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佔中運動順利完成首次商討日

  • 湯惠芸 香港

爭取香港有真普選的和平佔中運動在香港大學舉行第一次商討日,討論運動將會遇到的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

爭取香港有真普選的和平佔中運動在香港大學舉行第一次商討日,討論運動將會遇到的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

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系副教授陳健民及朱耀明牧師發起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爭取普選運動,首個商討日星期日順利完成。商討日的主要目的,是凝聚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就運動可能面對的問題交換意見,建立一種就公共事務進行理性商議的文化。

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戴耀廷認為,當局越打壓,會令支持佔中的香港市民意志更堅定(美國之音湯惠芸)

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戴耀廷認為,當局越打壓,會令支持佔中的香港市民意志更堅定(美國之音湯惠芸)

發起人戴耀廷表示,這次商討日是香港民主發展特別的一天,因為民主發展已到了關鍵時刻,宣佈佔中運動由醞釀期進入組織裝備期,日後要令佔中運動遍地開花,累積經驗為萬人商討日做準備。戴耀廷對美國之音表示,很多參與商討日的團體都表示,日後有興趣運用商討的方式處理事務,估計商討式民主在香港有發展空間。

戴耀廷說:我有信心的是首先可能會在民間裡面,開始有更多的團體會採用這種商討的方法處理大家裡面的事務,然後下一步可能甚至政府都可能在一些的情況之下會採用也說不定。我先不說政改的問題,只是這種商討的方法及文化,我覺得今日是一個好的開始,這個開始因為我們有直播、全民看到,所有資料我們都有存檔,大家要看小組討論,完全可以看,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資源,讓我們可以繼續去推展商討的文化。
約700名第一次佔中商討日的參加者,被主辦單位分成約40個小組,在港大的課室內進行分組討論(美國之音湯惠芸)

約700名第一次佔中商討日的參加者,被主辦單位分成約40個小組,在港大的課室內進行分組討論(美國之音湯惠芸)


所有商討日的參加者必須事前報名並簽署「意向書」,認同三項基本信念:一、香港選舉制度必須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要求;二、透過民主程序議決選舉方案;三、必要時採取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民主。

商討日有兩次全體答問時間,約700名參與者在首次全體答問之後,分成40個小組,討論約1個半小時,商討佔中運動將會面對以及需要解決的問題,大會將各小組的討論歸納成7大要點,在第二次全體答問時宣讀,會留待下次在10月舉行、有數千人參與的商討日討論解決辦法。
約30名反對佔中運動的人士,到商討日的會場抗議,一度與佔中的支持者發生口角,但沒有影響商討日的進行(美國之音湯惠芸)

約30名反對佔中運動的人士,到商討日的會場抗議,一度與佔中的支持者發生口角,但沒有影響商討日的進行(美國之音湯惠芸)


首次商討日歸納的7項要點包括:如何加強佔中運動的宣傳及論述;運動提升至全民運動層面;如何商討方案、談判底線;佔中運動如何建立具公信力的決策機制;佔中時機,何時展開、退出等;加強佔中的組織,增加資源;應對北京及香港特區政府抹黑、打壓。

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日出訪美國前,回答傳媒提問表示,港府未推動政改諮詢,亦未有政改方案下,去搞一些犯法、破壞社會秩序的行動,令人質疑是為犯法而犯法,他認為佔中根本不可能和平、不犯法。梁振英強調,港府有決心執法,防止及處理任何犯法,亦不會姑息任何犯法行為。

戴耀廷在商討日記者會回答傳媒提問表示,公民抗命當然是違法,但和平佔中是為了一個爭取普選的公義訴求,作出有非常限度的違法行為,他認為梁振英對法治的理解層次非常低。戴耀廷預計,抹黑和打壓會越加嚴重,但深信香港市民不是只顧自己,還要為下一代著想,打壓會令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意志更堅定。

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朱耀明表示,無法佔計佔中會否變成89民運的翻版(美國之音湯惠芸)

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朱耀明表示,無法佔計佔中會否變成89民運的翻版(美國之音湯惠芸)

另一位佔中發起人朱耀明回答傳媒提問表示,不會懼怕來自港府的壓力,相信香港市民也不會容忍政府濫用公權力,阻止佔中運動合法地展開。至於佔中會否演變成89民運的翻版,北京可能出動解放軍鎮壓,發起人無法預估。

朱耀明說:如果政府要打壓,其實我們沒辦法怕只能夠、這一次為何我們要簽意向書,或者將來要宣誓,其實是向政府表明我們的決心,我們就毫無懼怕地從事這個運動。所以我們不會一邊做一邊擔心,我們是預計了這一份壓力在我們身上。至於能不能夠湊成一個效果,好像89民運,我們無從決定也無辦法預估,但是我們是有勇敢、信心,行走這個全民覺醒的運動的路,這是我們肯定的。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劉同學表示,希望在實驗階段了解佔中的成效(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劉同學表示,希望在實驗階段了解佔中的成效(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運動第一個商討日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成員劉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和平佔中似乎已經是香港人爭取普選的最後方法,作為學生責任去推動社會公義及普選,因此在佔中的實驗階段希望了解成效如何。劉同學表示,現階段未決定是否會參與萬人堵路的佔中行動。

劉同學說:因為始終看了很多文章都提及,無論是遊行、絕食、甚至拉布、與中央(北京)溝通,種種方法在十多年來,我不可以用毫無成效,但成效是始終未達到真正一人一票普選這一步,而似乎現在和平佔中這個行動是帶給我們有一個希望,而我不想浪費一個希望,所以盡可能去參與。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譚得志認為,和平佔中應該提高香港市民的民主素養(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譚得志認為,和平佔中應該提高香港市民的民主素養(美國之音湯惠芸)


「夾實佔中、堅搞普選」組織的成員譚得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雖然有人覺得商討日繁複、鎖碎,但讓香港人經驗這樣的民主進程以及商議的過程都有正面的效果。譚得志在商討日提出的主要意見,是和平佔中應該提高香港市民的民主素養,避免將來接受一套半杯水的、似是而非的普選方案。

譚得志說:當然他(戴耀廷)是不斷修正他自己,他跟一開始是不同,他一開始是說(佔中)是一個核彈,李柱銘又說不搞佔中死不閉眼。那些(強)勁很多,但慢慢越接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遇到很多壓力,這個我也要體諒他。我覺得他說我們(佔中)沒有任何(普選)方案,這個比較失望,因為就算你佔領中環是可以沒有任何方案,但你有責任去教育市民分辯甚麼是好的方案及甚麼是壞的方案。譬如我們跟戴耀廷談過,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爭持的點不是最高級,即是最民主那個,也不是不民主那個,最危險就是中間那個,鹼淡水交界位。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網絡電台主持人辛比認為,討論普選方案的細節,應該是商討日的重要議題之一(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網絡電台主持人辛比認為,討論普選方案的細節,應該是商討日的重要議題之一(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第一個商討日的網絡電台主持人辛比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加商討日之後,會知道網上的意見與非網上市面的意見有很大的分別。例如在分組討論時,很多人都認為不需要談普選方案的細節,但辛比認為這是一個重要議題。

辛比說:普選細節都不談的話,為何要佔領中環呢﹖佔領中環其實是因為談出一個普選方案之後,而我們交一個普選方案給中央(北京),中央不接受,我們就啟動佔領中環,整件事是這樣,原來今日發現有些人不是這樣想。

辛比並表示,首個商討日發現有這麼多不同意見,日後更要多聽及自己表達更多意見。如果明年真正落實萬人佔領中環堵路行動,辛比表示一定會參與。

辛比說:今次是我在和平、非暴力的最後一步,因為我已經被這個政府騙了16年,被中共騙了我們16年,她所有承諾都不兌現,這次是說和平非暴力的最後一步,如果今次之後她用一個鎮壓的方法,我想整體社會要反思,將來的一些抗爭手法,是否要變。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認為,商討日的小組討論限制了一些敏感議題的表達(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首次商討日的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認為,商討日的小組討論限制了一些敏感議題的表達(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佔中第一個商討日的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民主進程上首次有商討日,讓市民發表對開展一個民主運動的意見,希望將來一些大型的運動或者政府的立法諮詢,都可以辦類似的大型商討日。不過,森麻表示,小組討論只是集中佔領中環的理念,限制了一些敏感議題的表達。

森麻說:好像一些比較尖銳的,譬如我們今次這個運動可否發展成一個港獨的先驅呢﹖這沒有人敢提出,也沒有人敢和應,變成這樣的情況下得出來的結論會狹隘及不可能通過,因為始終最後是會投票。

森麻表示,會支持佔領中環運動,但是否真正參與仍有保留,最重要是看發起人如果真正落實佔領中環行動的時候,是否有破釜沈舟的決心,如果只是擺姿態的方式,他不會參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