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組織反對小學普通話教中文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學生組織「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十幾名成員,遊行到香港培正小學,反對該校在本學年起,全校推行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學生組織「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十幾名成員,遊行到香港培正小學,反對該校在本學年起,全校推行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反對香港中、小學推行普通話教授中文的「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十幾名成員,星期四下午發起遊行到香港培正小學,反對該校在本學年起,全校推行普通話教授中文科(普教中)。關注組表示,港人應該關注香港學校推行普教中,是中國廣東省推普廢粵的伏線,危害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

學生代表向香港培正小學代表遞交請願信,要求校方撤回普教中計劃、恢復廣東話母語教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生代表向香港培正小學代表遞交請願信,要求校方撤回普教中計劃、恢復廣東話母語教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關注組副主席、網名「郭奉孝」向培正小學校方代表遞交請願信,要求校方撤回普教中計劃、恢復廣東話母語教學。

*關注組稱為廣東省推普廢粵的伏線*

郭奉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目前全香港約有7成小學及25%的中學推行普教中,這次針對培正小學推行普教中遊行,主要是因為該校曾經大力支持廣東話母語教學,而本學年開始卻背棄廣東話教授中文科,該校中文科主任易老師更表明,中文寫作語法與普通話口語相同,將香港學生沿用多年的書面語視為不可入文的辭彙,有誤導學生之嫌。

郭奉孝說:易嘉琪老師的言論,說普教中可以幫到學生,甚至說「掏出來」才對,「拿出來」是不對,不可以寫「擠迫」,要寫「擁擠」,竟然認為大陸一些口語就是書面語,即是將北方口語就等於書面語,香港的廣東話就一定不是書面語,這樣錯誤、很無知的信息,告訴學生、公眾、家長,這樣做是十分不負責任,也是誤人子弟。

香港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副主席、網名「郭奉孝」(中),普教中是國民教育的其中一環,甚至用中國的教科書,將中國的愛國教育滲透到香港。(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副主席、網名「郭奉孝」(中),普教中是國民教育的其中一環,甚至用中國的教科書,將中國的愛國教育滲透到香港。(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郭奉孝表示,普教中危害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可以說一種文化侵略,令香港新一代減少用廣東話思考,改為用中國官方的普通話,例如「魚蛋」要說「魚肉丸子」、 「踩單車」要說「騎自行車」,造成接受普教中的學生日常討論、談話都變成用普通話。

*中國愛國教育滲透香港*

郭奉孝並表示,香港教育局對推行普教中的學校有大額撥款支助,每間學校可以得到超過18萬美元的撥款,比推行國民教育的超過6萬美元,高出接近3倍,而國民教育的其中一環其實就是普教中,要令香港學生以普通話作為學校語言,從而加強國民身份認同,甚至用中國的教科書,將中國的愛國教育滲透到香港。

郭奉孝說:首先其實他們推行普教中之後,他們的課本也有很多變成大陸的字眼,也有少少鼓吹一定要見到國旗要很感動,或者增強他們國民意識的一些東西,甚至乎我們在國民教育的規程上,其實也有普教中的環節,即是說普教中其實是國民教育的計劃的一個部份,所以其實我們都很關注這件事。

*龐大撥款 讓學校自決普教中*

郭奉孝表示,經過前年反國教運動,香港教育局在處理普教中的問題上,不再明目張膽,以「校本自決」作為「擋箭牌」,一切的回應都表示教育局沒有指定學校一定要推行普教中,但背後卻可能用龐大的撥款,「引誘學校自決」推行普教中。郭奉孝並表示,目前政改及普選成為港人關注的焦點,普教中這類文化議題被忽略,關注組將發動聯署及舉行論壇等活動,呼籲各界關注普教中的影響。

郭奉孝說:最主要我覺得其實是家長對普教中的理解太少,甚至連一些學生都因為上慣了,就不知不覺,然後你會見到在政制方面,香港政改也是進行得如火如荼,政改方案、普選議題,所以因為一些太過熱門、太過重點的話題,令到很多香港人、很多市民都忽略了文化方面的事情。

去年10月成立,以「撐粵語」反對普教中為宗旨的社交網絡群組「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港語學7月底至8月底發起一人一信,發電郵給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反對教育局訂定全面中小學「中、普融合」的政策方向,根據教育局的計劃書,到2018年絕大部份的香港學校要在高小及初中推行普教中。

*一人一信 電郵香港教育局長*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表示,4年前廣州反推普廢粵及近年香港反普教中,不單是文化因素,也有社會問題引發。(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表示,4年前廣州反推普廢粵及近年香港反普教中,不單是文化因素,也有社會問題引發。(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陳樂行表示,據港語學網站統計,約有300人響應一人一信反對香港教育局訂定全面中小學「中、普融合」的政策,而教育局的回應表示,有些人將校本支援組對推行普教中學校處理校本課程的建議無限上綱,引申為教育局訂定「中、普融合」的政策藍圖,甚至是推普滅粵,是毫無事實根據和誤導視聽。

陳樂行表示,只有300人響應一人一信行動比他預期少,因為對上一次即是今年1月底,教育局在方網頁《語文學習支援》撰文,指廣東話為「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港語學發起一人一信要求教育局澄清廣東話法定地位,當時有幾千人響應,而教育局在2月初回應,承認有關「廣東話」的注釋出現「含糊不精準的地方」,對引起誤會「深表歉意」,並把有關的原文「移除」。

陳樂行表示,反普教中議題沒有被廣泛關注,與香港的政治氣候及思潮有關,目前大中華思想的香港社運人士普遍關注政改及普選的議題,而有關反普教中會被歸類為本土派關注的議題,但其實普教中與國民教育一樣,都有思想灌輸,要加強香港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在教材方面,有人發現普教中與國民教育的編寫及師資都很類似。

*普教中有思想灌輸*

陳樂行說:就例如之前國民教育時期,都有發現有一篇文章叫做<我們的國旗>,這個也是普教中的教材,當中的內容就說「我們都要用神性的目光去注視國旗,國旗也會反映著我們的感情」,還有一些祖國的成功之類。為何它會採用這篇文章,出版社就說,因為它是用大陸的課文,而大陸本身已經用普通話教中文,出版社出於方便,或者大陸的教材拼音系統發展得比較成熟,所以推行普教中要比較完備,所有教材都齊備,一個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從大陸那邊拿教材,以及請大陸老師作指導。

陳樂行表示,香港教育學院提出用普通話教學的問與答,當中提及用普通話教中文不是一個教育問題,而是政治問題,當中舉例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文字,當時很多人抗拒,有人收起本國的文字怕被滅絕,但教育學院的作者卻認為,當時秦始皇可能很殘忍,但對於後世中國人的溝通很有幫助,這樣的言論也反映,當局推行普教中,可能是要為將來統一中國的語言鋪路。

在香港浸會大學攻讀中醫的陳樂行表示,最近有參加交流團到廣西,當地的老師其實懂廣東話,但是堅持用普通話交流,他們認為講普通話才是文明的表現,建議香港學生在當地交流時,都用普通話,當然香港的學生沒有理會,私下仍然用廣東話交流,但當地老師的表現,反映廣西的推普廢粵與廣東不同。

*觀察廣西推普廢粵*

陳樂行說:廣東本身對於廣東話有強烈的優越感,如果強推普通話,他們未必會接受,但是廣西不一樣,廣東話在廣西並不像廣東話在廣東這麼普遍,因為廣西本身有很多少數民族,有很多不同的語言,有廣西白話之類,與廣東話有些出入,又有廣東話,又有壯語、瑤族的語言,有很多不同民族的時候,廣西不同民族溝通、共融就要學普通話,第二你們本身的語言不是文明的表現,所以就要推行普通話,大家都要學普通話。

對於香港傳媒7月中已經廣泛關注,廣東省可能在9月初推動新一波推普廢粵,陳樂行表示,港語學有做相關的調查,但是當地人對於推普廢粵的反對氣氛,沒有4年前那麼濃厚,據一位社會學家分析,4年前廣州出現多次數千人的撐粵語遊行,與2010年廣州市政府辦亞運,在市內進行拆遷,影響廣州市民的生活空間有關。

*撐粵語有賴社會氣候*

陳樂行說:那些廣東人就會覺得,他們具有威脅,他們本身本土的文化地位受到威脅,為何我的屋要拆掉,跟著建一個運動場給其他人、其他外省人去娛樂呢﹖這些抗拒的情緒隨著那些遷拆的工作、更加多外省人的擁入不斷蘊釀,所以4年前為何有撐粵遊行,不單是推普廢粵的問題,本身都有一個社會因素在當中。

陳樂行表示,目前廣州沒有其他大型的社會問題出現,因此沒有出現大規模撐粵語,而香港反普教中的情況與廣州類似,部份支持港語學反普教中的人士,都是因為近年太多大陸人湧入香港,令港人覺得文化受到威脅,才有參與反普教中的行動,所以反推普廢粵及普教中,不單是文化因素,更多原因是社會氣候的改變才會蘊釀出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