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有香港抗議者被拒入境大陸

  • 美國之音

數以百計香港市民在旺角幾外路段聚集 (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數以百計香港市民在旺角幾外路段聚集 (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繼三名香港學聯代表於11月15日因回鄉證被注銷,赴京表達真普選訴求未能成行之後,愈來愈多參加過抗議活動的“無名小卒”也被禁止進入中國大陸。據《華盛頓郵報》報道,這類事件導致很多人相信中國政府從參與最近幾個月抗議活動的人群中,收集了一份成百上千人的黑名單。

《華盛頓郵報》稱,一名身材嬌小的23歲設計系學生﹐欲前往內地購買便宜的布料,卻在關口受到超過一小時的搜查和審問,最後被告知“危害國家安全”並被送回香港。另有21歲的學生Eric Tang在去深圳的途中遭遇同樣的事情。他們都在幾個月前的香港抗議活動中被錄像,留下痕跡。

國際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亞太地區研究員薩拉庫克(Sarah Cook)也從一些新聞報道中獲知此事。她告訴美國之音記者:“香港人被禁止進入中國,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範圍延伸到參與抗議的香港普通民眾是最新的變化。”

庫克女士說,此前學聯代表赴京受阻,說明中國領導人不僅害怕展開對話,也擔心他們將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傳播開來。而政府對普通民眾的監控與對家喻戶曉的佔中組織者不一樣,會帶來更強烈的寒蟬效應,此舉目的就是要阻止更大範圍的人群參與抗議。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說,這名被遣返的設計系學生因為擔心中國政府進一步的報復而要求匿名。她說事情發生之後,她避免在電話中提及個人或敏感的話題,以防止被錄音。

香港人民的生活與中國大陸市場已經密切相關,不能自由來往兩地將嚴重影響人們的生活。庫克認為此舉確實影響了人們,他們以後會三思而後行。

她說:“儘管自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以來,在自由上的約束就在增加,但現在香港人民感到他們對於集會自由和結社自由要百般小心,這是一個重大的轉變。”

這名23歲的香港學生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表示,她不後悔參與了抗議活動,如果重來一次,她依然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庫克認為,人們對於香港民主這樣一個目標表現出如此專注,所以政府此舉到底能造成多大的影響、能否奏效尚不可知。

她還說,這個問題也取決於信息量的多少。例如,人們可能因此戴上口罩,讓錄像無法辨別他們的身份;或是在日常交流中更加謹慎,學會保護自己。

根据以往的經驗,庫克認為中國政府有可能在監控持續一段時間後重新允許人們自由出入。她說,“這取決於中國政府當前的危機感有多強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