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四前舉辦學生體驗營喚起關注歷史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舉辦第三屆「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讓參加的學生體驗89學運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感受(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舉辦第三屆「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讓參加的學生體驗89學運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感受(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簡稱學聯)由上星期六(6月1日)開始,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行64小時絕食,至星期二6月4日早上8時45分結束,象徵「八九六四」。超過30位來自多間香港大專院校的學生參與這次絕食行動,現場放置民主女神像,並有展板展示六四事件的歷史資料,喚起社會各界重新認識六四歷史。

學聯64小時絕食集會設有六四歷史資料展覽及留言板,讓參觀者寫下感想(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聯64小時絕食集會設有六四歷史資料展覽及留言板,讓參觀者寫下感想(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聯的《絕食書》指出,今天的中國與89年一樣,仍未有民主,人民的言論自由、人權受到限制,香港人面對北京當局的專制,也感受到自由空間的收縮,例如香港特區政府試圖硬推國民教育、政治檢控等。今年,香港民主進程也到了重要時刻,學者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運動,以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普選,學聯也響應這場政改運動,力爭香港的民主,希望透過香港的民主能夠早日實現中國的民主。

學聯秘書長陳樹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學聯連續第三年舉行六四64小時絕食行動,今年希望帶出的訊息是,當年六四精神無論是反貪污、爭民主,這些套用在現今的香港仍然適合,所以承繼六四精神,不只是叫口號及悼念而是實踐,希望扣連香港目前推動的佔領中環運動,學聯將會推動學界商討日及設置街站。

香港學聯秘書長陳樹暉表示,透過絕食反思六四並扣連香港目前推動的佔領中環運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學聯秘書長陳樹暉表示,透過絕食反思六四並扣連香港目前推動的佔領中環運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樹暉說:在全香港擺設不同的街站,街站當然會宣傳佔中的內容,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到不同的地方,會因應當地的人,譬如深水_你如何看重建的問題與民主如何去扣連,這些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問及香港人悼念及要求平反六四、爭取民主的運動對中國的民主進程有何影響,陳樹暉表示,是有希望,但進度緩慢,在香港留學的中國學生可以將相關的訊息帶回中國引起討論,但不是每一個中國學生都有這樣的使命感。

超過30位香港學聯成員舉行64小時絕食集會,喚起社會各界關注六四歷史(美國之音湯惠芸)

超過30位香港學聯成員舉行64小時絕食集會,喚起社會各界關注六四歷史(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樹暉說:因為我自己參與學生會期間曾經與內地(大陸)學生討論,接觸到的學生都會說六四其實不是這樣,政府都有她的原因。所以就我理解,六四這件事的確是在大陸還有一個很大的蘊釀空間,始終訊息很不全面以及他們這麼多年接受當地的教育,你一下子要他們接受某一個事實,好像他們的價值會崩潰,所以是難的。

大陸遊客王小姐拍攝學聯絕食集會展出的六四歷史資料(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陸遊客王小姐拍攝學聯絕食集會展出的六四歷史資料(美國之音湯惠芸)

住在成都的大陸遊客王小姐途經銅鑼灣時代廣場有關注學生絕食,並參觀六四歷史的展板。王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她是小學生,當時很少人談論這件事情,但是越少談就越好奇,後來到上海讀大學,當時接觸到外國留學生教她翻牆看外國的網站看六四的史實,令她相當震驚。

王小姐說:可以翻牆看外國的網站,看到一些紀念六四的,然後知道是一個屠殺的行為,就非常非常的震驚,從那個時候開始,因為以前一直是洗腦的教育,然後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反思我們的這個制度、我們的教育體系出了很多很多問題。

王小姐表示,現今的中國大學生只是關心畢業後如何找到賺錢比較多的工作,缺少了80年代大學生那種理想主義,所以她看到有香港的大學生透過絕食,關心社會以及中國的民主進程,她覺得非常好。王小姐認為,雖然中國政府限制人民的言論自由,但是在微博上大陸的民眾都有轉載香港悼念六四燭光晚會的圖片,她認為透過香港人持續的努力,對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是有幫助。

王小姐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她現在互聯網時代,雖然在國內(大陸)很多外國的網站看不到,但是也有些有識之士他們會介紹一些東西進來,它會轉載,雖然也會被刪,但是透過不停的轉載,當局就刪不了那麼多,也封鎖不了。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有互動劇場等活動,模擬當年六四天安門廣場的情況(美國之音湯惠芸)

「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有互動劇場等活動,模擬當年六四天安門廣場的情況(美國之音湯惠芸)

另外,香港支聯會今年舉辦第三屆「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活動,上星期六開始安排21名大學及中學生在維多利亞園露宿,感受及體驗1989年北京的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經歷。學生營為時約23小時,至星期日下午結束,其間安排互動劇場、講座等活動。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學生對談時候表示,支聯會提出的愛國不是盲目的愛國,不是愛黨,而是挑戰一黨專政,希望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的愛國。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學生對談表示,支聯會提出的愛國不是愛黨,而是挑戰一黨專政(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學生對談表示,支聯會提出的愛國不是愛黨,而是挑戰一黨專政(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卓人說:我們說不愛國,我們只是愛香港,但是同時我們在中國主權下,我們如何處理這個身份上的矛盾﹖我們支聯會覺得,不要分割中國及香港,我們也要改變中國,這個也是香港革命傳統,孫中山時代的本土,即是本土運動其實孫中山你可以說是本土,而當時的本土運動沒甚麼香港的觀念。即是我們要珍惜香港本身的位置就是我們有自由推動中國的改變,大家站在這個位置去推動,到底是否宣之於口是愛國,我相信大家這個最後是大家去發聲。

參與學生營的香港中文大學一年級學生李同學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之前曾經聽過有人評論,當年的屠城學生都要負上責任,因為他們不肯早些撤出,她希望參與學生體驗營,了解當時學生感受及身處的情況,從而對89學運有更客觀的評價。參加學生營之後,李同學認為對她很有幫助。


參加學生營的香港學生李同學(左)及許同學都認為,可以幫助她們體會89學運學生的情況(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加學生營的香港學生李同學(左)及許同學都認為,可以幫助她們體會89學運學生的情況(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同學說:我們玩那些遊戲,體驗到其實學生做每一個決定都很難,好像你幾時絕不絕食,是否繼續下去、你撤不撤退,其實我們這裡只不過十多20人,我們都會有很大分歧,而且每一次都下不了結論,即是無可能令到所有人立場一致,更何況他們當時可能成千上萬的學生,當時討論的過程一定更加漫長。

李同學並表示,如果當年六四在天安門廣場,她會選擇撤離,因為已經看不到改變當時政權的可能,留守下去也沒有意思,應該等待下次的機會。經過思考之後,李同學認為六四是中國政治上的轉捩點。

李同學說:現在知道更多,更明白到六四不只是殺人事件這麼簡單,更是中國政治環境的一個轉捩點。89年之前可能還是比較開放,可能反對聲音,像學生可以去到天安門廣場逗留個多月才有人清場,但是89年之後的政治環境就變得很封鎖,好像現在想搞一個遊行都沒有可能搞得成。89年後中國的道德或者文化上倒退了很多。

參與64小時絕食行動的香港學聯成員,綁上頭巾表明決心(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64小時絕食行動的香港學聯成員,綁上頭巾表明決心(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學生營的香港高中學生許同學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與學生營讓她對89學運有更多切身感受。

許同學說:書上只是說突然之間漆黑一片跟著就有槍聲,那種感覺永遠不夠我昨晚模擬當時的情況那麼深刻,真的如果自己在那裡原來那麼恐怖。

許同學表示,如果當年六四在天安門廣場,她會選擇撤離,告訴外界中國的情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