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者評論中國「暴力救市」的影響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一家銀行的電子牌顯示恆生指數在中國「暴力救市」後回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一家銀行的電子牌顯示恆生指數在中國「暴力救市」後回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上星期中國官方推出多項被香港傳媒稱為「暴力救市」的措施,包括公安部進駐中證監調查「惡意」沽空、要求券商全力托市等,星期一中國A股出現大規模復牌潮,超過300間上市公司開市復牌,各界關注復牌潮會不會引發另一次大跌市,而上海、深圳及香港股市星期一收市都錄得升幅。

救市可能令國際投資者失信心

香港經濟學者、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中國的「暴力救市」以人為的方式令股市短期內止跌回升,但估計上海及深圳股市的反彈力度不會太大。

關焯照說:這些全部都是行政上的手段,但問題是始終今次跌下來的孖展客就重傷,因為股價大跌,就算不做孖展都可能重傷,因為他可能在很低價沽出,因為股市大跌。變相地人為性這樣「托市」,在去槓桿當中要再升上高位是很難的,因為槓桿已經收了,之前是靠槓桿推高股市,現在槓桿弱了,我懷疑上海股市或者深圳股市的反彈力度去到4,000至4,300點左右就差不多,反而有機會在3,500或者4,300點的位置上落。

香港經濟學者關焯照(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經濟學者關焯照(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關焯照表示,最近中國股市出現大升大跌的現象,可以看到制度上的缺憾,質素追不上國際市場,用猛烈的行政手段去救市,例如出動公安緝拿「惡意」沽空,他認為沽空是市場容許的,而中國定義的「惡意」沽空是所謂跨市場,不過,是否「惡意」沽空很難定義,只能讓股市升,不容許投資者「吐淡」或者「沽跌」,關焯照表示,這些做法很難令國際投資者認同中國的股票市場是成熟的,他們可能會對中國股市失去信心。

市場經濟開倒車

關焯照並表示,最近中國的「暴力救市」措施,會令市場經濟開倒車。

關焯照說:它的市場經濟的接軌,很明顯已經「脫軌」,而不是接軌。我想它要想清楚做一些接軌的行動之前,或者市場化之前,應該有一些其他制度上的改變,可能之前做一些所謂滬港通、深港通的話,應該一年半載之前就慢慢收槓桿,讓人很難一窩蜂推高股票,或者提升本身的監管質素,但很顯現在一亂,就亂了套,唯有用一些非系統式的、或者你想不到的方式去救市。這些方式會令到海外投資者覺得,你不是一個很公平的遊戲,所以變相地他們暫時不會大手入市,除非股市被內地(大陸)人炒得很高,不然他們沒甚麼興趣。

關焯照表示,去年底正式開通的滬港股票市場交易互聯互通機制試點(簡稱滬港通),令香港股市越來越中國化,即是「A股化」,上星期中國股市大升大跌的現象,導致港股同時出現歷來少見的大幅波動,反映香港股市「A股化」越來越明顯。

關焯照說:而它(港股)的波動的情況,我一早講過根本整個市已經不是以前的市,相對是劣質化,變成好像一個賭場一樣,因為有太多內地(大陸)莊家下來炒細價股,有太多不同的消息、「煙幕」在市場,加上內地(大陸)不斷有改革,很多不同的消息走出來,一定會影響香港的股市,市場的波幅大過以前很多,以及很難有一個正常的韻律,對內地(大陸)的國策很敏感,這些都是典型的「A股化」的問題,但是這些政府、官方的財經官員不會承認,但是數字已經確認了香港的股票市場已經非常「A股化」。

港股「A股化」越來越明顯

關焯照表示,港股「A股化」不會影響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因為目前波幅大主要集中在一些「蚊型股」、「細價股」及創業板股,大價股雖然有短時間拖累,但很快回復正常,反映香港市場很有效率,就算出現大升大跌的情況,也很快修正,估計對長線投資者影響不大。

關焯照並表示,滬港通開通之後港股出現目前的問題,預計今年下半年開通「深港通」也不會有太大吸引力,可能令部份投資者卻步。他預計,人民幣國際化會減慢,因為中國官方要考慮如何提升滬港通互聯互通的運作,相信今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增長會放緩,而香港經濟依賴中國的動力,在中國經濟放緩之下,香港經濟今年都不會有突出表現。

關焯照說:現在這個不是一個周期性放緩,就算周期只是一個小的影響,它是一個大的、要重新平衡整個結構、改善制度,在這個過程當中會用一個較慢的經濟增長,換取改革成功。我覺得下半年的經濟都是慢慢放緩,應該今年下半年的經濟增長低過7%。

救市控制不健康投資行為

港區人大代表、經濟學者劉佩瓊。(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港區人大代表、經濟學者劉佩瓊。(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港區人大代表、前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劉佩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雖然中國股市過去半年出現大幅度的起跌,有泡沫化的情況出現,但是中國股市在整個國民經濟實際上沒有非常密切的連繫,她認為,最近中國官方的救市措施明顯是干預的行為,不過可以控制部份不健康的投資行為,不可以期望中國有如美國或者香港,大幅發展期權的市場。

劉佩瓊:由於他們過去太快發展孖展的買賣、拋空這些槓桿式的買賣,這些你問我,我就覺得是不健康的,即是中國未有這樣的條件,它的股民、公司都未有一個足夠的金融知識去做,而且這些都不適宜一些散戶去做,而是只是適宜一些機構投資者,拿著客戶的錢專業地、嚴格監管之下去做,這方面已經看到過份開放,所造成的不健康的情況,因此我自己都覺得這方面都要在政策上調整,要將太寬鬆的槓桿式買賣,應該要改變一下。

救市措施可能維持半年

劉佩瓊表示,中國的救市措施應該盡快消除,她仍然在觀察市場走勢,她認為,救市第一日就有上千間上市公司停牌,星期一開始有超過300間復牌,接下來應該慢慢讓所有停牌公司恢復運作,她估計調整可能需要半年。

劉佩瓊:這個恢復過程裡面,當然你看到股市都是有些波動,只要它在健康的範圍內,不是恐慌式拋售的情況之下,就會慢慢再恢復信心,恢復信心的時候,就應該要開始放寬很多限制。但是當然它現在預定,公司自己的減持,即是不可以減持,有些甚至要買入這樣,它預計大約半年左右的時間,作為一個恢復的調整期。

劉佩瓊表示,最近中國的救市措施不是直接由政府介入市場買股票,主要是穩定市場,不過,她認為,中國會考慮人民幣國際化是否走得太快。劉佩瓊並表示,香港股市上星期出現短期波動,但是沒有引起太大的恐慌,政府、監管機構以致股民都處之泰然,恆生指數在上星期大幅拋售下仍維持23,000點以上,她認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這次的表現非常漂亮,對中國金融市場發展有很大幫助。

香港對中國金融市場有示範作用

劉佩瓊:香港由1990年代開始,過去20多年來對中國整個金融市場的發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是我們整個市場的結構,嚴格的監管,因為凡是金融市場都是競爭的市場,不可以有操控的。當然今次內地(大陸)的入市,有干預的成份,但是香港沒有動搖,香港在整個過程中,香港有關的政府部門以及聯交所、證監會,都沒有動作,即是香港只是通過嚴格的監管來發展金融市場,可以給內地(大陸)非常好的參考。

劉佩瓊表示,香港對中國金融市場發展有示範的作用,對於中國發展國際金融活動、人民幣國際化、可兌換證等等,都有寶貴的中間監管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