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民思潮中學生 舉辦“公民教室”活動

  • 海彥

在中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對香港特首普選全面落閘後,北京和香港親中團體及媒體開足馬力,推銷讓港人姑且先接受下來的“袋住先”。不過,一群香港中學生卻不認命,堅持用自己的抗爭方式發聲,反對人大決定,爭取香港的真普選和民主。

三年前因反對港府在中小學推行被稱為“洗腦”的國民教育課而成立的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由當時一些15、6歲的學生發起,是反國教的中堅。學民思潮此後一直走在社運的前列,並成為徹底的民主派。

在此次香港社會就2017年特首普選的辯爭中,學民思潮與大專生組織學聯提出“全民提名”的學界方案,在6月底舉行的民間公投中獲得30多万市民的支持。而在爭取真普選的公民抗命行動中,學民思潮也是衝在最前。

在七一大遊行後的學界“預演佔中”中,學民思潮率數以百計的學生和市民通宵圍守特首辦,要求對話。而8月31日人大常委會決議對香港普選“三落閘”後,學民思潮在參加佔中運動的抗命集會後,又發動600多學生和市民,遊行到灣仔君悅酒店,抗議前來香港的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

學民思潮堅持市民有權舉行和平、理性的抗議活動,只需告知警方,而不需要得到批准。因此,他們每次的抗爭行動都有意不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而警方對堅持和平非暴力的這些中學生也極少採取拘捕行動。

在香港學聯近日呼籲全港大專學生9月下旬舉行罷課之際,學民思潮自然不會落後,也開始籌備在兩個月內發動中學生罷課。

9月3日下午,學民思潮在九龍沙田的一所教堂舉辦三場“公民教室”的首場活動,由今年剛升入大學的數位學民骨幹,包括召集人黃之鋒、黎汶洛、劉貳龍等,向剛剛下學的40多位中學生講解政改和公民抗命。

為保護這些多數是未成年的學生能暢所欲言,“公民教室”只在開始前和結束後,讓記者採訪和提問,過程中則不對媒體開放。

在香港已家喻戶曉的黃之鋒在“公民教室”結束後,向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在學聯罷課期間,學民思潮會呼籲中學生在學校佩戴黑、黃色絲帶聲援,並在課餘時間參與罷課集會。黃之鋒表示,中學生罷課只有在9月7日學民思潮舉行全港中學連校大型會議後,才會有初步計劃。

黃之鋒說,面對北京和港府的巨大壓力,他們不會退縮,因為只有堅持才有希望:“我們會堅持下去,去爭取公民提名和否決這個政改方案,因為這是我們的平等權利,我們不會害怕。我們有信心去爭取,因為我們相信,堅持之後一定會有成功的一天。”

17歲的中六/高三陳同學對記者表示,這是他第一次出來參加政治活動,因為北京硬要讓港人接受一個假普選,他感到不可接受,也不能袖手旁觀,一定要站出來表達心聲。

他說:“我們香港人應當爭取我們自己應該有的普選和民主,不應該由中央決定我們的候選人,要求是要有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人大的決定不符合我們所要求的公平的被選舉權。”

今年9月剛升入大學的學民思潮發言人之一的劉貳龍表示,只要他們能堅守和平非暴力的抗爭,他們就能影響更多的中學生加入行動,並獲得社會的廣泛支持。

他說:“每一個香港人都應當有一個提名特首的機會。我們堅信,只有抗爭才能讓中央讓步,我們必定會堅持和平非暴力的抗爭。民主運動是我們每個香港人都應當參與當中的。”

個頭不高、長相甜美的17歲盧同學是浸會大學大一的新生。她對記者表示,她出來參與抗爭活動,受到包括家人和一些朋友的阻力,都要她只關注學業。不過,她堅信她的行動代表了社會公義和良心,最終會得到理解和支持。

她說:“我們學生非常希望香港政府和北京能聽到我們的聲音。雖然我已經投入了公民抗命,可是在家人、朋友,其實很多方面都受到很大的壓力。在我個人來說,我也希望我的家人能最終明白我的決定。”

16歲的陳同學胖乎乎、文質彬彬。他告訴記者,他母親不關心政治,而在公司做事的父親則一向支持政府,因此反對他出來參與抗爭人大決定的活動。但是,他說,普選問題事關他們的未來,他就是挨家人罵,也要站出來。

他說:“他們不支持,罵我的,但是我堅持了,因為我覺得這次的行動很有意義,是為香港的整個未來。”

看上去滿臉堅毅表情的張同學只有14歲,不過,他的國語似乎是最好。他告訴記者,他的父母不支持、也不反對他出來參與抗爭,主要的條件就是不能做違法的事,留下案底,並且學業不能受到影響。他說,如果不出來抗爭,他這一代人,或者他以後幾代的人都不會有一個公平正義的普選。

他說:“現在我要爭取的是香港的民主和沒有篩選的真普選,還有那個公民提名的機會,給我們去爭取我們未來應當擁有的東西。現在如果不爭取的話呢,可能以後我們後後代代都沒有機會去享受一個真正公平和民主的普選。”

在晚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在紛紛擾擾的地鐵站里,這一群看上去和其他身穿校服的學生無異的十多歲的青少年,本該在做他/她們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在做的事情,玩電腦、遊戲,或與家人、朋友、同學吃飯、聊天、逛街、玩耍。不過,他們卻為一個共同的理念,從不同的學校聚在一起,商討成年人應該做的事情,承受著本不該有的壓力,願意為爭取他/她們向往的公平公義的真普選和民主去抗爭,並為此付出代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