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律師聯署抗議司法當局無理報復律師

  • 海彥

曾代理過陳光誠、倪玉蘭等人案件的程海律師(程海律師微博圖片)

曾代理過陳光誠、倪玉蘭等人案件的程海律師(程海律師微博圖片)

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被拘捕和判刑的新公民運動成員丁家喜律師的辯護律師程海,8月22日收到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的書面通知,擬以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正常進行為由,給予停業一年的行政處罰。程海星期一已書面要求召開聽證會,進行答辯,併申請公開對他的處罰依據。

隨後,近70位維權律師發表聲明,對處罰程海律師的決定表示嚴重關切。聲明說,審理丁家喜等人案件的北京海淀區法院,在程序上存在多處違法行為,不准辯護律師複製至關重要的視聽資料證據、上級檢察院的檢察員冒充出庭公訴、變相不公開審理等,未能依法保障被告人、辯護人的訴訟權利。

聲明強調,在庭審過程中,程海律師為爭取正當合法的訴訟權利而離開法庭前往法律監督機構進行控告,完全是在履行律師的法定職責,是為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捍衛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的書面通知(程海律師微博圖片)

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的書面通知(程海律師微博圖片)

聲明促請北京昌平區司法局收回決定,不要恣意處罰維權律師,不能淪為違法者打壓律師的工具。

程海律師星期二在回應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丁家喜案件的審理出現多處違法情況,例如上級檢察院人員違法擔任公訴人,檢察院在審查、起訴階段不通知被告和律師,很快起訴,剝奪了律師閱卷、提供辯護意見的權利,而法院私自會見被告人,秘密將被告人從看守所拉倒法院進行審訊,違反了公開審理的規定,屬於違法會見被告人,法律規定法官和檢察員必須迴避,而法院不理睬律師的迴避申請。此外,法院還拒絕給律師複製視頻證據,並限制律師發言等,為了維護公平和正義,他被迫退庭抗議並依法提出控告,何罪之有?

他說: “這個案件本身是一個大範圍的違法犯罪。我在二審辯護詞中提出來了,對126個公檢法人員,包括一審、二審的法官、檢察官,都提起了刑事控告,一個是枉法,一個是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所以,他們也是報復陷害吧。要求處罰的起因是海淀區法院的法官被投訴控告了。他在我們閉庭以後的5月22號,給北京市司法局一個司法建議,要求對我進行處罰,說我擾亂法庭秩序。我明明是出去控告你,怎麽會是擾亂法庭秩序呢。”

程海律師表示,他已經向昌平區司法局提出聽證請求,如果任由處罰成立,將嚴重影響律師的合法辯護活動,衝擊社會公平正義和法治社會的建設。

他說:“這個事情是對律師權益的一個重要的,如果處罰成立,那律師以後都沒法乾了,投訴控告也會變成一個違法行為了。這還了得呀,得依法呀。”

曾代理丁家喜案的廣東律師隋牧青近日表示,出任丁家喜律師的辯護人看來要付出代價,海淀法院非法對他罰款千元並剝奪辯護人資格時他並未做強烈反應。不料,海淀法院竟然繼續追殺,要求司法局嚴厲處罰,停業半年的處罰可能只是一個起點,事態比他想像的要嚴重。

參加聲援程海律師聲明聯署的北京律師陳建剛表示,有關當局準備處罰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程海律師,明顯的是秋後算賬,報復維權律師。

他說:“這就是對律師的秋後算賬、壓迫。人所共知的市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在違法,但是因為律師指出了他們的錯誤,所以他們聯合起來,懲罰律師,也就是對律師進行報復。這是非常明顯的。”

記者星期二下午致電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辦公室,詢問有關處罰程海律師的事情,接電話的男士表示不了解情況,要求記者向法制課詢問,另一位接電話的女士表示,主管領導在開會,而她本人對情況不了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