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界今年悼念六四 有別於過往

  • 湯惠芸 香港

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題為「談香港民主路、對抗中共政權」的六四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題為「談香港民主路、對抗中共政權」的六四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在校園內舉行六四悼念及獻花儀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在校園內舉行六四悼念及獻花儀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經歷去年底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後,香港本土意識越來越受關注,學界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燭光晚會,以及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有很大的質疑,香港大學學生會及浸會大學學生會,20多年來首次退出支聯會悼念六四燭光晚會,學聯也因為成員組織的反對,今年首次不參與支聯會悼念活動,多間大學的學生會各自舉辦悼念儀式以及六四論壇。

討論新綱領 各抒己見

浸會大學學生會星期二中午在校園內舉行六四悼念及獻花儀式,參與者在民主女神像前為六四死難者獻上白玫瑰。悼念儀式後,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六四論壇,題為「談香港民主路、對抗中共政權」,邀請本土派人士、時事評論員以及支聯會代表出席,探討學界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香港爭取民主的前路,應該如何面對中共,以及香港與中國民主的關係。

約有200人參與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的六四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約有200人參與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的六四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本土派的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在論壇上表示,浸會大學的六四論壇約有200人出席,是他最近出席同類論壇最多人參與的一次。黃毓民表示,支聯會面對學界及年輕人對他們的質疑,沒有自我反省,只是出版一本小冊子「自問自答」。黃毓民表示,本土派也悼念六四,今年更舉辦全港18區街站悼念,希望做到遍地開花,他認為悼念六四應該傳承給年輕人。

黃毓民說:現在在香港,我們在這裡安身立命,我們這代人怎麼可以為他們這代人的前途去指手劃腳呢,請問﹖當然是他們自己決定的,對不對﹖今天我們一樣是悼念六四就是說,大家看看吧,這個殘暴的政權,這個根本就不可以代表中國,如果它一路這樣代表中國,我就不是中國人,都講完了,對不對﹖

本土派的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黃毓民表示,今年六四將會舉辦18區悼念活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本土派的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黃毓民表示,今年六四將會舉辦18區悼念活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黃毓民表示,他不承認中共的正當性,不認同支聯會要求中共平反六四。黃毓民並表示,北京關心支聯會每年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燭光悼念集會,是否能維持十多萬的燭光,因為維園燭光的減少,可能是反映香港年輕一代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也就是對中國的離心。

香港時事評論員陶傑在論壇上表示,近年香港各界出現是否應該悼念六四的爭論,主要由於主導悼念六四活動的支聯會,沒有因應香港與中國政治、社會環境的變化作出改革,一直堅持超過4分之1世紀前的口號,「建設民主中國」之類。陶傑認為,支聯會應該換血、年輕化,尤其是思想要換血。

香港時事評論員陶傑表示,港人悼念六四的口號可以與時並進,例如「立足本土、推動中國」。(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時事評論員陶傑表示,港人悼念六四的口號可以與時並進,例如「立足本土、推動中國」。(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陶傑說:說句通俗的,就是市場,市場不同了。支聯會當時1989年六四時,當時是用「大水壺」(手機),現在用iPhone 6以及iWatch,這個就是一個市場的變化,但是在有所變裡面,也要我想香港老人、中年人及年輕人,都要看到一個有所不變,那個價值觀,就是對於六四的哀悼,或者稱為銘記,這個是一定要堅持,這個不能夠因為我現在是本土,它現在是大陸,出現這種思想,它殺多少人關我甚麼事,這種意氣並不正確。

陶傑表示,港人應該放下政爭,無論自認是大中華或者本土派、溫和或者激進,每年到了六四前幾日,都應該放下成見,為一個高尚的人道目的走在一起。陶傑認為,悼念六四的活動可以在香港遍地開花,甚至帶入18區直接挑戰區議會。

悼念活動可以遍地開花

陶傑說:這個叫做落地開花、星火燎原,是令到18區裡面的新移民、那些家長也直接面對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六四)是大是大非,是一個黑白的觀念,我不可以說本土,就慢慢覺得,他們該死,不關我事。因為在地理上,香港位於珠江口岸,上面(中國)如果有甚麼大感冒,下面就會打噴嚏,就一定會發燒,這種地緣的連體,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這個不能夠逃避。

陶傑表示,港人對六四的燭光可以各取所需,有人拒絕忘記、有人堅持真相、有人為悼念26年前在北京追求民主而死亡的學生。陶傑並表示,香港悼念六四的燭光是天安門母親的希望,港人的六四火種可能令將來中國大陸發生巨變。他認為,港人悼念六四的口號可以與時並進,例如「立足本土、推動中國」或者「改變中國」,香港作為中國一個國際城市,應該為悼念六四尋求「最大公約數」,他擔心本土派產生港獨思想,蔓延出六四只是中國人的事,與香港人無關,可能會走向台灣極道台獨的道路。

陶傑說:在某些地方不需要突顯甚麼本土及大中華,因為這個人道的精神及生命的尊嚴,以及拒絕忘懷,本身已經超越任何地域或者國界甚至種族,你心裡面覺不覺得現在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是你那個中國,這個你在六四之後才繼續去論述,但是在六四那幾天,我想是要堅持一些底線、尊嚴,至於我喜歡光顧李卓人(支聯會)、維園,或者我喜歡光顧鐘樓,這位(黃毓民)我覺得無問題。

支聯會願跟不同團體共同抗爭

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在論壇上表示,支聯會願意聽各界的批評,但是現在很多團體將否定支聯會作為綱領,李卓人認為,支聯會與其他團體都是民間組織,都是針對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訴求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這些都可以跟不同團體討論、共同抗爭。

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表示,支聯會主張的建設民主中國,是支援中國人民去結束一黨專政。(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表示,支聯會主張的建設民主中國,是支援中國人民去結束一黨專政。(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李卓人表示,支聯會主張的建設民主中國,不是靠中國共產黨。

李卓人說:誰人去建設民主中國呢﹖我們一路都說,是要支援中國人民去結束一黨專政,去建設民主中國,中國人民是一定有角色在那裡,不只是香港有一個角色。

李卓人表示,中國大陸有很多維權人士出來抗爭,包括劉曉波以及近來很多中國工人,支聯會就是支持他們的抗爭。李卓人並表示,有人質疑香港人都還未爭取到香港有民主、有真普選,中國的事關香港人甚麼事﹖

李卓人說:其實我都想回應這兩點,第一我們本身、香港本身當然我們要爭民主,整個雨傘運動我們甚麼目的呢﹖都是希望拿回我們香港人應有的權利,但是為何香港人的應有權利是被剝奪呢﹖就因為共產黨的本質,共產黨在六四的本質看清了,可以開槍,然後在現在這個時代,它的本質看到了,它根本無可能、它也不會容許所謂反對它的人在香港可以有自由選舉,所以這個很清楚就是它的本質,它的本質就是一黨專政,所以我想問大家,既然它的本質是這樣,為何我們不去火燒它很欄呢﹖

李卓人認為,港人應該支持中國維權人士推翻中共一黨專政,他認為,支聯會主張平反六四不是終點,只是一個起點,終點是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中間是追究屠城責任。李卓人並表示,支聯會是香港本土歷史裡面,一個很重要的運動,可能年輕人認為他們過氣,支聯會願意聽年輕人的意見。

90後作家抨擊理想主義

90後的香港作家盧斯達在論壇上表示,港人悼念六四應該拋棄由支聯會主導,對於主持人問及,香港《明報》星期二公佈一項該報進行的調查,53%受訪的大學生認為,港人有責任「建設民主中國」,認為「沒有責任」的有14%,其餘人沒意見,盧斯達認為,民調反映很多香港的大學生無現實根基的理想主義。

90後的香港作家盧斯達表示,港人悼念六四應該拋棄由支聯會主導。(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90後的香港作家盧斯達表示,港人悼念六四應該拋棄由支聯會主導。(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盧斯達說:簡單來說就是還未出來搵食,雖然我都不是搵食(工作)很久,但是當你人見識多些的時候,就會發現有些理想主義是要修改,才能在現實裡面實行到。正如建設民主中國,其實一個口號講得很好聽,實際上我們又不是用錢去買軍火,又不是將軍火運給人,我們又不是自己幫它打,我們也沒有能力在共產黨建制裡面工作,因為香港人根據一國兩制,是無權力去大陸做官的,由體制內改革都是做不到的,你可以做甚麼呢﹖就是不停地抗議。

學聯在銅鑼灣舉辦論壇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六四前一連3晚舉辦街頭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六四前一連3晚舉辦街頭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除了浸大學生會,學聯一改以往六四前舉辦64小時絕食,今年6月1日起一連三晚,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辦不同主題的論壇、展覽及電影放映會,討論八九六四與港人身份認同等議題。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些活動是希望檢討八九民運的傳承與香港雨傘運動後的民主抗爭。

羅冠聰說:論壇內容包括六四的歷史前因,或者現在香港人關於身份認同的事情,或者八九民運與香港雨傘運動當中民主內部分裂的問題,這些問題在三晚的論壇都會觸及到務求令人理解當時的歷史真相,同時希望拉回現在香港,了解或者認識香港現在的運動,到底有甚麼可以從八九民運去檢討及傳承。

學聯秘書長羅冠聰表示,學聯舉辦的六四論壇主要是探討歷史真相,以及八民運與港人身份認同等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聯秘書長羅冠聰表示,學聯舉辦的六四論壇主要是探討歷史真相,以及八民運與港人身份認同等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羅冠聰表示,由於學聯有成員院校反對,今年學聯首次不出席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也有多個組織舉辦不同的六四悼念活動,他認為影響不大,因為悼念方式不同,但是目標一致就可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