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中學生聯署行動 要求否決港府政改方案

  • 湯惠芸 香港

「學民思潮」成員參與「全民否決政改」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成員參與「全民否決政改」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去年9月底號召全香港中學生罷課的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最近發起「中學生否決政改聯署行動」,在社交網站上公佈聯署聲明表示,社會問題近至教育改革、大學學位不足,遠至勞工議題、政制改革,與學生的未來息息相關。

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發起「中學生否決政改聯署行動」。(學民思潮網頁))

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發起「中學生否決政改聯署行動」。(學民思潮網頁))

聲明表示,自從去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8-31決定,香港各界反對聲音此起彼落,市民走上街頭抗命,年輕人為社會的未來獻上寶貴青春爭取真普選,可惜未得到港府及部分社會人士理解。面對政改表決在即,學生們希望在這個多事之秋,堅決拒絕以假亂真。為免香港陷入「袋一世」的悲劇,呼籲立法會議員否決港府8-31決定下的政改方案,並立即爭取重啟政改5部曲。

網上聯署 同時舉辦街站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與網上聯署行動同時舉辦街站,呼籲全香港中學生表態,要求立法會議員否決港府政改方案,尤其是現任立法會議員所屬的中學母校的師弟、師妹,應該關注校友議員的投票取向。

黃子悅表示,暫時未統計有多少中學生參與聯署行動,她又呼籲中學生在考試期間,盡量抽空參與星期一晚開始,在立法會外舉行的否決政改滾動集會。黃子悅並表示,除了聯署行動及街站,學民思潮未有計劃在政改表決期間發起其他抗爭行動,她認為如果立法會通過港府政改方案,會令到社會撕裂更加嚴重,示威人士的抗爭手法可能會越來越激進,對香港的未來不會有好處。黃子悅強調,如果立法會通過港府政改方案,不認同衝擊立法會的激烈抗爭。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表示,如果立法會通過港府政改方案,會令社會撕裂更嚴重。(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表示,如果立法會通過港府政改方案,會令社會撕裂更嚴重。(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黃子悅說:當(政改)方案通過了,你衝入去(立法會)其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你已經改變不到那個結果,即是你衝入去只不過是一個洩憤的時候,其實你的行動根本沒有目的,我認為行動無目的就失去它的意義。當然除非你在那個時候可能提出另一些訴求,譬如修憲那樣,那就再看看你用甚麼型式的行動,但是我絕對不認同一些無意義、無目的的行動。

黃子悅表示,立法會表決政改期間舉行的滾動集會,一方面向北京、港府表達,港人否決政改方案的決心,並向立法會議員施壓,希望他們聽取民意否決政改方案,而集會也是讓不同意見的人士,探討政改表決後,香港政局的出路。

黃子悅說:我相信即是修憲(修改基本法)那件事情,其實是我們之後運動的其中一個方向,當然我們很多詳細的事情都未談妥,因為如果如無意外否決政改之後,(特首)梁振英講過,他在任內不會再重啟政改,既然是這樣就要由我們市民自己主動去做,我們大概會向著公投法、修憲幾個方向去討論。

17歲中六畢業的黃子悅,剛考完中學文憑試,今年9月新學年將會升讀大專院校,她表示,學民思潮的成員8成左右是中學生,未來仍以中學生為主要成員。

要為社會做

香港中學生組織「學生覺醒」成員阿Win(左)及曾同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中學生組織「學生覺醒」成員阿Win(左)及曾同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17歲中學四年級學生阿Win,是去年成立的中學生組織「學生覺醒」成員,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學校考試期間,仍然抽空參與星期日的否決政改遊行,星期一晚開始的立法會滾動集會,也會視乎溫習時間及考試科目,盡量抽時間參與。阿Win認為,中學生不能夠「死讀書」不關心社會及政治問題。

阿Win說:始終你都要為社會做一些事,不可以再在家裡「死讀書」,這樣當你「死讀書」之後,你出來社會,這個社會已經被政府搞到已經不像樣,這樣你既然這麼多年、讀這麼多書,就算你有一張很漂亮的「沙紙」(文憑),這是為甚麼呢﹖我會用一個比諭跟自己說就是,當你很努力地讀好書,就算你考到入大學,你出來前途好像很好,但是你回望你讀完這麼多書,你跳進一個垃圾崗裡面,你讀這麼多書又有甚麼用呢﹖

阿Win表示,積極參與社運是今年初開始,她認為經歷去年底79日的佔領運動爭取真普選,港府以致北京對香港市民及學生的訴求完全不聞不問,她覺得當局越是冷處理,越激發她走上街頭,不過阿Win她的同學對政治的熱情已經冷卻。

阿Win說:可能放完催淚彈,同學看到有學生「食」催淚彈,當時(學校)討論的氣氛就很激烈,但是始終都過了半年有多,其實現在我見我學校就是又回到政治冷感那種情況。

與阿Win一起參與星期日的否決政改遊行、15歲中學三年級的學生覺醒成員曾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們會考慮參與學民思潮發起的「中學生否決政改聯署行動」,不過她們的學校沒有校友是現任立法會議員,她們不會參與街站宣傳。曾同學表示,她的同學主要是上網關注政治新聞,很少身體力行參與上街遊行,作為學生組織的成員,曾同學表示,會用學生切身關係的議題,喚起同學關注社會以致政治問題。

曾同學說:其實我們組織就想講一些學校校政的議題,或者可能講下教改,即是教育政策改革的問題,我希望可以跟同學分享,我們原來自己學校,或者現在的教育政策,原來真的有那麼多弊病,這樣繼續宣傳,可能由學校開始,之後再去留意現在一些較大的議題。

三位年約15、16歲的香港上智中學四年級學生何同學、陳同學及趙同學,去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後,開始關注雨傘運動,曾經到佔領區兩、三次,今年首次結伴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不過當晚由於接近考試期間,她們沒有留到晚會正式開始就先行離開,對六四燭光晚會沒有特別感受。

她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去年參與兩、三日的雨傘運動,主要由於警方施放催淚彈的「震撼」,而16歲的趙同學對爭取真普選有較切身的關係。

我2017可以投票

趙同學說:因為我本身2017的時候就已經滿18歲,可以投票,更加想去爭取自己的權益。

香港上智中學學生(左起)趙同學、何同學、陳同學都表示,因為要應付學校考試,不會參與立法會外支持否決政改的滾動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上智中學學生(左起)趙同學、何同學、陳同學都表示,因為要應付學校考試,不會參與立法會外支持否決政改的滾動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三位同學都表示,不贊成港府基於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贊成立法會議員否決這個方案,她們都認為,如果港府的政改方案獲得立法會通過,香港將會越來越「一國化」。趙同學及何同學都會考慮參與學民思潮發起的「中學生否決政改聯署行動」,陳同學則表示,沒有留意這個行動,她認為還有幾日立法會才表決港府政改決議案,不排除有可能會通過。

陳同學說:現在經常播(港府)宣傳片,即是經常宣傳「2017一定要得」,就變成好像民意都趨向那一邊。

她們認為去年底因為警方施放催淚彈,這個「震撼彈」令到很多政治冷感的中學生開始關注雨傘運動,不過,事隔超過半年,學生的政治熱情開始冷卻,現在面臨立法會表決政改的倒數時刻,暫時沒有另一顆「震撼彈」激發大批中學生再次走上街頭。何同學認為,中學生關注政治的本來就不多,她身邊有同學對政治一無所知。

何同學說:他們根本就覺得,就算真的一國一制了,他們都不認為有甚麼問題。

記者:即是通過了(政改)都沒有問題﹖

何同學說:即是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一國兩制與一國一制究竟有甚麼分別,即是他不覺得。

陳同學說:他們覺得跟他們沒關係。

何同學說:即是他們覺得跟他們的距離很遠,所以不會去關心。

三位同學都表示,因為要應付學校考試,不會參加星期一晚開始的支持否決政改滾動集會,不過,她們認為,如果港府政改方案獲得通過,將會是另一顆「震撼彈」激發大批中學生出來抗爭,如果有人發起「勇武抗爭」的話,她們都表示不會參與。何同學表示,到她年滿18歲才考慮勇武抗爭,她認為這些手法只適合短期的議題。

何同學說:如果勇武的話呢,就是好像(反)水貨客那些短期的東西,即是很快一個政策轉變就可以的那些,但如果你真的想喚醒多些人的話,就一定是和平,因為你一旦使用勇武、一去到他們身上就會覺得這麼暴力,即是做不到的。

和平抗爭喚醒更多

三間大學即是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的政改滾動民調,上星期出現「黃金交叉」,反對者首次多於支持者;但星期一民調最新結果顯示,支持港府政改方案市民再次超越反對市民,調查在6月10日至14日進行,成功訪問1,112名香港市民,支持政改方案比率45%,反對比率則39%。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田北俊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政改大型民調,星期一公佈結果顯示,51%受訪者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反對則有37%;問及是否支持港府政改方案時,支持人數微跌至48%,反對則升至38%。調查6月5至14日進行,成功訪問5,043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