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論壇談港獨思潮是否勢不可擋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舉辦論壇討論港獨思潮是否勢不可擋。(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舉辦論壇討論港獨思潮是否勢不可擋。(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繼上星期四討論香港爭取民主的抗爭路線與出路,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星期一再次舉辦論壇,邀請港獨、本土、民主派與建制派代表出席,討論港獨思潮是否勢不可擋﹖民主派及建制派的代表都認為,港獨不可行,建制派代表更警告,散播港獨言論可能干犯煽動罪;民主派代表則認為,愈遏止港獨的討論,只會令港獨思潮更熾烈。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原定上星期四(4月14日),在校園內舉辦題為「抗爭路線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的論壇,邀請港獨、本土、民主派以及激進民主派的代表出席。但是樹仁大學學生事務處以題目偏頗為由,拒絕學生會在校內舉辦論壇的場地申請。後來樹仁學生會與演藝學院學生會合作,論壇移師到演藝學院舉辦,同樣受到校方阻撓,最後以觀眾席地而坐的方式如期進行。

樹仁港獨論壇獲校方有條件批准

經過上次論壇的場地問題,樹仁大學學生會星期一再次舉辦題為「港獨思潮勢不可擋?香港何去何從﹖」論壇,邀請的嘉賓包括港獨、本土、民主派與建制派的代表。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林俊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林俊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論壇主持人、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林俊業在論壇開始前,宣讀校方聲明,表示這次樹仁大學校方雖然同意借出場地,但表明樹仁大學是私人地方,論壇只供樹仁大學學生參與,不對外開放,校外人士及傳媒在論壇進行時必須離場。不過,樹仁大學校方沒有嚴格執行有關規定,論壇進行期間,多家傳媒在場採訪,並有校外人士提問,校方及學生會都沒有阻止。

林俊業介紹論壇命題表示,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很多人討論香港未來的前途問題,例如今年3月,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編委會出版「香港青年時代宣言」,提出港人自決,在「我們的2047」提及主權移交50年之後,香港需要面對二次前途問題。很多政治勢力都有提出不同意見,包括「全民制憲」、公投自決以及香港獨立等等。

林俊業說:香港獨立仍然會是大家考慮的一個選項,見到香港民族黨作為第一個以港獨為黨綱的政治組織,在成立沒多久就被人說它的黨綱可能違反《基本法》,例如中聯辦、港澳辦,甚至兩位司長林鄭月娥及袁國強,都有提及可能這些都是違反《基本法》,只是主張而已。到底面對各方面的政治勢力時,到底港獨思潮會繼續發展,抑或式微呢﹖香港的未來去向又會是怎樣呢﹖

民主黨指港獨思潮由北京造成

香港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在論壇上表示,港獨思潮近年在香港不斷升溫,民主黨認為主要由於中國政府對香港錯誤的政策造成,北京違背1980年代制定《基本法》、一國兩制的原意,近年北京對香港的干預日深,香港的新聞自由、人權不斷倒退,特首梁振英的施政不得民心,令到愈來愈多香港人,質疑中國是否有誠意實施一國兩制,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林卓廷說:這個港獨的思潮其實最初頭都是由梁振英引起,他不是在立法會這麼高調去批評一篇文章,其實當時(2015年1月)的社會都沒那麼多討論。

林卓廷表示,民主黨不贊成港獨,但認為討論港獨是言論自由,可以接受,如果中國政府不改變對香港的錯誤政策,相信港獨思潮會不斷升溫。林卓廷坦言,對北京改變對港政策信心不大。

林卓廷說:因為內地(中國)政府的本質都是很極權的,一向都是不尊重人權,但是這個(港獨)思潮而言,發展到今天,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範圍,其實我覺得討論這個問題是言論自由,我不覺得討論港獨這個議題就「要拉要鎖」(被拘捕),我不覺得是這樣,愈打壓的話反而會愈刺激更加多人去同情,甚至支持這個港獨的思潮。

建制派指港獨言論涉嫌煽動

建制派屯門區議員、任職律師的何君堯。(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建制派屯門區議員、任職律師的何君堯。(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建制派的屯門區議員、任職律師的何君堯在論壇上表示,主張港獨的政黨沒有認清政治尤其是經濟上的現實。何君堯表示,香港的經濟高度依賴中國,目前香港股市超過70%的上市公司都是中資企業,而且香港的食水大部份依賴中國廣東的東江水,蔬菜等糧食都是主要由中國進口,一旦推動港獨,中國就會對香港「斷水斷糧」。

何君堯表示,香港人應該珍惜一國兩制,比中國的民眾享有更多的自由,如果在中國舉辦這樣討論港獨的論壇,發表港獨言論的嘉賓可能都會被拘捕。不過,何君堯表示,香港的言論自由仍然有界線,現在那些言論可以視為煽動,就是言論之外再付諸實行,這個就會超越言論自由的界線,他形容是「非常危險」。

何君堯說:在言論自由裡面,我們目前有某些罪行都不能超越,或者單純說言論自由,我講下就可以,不是的,那些是有明確的法律規限,譬如好像自稱「三合會」,你不是言論自由,你一講這個就是已經可以被拘捕。

熱血公民指香港有類近國家實體

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主張「公投制憲」、「香港建國」的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在論壇上表示,香港在歷史上以致在國際上都有「類近國家的實體」,香港有自己獨特的文化、貨幣、獨立的股票市場,也是WTO(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組織的會員。

黃洋達表示,香港文化的傳承導致香港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及身份認同,都有強烈的信奉,而近年受到中港融合政策的衝擊,香港人自然產生一種防衛意識,去捍衛香港人獨有的生活、文化以及身份認同,這些都是孕育香港獨立的因素。

黃洋達表示,過去香港數十年的民主運動,要爭取政制改革,達致真普選,但是經歷前年大規模的雨傘運動,都不能夠爭取到真普選,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看到溝通、忍耐已經沒有用,於是產生分離主義。

藉立法會選舉推動辭職公投

黃洋達說:大家香港人都看到的出路就是說,我們是時候由香港的民主運動,轉型去香港的獨立運動,香港的建國運動,在具體操作上怎麼做呢﹖當然現時你要去實行,是一件困難的事,要推動香港的獨立運動。

黃洋達表示,熱血公民及城邦派等本土組織,希望利用目前香港的政制,從文化上推動香港人自我意識及身份認同的醒覺,通過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如果有5名候選人當選進入議會,再推動辭職公投、全民制憲。

黃洋達說:也就是由我們香港人自己去重新制定,我們的憲政,這個過程就會推動到,就是全民參與,令到大家知道憲政,其實現時的《基本法》是並沒有我們香港人的授權,如果我們達至到這個民意授權的加入的話,香港人的獨立意識自然就會抬頭,香港的獨立運動自然就會醒覺,之後就會推動香港獨立、香港建國,成為一件可以實行以及可以預見到的一件事。

陳浩天推動香港民族運動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論壇上表示,該黨成立的宗旨是要推動香港獨立,為何要以「民族」命名,主要由於香港民族黨的成立,是要正式開始推動「香港民族運動」。

陳浩天說:我們會不斷去提倡香港人的民族意識,以及香港獨立的理論,之外也是不斷去引爆港共政權或者中共,在香港的一些憲政炸彈。

陳浩天表示,他站出來推動香港獨立,不會害怕當局以煽動之類的罪名拘捕他,他又認為,香港獨立是唯一可以捍衛香港人生存空間的方法,香港未來的出路只有兩種可能,就是變成中國其中一個普通的城市,或者一個獨立的國家。

陳浩天說:成為一個中國的城市並不是改個名字這麼簡單,而是你會失去你現在所擁有的東西,我們行的是普通法,將會沒有,我們講的廣東話都會沒有,我們的生活方式都會徹底被改變。

三位論壇嘉賓針鋒相對,(左起)黃洋達、何君堯、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三位論壇嘉賓針鋒相對,(左起)黃洋達、何君堯、陳浩天。(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依靠進口糧水非不能建國

論壇嘉賓在自由討論的部份,就港獨的可行性針鋒相對,多次出現叠聲及「搶咪」的情況,黃洋達反駁何君堯認為,港獨就會導致中國對香港「斷水斷糧」,即是食水、糧食都要依靠進口,就不能夠成為獨立的國家,這個論點其實站不住腳。

黃洋達說:中國是一個糧食進口國。

陳浩天:被你說了啊﹗全世界排名第一。

黃洋達說:中國是一個糧食進口國,如果根據你(何君堯)這個講法的話,中國是應該併入美國,成為一個州,完全是荒謬的。

林卓廷以台灣擁有一切獨立國家的條件,但是經過民進黨總統陳水扁執政8年都不敢宣佈台獨,是基於戰爭的風險。林卓廷又舉例,1980年代英國統治香港的時候,有英國的駐軍,加上當時英國在南美洲福克蘭群島打勝仗,英國面對中國要求收回香港主權,都不願意冒戰爭的風險。

林卓廷指港獨必引發解放軍入城

林卓廷表示,不要寄望香港獨立會得到外國的支援,香港獨立必然會引發解放軍入城,香港人是否準備好要犧牲多少﹖

林卓廷說:我們現在解放軍駐港其實有這麼多軍營,基本上我相信5分鐘之內可以控制全香港最主要的機關,添馬艦為何這麼久都不搬呢﹖金鐘這麼好的地段,因為它3分鐘就可以跑來控制整個立法會、政府總部、終審法院,香港主要的電台、電視台,可以5分鐘之內搭直升機全部佔領,我們香港人是否準備長期在城市裡面打巷戰、打游擊戰﹖

黃洋達表示,從最近披露的「巴拿馬文件」可以發現,香港是中國高官轉移資產的重要市場,加上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對北京也非常重要,相信北京不會輕易對香港出動解放軍。

何君堯則表示,本土派及港獨派的立論不成熟,沒有認清誰是香港的「老闆」(big boss),北京對香港主權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