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社運團體舉辦佔領中環商討日二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社會主義行動舉行佔中商討日,建議加入罷工、罷課等較激進的行動才能挑戰北京,成功爭取真普選

香港社會主義行動舉行佔中商討日,建議加入罷工、罷課等較激進的行動才能挑戰北京,成功爭取真普選


有較激進的香港社運團體最近舉辦佔領中環商討日二,團體代表表示,佔中行動愈拖愈久,令很多支持者產生懷疑,建議加入罷工、罷課等較激進的行動才能挑戰北京。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佔中行動要儲備足夠的力量,否則示威反而變成示弱。

香港各界組織繼續舉辦佔領中環商討日二,其中社會主義行動星期日邀請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出席他們的佔領中環商討日,討論「佔領」是否足夠,佔中應提出甚麼鬥爭策略等議題,約有10位參加者出席。

社會主義行動代表鄧美晶表示,北京當局不希望讓香港有真普選特首,害怕香港有真普選,民主運動及訴求會蔓延到中國大陸,對中共一黨專政造成不穩定。她認為過去由泛民主派主導的政改談判,最後泛民都接受北京的妥協方案,令香港遲遲未有真普選,鄧美晶表示,要挑戰北京應該將佔中行動升級,如果未來的佔領中環運動仍然由泛民主派人士牽頭,會造成危機。

鄧美晶說:我們見到有些市民,尤其是學生、比較年青的人,已經開始對佔領中環運動提出質疑,有一個問題是幾時才佔中呢﹖即是好像愈拖愈久,愈講就好像愈沒有聲勢那樣。
社會主義行動成員鄧美晶表示,要思考公民提名的不足之處

社會主義行動成員鄧美晶表示,要思考公民提名的不足之處


鄧美晶表示,佔領中環應該是全民運動,不認同要由中產階層主導,也不認同和平佔中發起人倡議,佔中不會影響資本家的利益,該組織認為單靠佔領不足以爭取真普選,建議加入罷工、罷課、罷市等較激進的行動,才能挑戰北京。

鄧美晶說:除了工人的罷工之外,我們也認為學生是可以發動罷課作為一個輔助,以及吸納更多人加入佔領中環及爭取普選的鬥爭。在過去幾個月,其實很多商討日當中,即是很多其他團體搞的商討日裡面,其實都有很多市民提出,罷工、罷課,甚至罷市作為一個策略,爭取普選的權利。在大專商討日,其實也有不少學生,支持以罷課作為鬥爭策略。在7-1遊行,《蘋果日報》做了一個調查,7-1遊行的受訪市民中,有70%表示會參加佔中,以及支持更加升級用罷工作為手段。

鄧美晶指出,11月初真普選聯盟公佈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60%受訪者贊成公民提名,該組織也支持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應該有公民提名,但同時要思考公民提名的不足之處,例如台灣2012年總統大選,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發動公民連署支持他參選,結果光是發動公民連署動用的經費已經超過26萬美元。

鄧美晶說:因為其實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國家其實都有所謂的公民提名,但其實不足以確保有公平的選舉及被選舉權,首先有幾個問題,就是保證金、即是參選的保證金以及選舉經費其實非常高,這些足以成為很高的提名門檻,排除一些小的政黨以及一些代表基層的聲音的候選人去參選。

鄧美晶認為,香港特首普選的公民提名門檻不應太高,他們建議500人連署可以提名一位參選人,並對選舉經費設上限,令參選人不可以運用太高的宣傳經費。鄧美晶並表示,佔中應該將更多的民生問題連繫到爭取普選,才能讓更多基層的香港市民認同參與佔中。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回應表示,對鄧美晶提出的論點大部份都同意,他表示佔領中環不是中產的運動,而是一場全民運動,不過主力參與的人士可能會是中產階層。戴耀廷指出,最近與幾位低收入的無家者進行佔中商討日,發現無知識、無關連、無力量,這種「三無」令很多基層人士對爭取普選沒有感覺。

對於有社會主義行動成員發言表示,佔中爭取普選應該打破《基本法》框架,否則有提名委員會存在,就會有篩選。戴耀廷回應表示,佔領中環的訴求應該要有法理基礎,如果完全不理會《基本法》可能會被認為是走向港獨。

戴耀廷說:你打破《基本法》框架,我整個制度的基礎在那裡呢﹖你說用人民議會的方式,人民組成議會的方式賦予它一個法理基礎,這即是整個一國兩制不存在,整個一國兩制沒有的話,就會推向一個港獨的結果。我知道你不是想說港獨,不過我在說問題所在。但如果我們要用《基本法》,但不用提名委員會,我們就一定要修改《基本法》。我要修改《基本法》的時候,你可以說人大應該立即開會讓我們修改,但整個流程會長很多,我們能否趕得及,你可以說一定要趕得及,可以,看我們的力度吧,但肯定難度會較高。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佔中還未儲備足夠力量,倉促發動的話,示威會變成示弱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佔中還未儲備足夠力量,倉促發動的話,示威會變成示弱


有社會主義行動成員發言表示,很多香港人不滿港府本月初提出的第一階段政改諮詢文件,預估明年港人爭普選的行動將會激進化,如果佔中行動不能夠配合2014年元旦遊行,整個佔中運動可能會沒有前途。

戴耀廷回應表示,與北京談判的空間仍然存在,他回顧過去大半年推動和平佔中運動,認為儲備的力量仍然未夠,如果2014年元旦遊行有數萬人參加,但是留守在終點中環的人數不多,整個佔中運動可能就會失去效用。戴耀廷並表示,認同以罷工、罷課等不合作運動爭取普選,只是時機與先後次序問題,要先佔中還是先罷工、罷課,有待進一步商討。

戴耀廷說:在過去大半年不斷去商討的時候,我的判斷是我們的力量是未夠,你現在就算出來是不夠,你做不到那個力度,你不是示威,你是「示弱」,即是你現在出來就會示弱,不是示威。假設元旦真的號召的時候出來,可能遊行都有幾萬人,跟著留下只有幾百人,甚至好像上年元旦,只有長毛(梁國雄)一個人站著,你就變成整個佔中行動沒有了,即是以後跟著一年就沒有佔中這張牌,你憑甚麼再講下去﹖變成完全沒有力度。

戴耀廷表示,佔中不只是要「放煙花」形式的支持,而是要一群有韌力的人,願意花幾小時進行商討,又願意可能要付上刑責的代價,到目前為止可能全香港只有3千人,要在往後3、4個月內倍增至1萬人並不容易。

來自中國江西景德鎮的柴先生發言表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密不可分,相信佔中運動累積到一某個點便會爆發,而一旦佔中爆發,必然會影響到中國大陸。戴耀廷回應表示,香港的民主發展會影響到中國大陸,佔中運動真正的實力在於一種不確定性,北京最擔心佔中一旦發生會影響中國其他城市。

戴耀廷說:所以到佔領中環出現了,其實我們已經失敗了,因為她(北京)已經覺得不怕你這件事,因為她可能已經做了功夫,你「落了地」(發生了)我都不怕你。而是我們要積聚到就是去到一個地步就是她根本不想你「落地」,因為一落地就已經有影響產生,如果沒有影響產生在內地(大陸)她更不怕你。你們剛才說罷工、罷市、罷課,她可以跟你拼到盡都可以,但是我們現在在製造一種張力,就是令到她有一種uncertainty(不確定性)、不預知性,就是她會不讓我們這件事(佔中)落地,因為我們一旦落了地,就影響到所有中國其他城市,可能會採取相近的模式,所以我們太快將她(佔中)落地,其實都是自己將牌拋走了。

來自中國江西景德鎮的柴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以自由行方式來香港參加這次社會主義行動的佔中商討日,他在中國大陸已經認識主辦單位,他認為,很多中國民眾都期望爭取民主,而佔領中環是實現民主的途徑。

柴先生說:民主是我們大家的一個期望、實現的一個結果,佔中可能就是實現這個結果的一個途徑。我感覺民主是一個歷史的潮流,是沒有誰能夠阻擋,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必然,只是她(民主)會以甚麼樣的形式實現,這個還不能太確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