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者談法治的挑戰和李波事件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舉辦題為「對話香港法治的未來」講座。(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舉辦題為「對話香港法治的未來」講座。(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年初一晚發生旺角衝突事件後,數十名示威者被起訴暴動罪,有輿論稱這些未被定罪的人為「暴徒」。有法律學者最近出席論壇表示,未審先判的情況愈來愈普遍,甚至有人呼籲對准許示威者保釋的法官「起底」,對香港的法治造成衝擊。學者並表示,李波事件影響一國兩制,呼籲香港各界繼續施壓,保證同類事件不會再發生。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最近舉辦題為「對話香港法治的未來」講座,由和平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擔任主持,與前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以及執業律師、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對話。

陳文敏指李波事件應繼續施壓

有美國來香港的留學生發問表示,在國際機構的調查中,香港的新聞自由不斷收窄,同時中國的「強力部門」懷疑在香港帶走書店負責人,香港的法治能否發揮監察及平衡的作用﹖

陳文敏回應提問表示,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蹤事件令人憂慮,這是第一次有人在香港以這樣的方式失蹤,完全沒有經過法定的出入境程序,令很多香港人擔心人身安全的問題。陳文敏表示,香港各界應該密切關注,可惜至今得到的相關解釋都令人難以置信。他認為,香港政府以及民間團體都應該繼續施壓,要求中國有關方面回應李波事件。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陳文敏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估計李波事件是一些中層人士,為了討好有關方面的行動,但事後發現「擦錯鞋」,造成難以收拾的局面,引起國際關注,現在就要看中國方面如何收拾殘局。

要求中國保證不再發生同類事件

陳文敏說:上面(大陸)一貫的做法,就不會去懲處甚麼人,外國就一定會找一個人出來承認,就懲處他,中國就不會這樣,可能一年半載之後,見到某些人被調職,或者有些人不知為甚麼被拉下來,我們就會明白是甚麼事了。但是對外它們就不喜歡承認缺失的。

陳文敏表示,可能一個方法是,不了了之,找一個理由讓李波回香港,他估計最理想就是這樣,稍為不理想,中國方面要面子的時候,可能有些人認為要判李波入獄,再找一個理由讓他回香港。無論事態發展如何,陳文敏認為,李波事件影響一國兩制,呼籲香港各界繼續施壓。

陳文敏說:但是我覺得這方面看香港這邊也繼續給壓力,因為其實真的很影響一國兩制,如果你不能有一個很清楚的交待,香港人是很擔心的。所以一方面我覺得,我們要繼續給壓力它,即是起碼如果李波是一個無辜的人,我們都希望他可以回來,首先是要跟正當的途徑。第二我們都要有些保證同類事件不會再發生,尤其是今次好像用偷渡的方式回去(中國)的時候,而我們看到中間也是很拙劣,又叫人寫信之類,很明顯那有香港人會相信,不要侮辱我們的智慧。

未審先判損害法治

陳文敏在講座上談及香港法治面對的挑戰及困難。他表示一國兩制當中,香港與另一制最大的分別,是香港有健全以及根基比較穩固的法治,而法治是要建基於社會上的廣泛認同,而不是只是法律界人士所擁護的價值。陳文敏表示,要維持法治,必須要普及而且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

針對今年年初一晚發生的旺角衝突事件,數十名示威者被起訴暴動罪,陳文敏表示,最近一些報章的報道及專欄的言論,怎樣報道這些被拘捕的人士,似乎已經評論他們有罪,作出未審先判的行為,違反被告未判罪之前是假定無罪的原則。

陳文敏說:這班人其實只是被警察拘捕,我們不相信一個未審先判的制度,我常常罵是國內(中國)那邊的制度,很多時候是未審先判的,被公安拘捕就等如你有罪的,我們現在是不是在做同樣的事情呢﹖是不是因為他們被警察拘捕,於是我門已經判定他們有罪。

對法官施壓涉藐視法庭

陳文敏表示,除了未審先判,有人更遷怒於法院,對法官的批評超越了合理的範圍。陳文敏表示,法官的判詞是可以被批評,在公民社會裡面也是健康的現象,但最近有旺角衝突的被捕人士,獲法官批准保釋之後,有些人不同意該被捕人士獲得保釋,於是呼籲要對法官「起底」。陳文敏表示,向法官施壓的行為及言論,違反法治及司法獨立的價值,可以構成藐視法庭罪。

陳文敏說:有些說法官「大哂」(最大)嗎﹖為何法官要受保障﹖藐視法庭不是去保障法官的,如果每一個人都可以打完官司你輸了,或者你被判罪不服氣,於是我就去懲戒該法官,我們還怎樣對這個法制有信心呢﹖所以藐視法庭是保障大家對司法制度的信心,令到司法制度能夠繼續公平地運作。

香港法治受「人」的因素影響

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在講座上表示,2005年他做了有關香港法治指數的評估,當時得出的印象,是香港的法治屬於高水準,但是有一種向下的趨勢。包括憂慮釋法的問題,以及1998年星島集團串謀詐騙案,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以證據不足和公眾利益為理由,決定不檢控星島集團主席胡仙,引致很多人憂慮香港的法治是否能維持。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戴耀廷認為,香港目前面對的法治問題,是「人」的因素,即是誰人擔任律政司司長或者特首,就會影響到香港的法治能不能夠維持。

戴耀廷說:誰人擔任律政司司長,就會影響到我們的法治制度能不能夠維持,因為誰人坐上去就會影響到,會不會提出釋法、釋法的司能性如何,我們對一地兩檢的演繹,會不會擔心是能夠保障到香港的法律元素。即是變成一個人的因素,大過制度的因素。

維護香港法治要靠民主制度

戴耀廷表示,他過往只是做法治的研究工作,為何幾年前突然出來搞民主運動,就是因為他覺得,香港必須回到制度裡面。戴耀廷認為,如果香港只有獨立的法治制度,但沒有一套民主的選舉制度,可不可以守護法治是有疑問的。而民主的選舉不單只是選特首,還有立法會選舉是否有足夠代表性及制衡。

戴耀廷說:即是如果我們欠缺了一個民主的制度的時候,我們變成真的是看看誰人、看看北京最後讓那個人做特首,跟著又看看他委任誰人做律政司司長,跟著作各種委任的時候,我們就靠著這樣去維持,就不是真的在一個體制裡面、一個制度裡面,我們有一種內置的制衡的機制在當中。

戴耀廷表示,香港的法治面對一國與兩制之間的張力,因為中國仍然處於「依法治國」的層次,而香港是「法治」的層次,如果中國真的讓香港有高度自治,這樣未必有太大問題,但是從北京2014年公佈的白皮書可以看到,中國「依法治國」在某程度上,可能是有系統地做一些工作,嘗試將香港的法治削弱。

戴耀廷說:這個就是我見到的危機,因為當我們面對一國那樣的挑戰的時候,就不是單純即是說我們做一些教育,我完全不是說否定(教育),而且我覺得是非常重要,教育工作或者法律文化的工作,但那個(一國)是很難,即是我還未想到如何去應對的問題。

中國股災彰顯香港法治價值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執業律師、「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在講座上表示,去年中國的股災,彰顯到香港法治的重要性,據他了解,有私募基金、分析公司等,可能之前在中國有辦公室,經過股災之後才發現,原來持有的股票不能賣、寫的報告看淡股市又可能被拘捕,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公司在過去大半年將中國的辦公室很多運作搬回香港。

任建峰說:這個就是很實在的例子,為何香港的法治及司法獨立,仍然是很重要以及很值錢。

任建峰表示,最近有來自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以及中國全國港澳研究中心的人士,不斷發表批評外籍法官不了解中國、不了解基本法的言論,任建峰認為,是對法律界的挑戰,令人有合理懷疑背後是有政治工程,想動搖港人對司法制度的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