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佔中陷入僵持 學生促升級行動

  • 海彥

10月13日,有反佔中人士在中環拆除佔中活動擺設攔堵馬路的鐵馬路障,引發衝突。

10月13日,有反佔中人士在中環拆除佔中活動擺設攔堵馬路的鐵馬路障,引發衝突。

參與佔領行動的多個團體,包括學聯、學民思潮、和平佔中等,都早已意識到,佔領運動要長期抗爭,需要解決眼下佔據區堵塞一些道路、影響市民民生的問題,避免民意逆轉。

幾天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提出如果政府開放政府總部東側前地,即“公民廣場”,學生則願意協調重開金鐘佔領區所阻塞的金鐘道。不過,學聯的讓步提議沒有得到政府的回應。而同時,政府、警方、區議會和居民代表等,每天到金鐘道佔領現場呼籲重開金鐘道,彰顯對乘搭電車和半山區市民造成的不便。

星期一凌晨,這些團體在與留守者經過討論後決定,如果政府在星期二下午5點前同意重開公民廣場,讓佔領人士集會,願意重開金鐘道。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強調,這是留守者討論後決定的讓步,願意釋出善意。

據港媒星期一報導,政府回應說,公民廣場是政府總部的一部分,示威者如果需要地方留守,可到政總附近的添馬公園等地。

在沒有跡象顯示政府近期內會和學生恢復對話,或者作出妥協讓步,令佔領運動陷入膠著狀態之際,學聯從星期天開始在金鐘、銅鑼灣和旺角示威區,舉行佔領行動未來發展商討。但是在旺角佔領區,一些激進的集會人士和本土派動員破壞會議,批評學聯劫持及煽動市民撤離,會議被迫改為集會者輪流發言。

記者幾天來在金鐘佔領區採訪了幾十位學生和市民,他們都不滿政府的拖延策略,表示要堅守,直到政府回應他們要求真普選的訴求。而其中超過半數的人更堅持應當升級行動,包括癱瘓政府運作,加大對政府的施壓。

10月13日晚上,數以百計佔中支持者在金鐘道從中銀大廈至警察總部長達150米的路段上加固多處路障。(美國之音記者海彥攝)

10月13日晚上,數以百計佔中支持者在金鐘道從中銀大廈至警察總部長達150米的路段上加固多處路障。(美國之音記者海彥攝)

香港城市大學大二黃同學星期天晚對美國之音表示,她認為,政府不回應示威者的訴求,甚至不願對話,是因為佔領運動給政府的壓力還不夠,學聯應當盡快升級行動。

她說:“我覺得我們給政府的壓力還不夠,我覺得學聯可以擴大這個佔領區,阻塞一些更加主要的道路。其實只有用這種方式讓這個政府癱瘓的時候,我們才能要政府真正地跟我們對話。”

另一位城大的蘇同學也表示,佔領運動必須升級才會有更多的籌碼迫使政府對話。

她說:“就是要令到政府的運作有困難,我們才有談判的籌碼,所以我覺得,行動應該升級,去表達我們的訴求。”

另一位希望匿名學生表示,他已經做好最壞的準備,支持佔領行動升級,即便這可能意味著未來需要他流血,但為了他們這一代和未來人爭取真正的民主,他願意作出點犧牲。

一位做IT行業生意、30歲的黃姓市民向美國之音表示,他支持真普選的訴求,不過由於生意忙,前些天沒有出來參與佔領,但在看到政府拖延與學生對話之後,他非常氣憤,決意站出來,作義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表示,支持學生的行動,包括升級,會同學生堅持到最後一分一秒。

他說:“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堅持到底,我會支持到最後一分一秒。就算政府用暴力清場,就像之前用一些催淚彈,但是我不怕。我就是盡我最大的努力,繼續支持這班學生。”

佔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教授星期六深夜對美國之音表示,從佔領運動角度看,政府沒有誠意對話,政府的策略就是拖垮佔領運動,因此,他們近期也在商討佔領運動的未來走向。

他說:“對話看起來真的沒有什麼基礎,政府還沒有什麼誠意。相信他們的策略就是盡量拖吧,造成些民怨,把這個運動拖垮。現在我們運動最主要是鞏固現有基礎,想些辦法來減少民怨。這是這兩天不斷在討論的問題。”

陳健民教授表示,佔領運動進入一個膠著狀態,學界在討論可能升級行動,而作為和平佔中,他們是要確保任何升級行動都能保持和平理性。

他說:“這個事情(升級)還在討論當中,我們不能說太多,這個是學聯比較主導的事情。我們佔中最重要是,不管怎麼升級也好,一定要保持和平非暴力,也不要學生造成什麼傷亡,這是我們最關注的。”

特區政府上週四突然單方面決定擱置與學聯的對話後,從參與領導佔領運動的多個團體到各個佔領區的學生和市民都非常氣憤,這也激發了近10萬市民上週五再次重返金鐘集會,抗議政府拖延對話。雖然,週六、週日參與集會的人數又大幅度減少,但仍有數千人響應“一人一帳篷”的呼籲,在佔領區內支起帳篷,通宵留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