議,其實你是超越了第二部曲當中,人大可以啟動,你現在不只啟動,簡直定遊戲規則,這樣是否已經不是第二部曲的要求呢﹖但是它就放下去當作第二部曲的例子。

張銳輝表示,現在這些教材是校本自決要不要使用,目前教協未知道有多少學校使用,教協最擔心的是教育局出版的基本法教材有這樣的概念及理解,可能會影響到出版社出版類似的基本法教材,會不會直接引用或參考官方教材。張銳輝並表示,教協已經成立專家小組,研究教育局基本法新教材套內的問題,將會盡快向公眾公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