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師生組織 要求支持粵語教中文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多個反普教中學生及教師團體,在立法會外舉行集會,向立法會議員發表公開信,要求議員支持粵語教中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多個反普教中學生及教師團體,在立法會外舉行集會,向立法會議員發表公開信,要求議員支持粵語教中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生代表手持紙製的「推普機」,反對當局推行普教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生代表手持紙製的「推普機」,反對當局推行普教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港語學、普教中學生關注組、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進步教師同盟等7個學生及教師組織,星期一下午趁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普教中政策,在立法會外舉行「辦學憑良心、粵語教中文」集會,有數十名學生及教師出席。

集會的反普教中團體向立法會議員發表公開信,要求議員支持粵語教中文、承諾未來30年反對一切普教中撥款、召開聽證會討論普教中的問題、質詢教育局官員為何堅持推行普教中。

堅持反對普教中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表示,普教中是「陰乾」廣東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表示,普教中是「陰乾」廣東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發起集會的學生組織之一、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過去曾經多次發起一人一信等行動向教育局表達反對普教中的意見,但是教育局仍然堅持推行普教中,因此港語學等反對普教中團體,以後將會向立法會議員表達意見,希望他們在議會內反對當局推行普教中政策。

陳樂行說:教育局根本是明知普教中是有禍害,甚至它在網頁上承認,普教中的學生成績甚或更差,但這個時候他們在議會內仍然強辭奪理,要將普教中訂為遠程目標,要多些配套和語言環境等,所以我們對教育局已經不存希望,我們今日來立法會其實是想找立法會議員。

反普教中學生團體記下支持普教中的教育局官員及立法會議員的名字,表示會進行「文明而勇武」的抗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反普教中學生團體記下支持普教中的教育局官員及立法會議員的名字,表示會進行「文明而勇武」的抗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對於星期一下午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只是用了半小時左右討論普教中議題,陳樂行表示,對多年來香港中、小學推行普教中產生的問題,討論不夠充份。集會團體在會場直播部份議員有關普教中的發言,記下支持普教中的議員的名字,陳樂行表示,這是多個反普教中團體首次的聯合集會,之後的反普教中抗爭將會針對支持普教中的議員、辦學團體,並向香港市民解釋普教中的問題。

陳樂行說:其實有些辦學團體,例如天主教香港教區有要求所有屬下的學校用普通話教中文,所以他們好像33間學校,其中32間都是普通話教中文,所以我們的焦點應該放在辦學團體以及各位市民,我希望可以透過這些更多的行動,引起關注。而這些行動如果你說我們記下名字的3位議員,我們會用一些、除了去信或者用一些聲討之外,我們會用一些「文明而勇武」的方式去進行抗爭。

「文明而勇武」的抗爭方式

新民主同盟成員展示一些有關粵語文化的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新民主同盟成員展示一些有關粵語文化的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陳樂行沒有透露「文明而勇武」的抗爭方式具體是甚麼,他表示,反對普教中的聲音在過去一年越來越多,學聯也有表態反對普教中,不過,實際有行動站出來的學生組織不多。

陳樂行表示,4月13日是第一步,希望之後的反普教中、捍衛粵語行動有更多學界團體參加,尤其香港教育學院等培育未來老師的大學學生會的參與相當重要。陳樂行認為,普教中是「陰乾」廣東話,對廣東話的傳承有很大影響。

新民主同盟幾名成員到立法會外抗議教育局推行普教中「陰乾」廣東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新民主同盟幾名成員到立法會外抗議教育局推行普教中「陰乾」廣東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陳樂行說:其實看很實質有些報紙的報道,都已經是「陰乾」廣東話,星島日報有報道表示,有些小學生連甚麼是「擦紙膠」、原子筆,或者「水皮」他們都不知。普教中或者由幼稚園開始教學,他們是傾向用一些遊戲的手法,教導學生普通話很開心,其實是傾向一個洗腦的方法,去灌輸普通話的教育,所以令到小朋友沒有廣東話的習慣,這件事情在廣州轉用普通話為學校語言是前車可鑑。

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表示,學好普通話不代表中文語文能力好。(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表示,學好普通話不代表中文語文能力好。(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本身是中文科教師的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在集會發言表示,有很多香港的中文教師都贊成學生應該學普通話,不過,為了學普通話而用中文教授中文科就是另一回事,無論廣東話抑或普通話,其實都是一種口語,與書面語都是有分別的,因此不代表學好普通話就是語文能力好。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

施安娜說:如果想用普通話去取代廣東話,這個是更加嚴重的問題。因為語言基本上我們說是文化的載體,當你想去消滅或者削弱廣東話,或者香港人慣用的粵語,其實同時是削弱我們的文化,我想這個是更需要去重視。

反對普教中的歐陽同學表示,擔心普教中會令香港越來越接近中國,一國兩制可能消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反對普教中的歐陽同學表示,擔心普教中會令香港越來越接近中國,一國兩制可能消失。(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參與集會14歲的中學二年級學生歐陽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由小學二年級至六年級接受普教中,到他升上中學的時候,普通話說得不錯,但是中文科的成績比其他一直接受廣東話教中文的學生落後。

歐陽同學說:但是無論如何,廣東話是我們本身的語言,我們無可能令我們本身的文化下降去令到普通話去上升,因為我們孰重孰輕要做一個取捨,如果讓我選,我會選粵語,因為我們本身的語言始終要保留,如果我們這一代失去了的話,將來也不會再有。

新民主同盟送紙製的「神枱吉」給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寓意教育局「陰乾」廣東話,矮化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新民主同盟送紙製的「神枱吉」給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寓意教育局「陰乾」廣東話,矮化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歐陽同學表示,中共規定用普通話作為全中國的官方語言,他擔心香港推行普教中是為將來全面在香港實行普通話成為官方語言鋪路,這樣香港的一國兩制也可能會消失。

擔心一國兩制會消失

歐陽同學說:這樣(普教中)會令香港開始滲透了中國,即是變成香港將會越來越接近中國,之後可能50年不變之後,就可以收回香港。

記者:即是沒有一國兩制﹖

歐陽同學說:對啊。

反對普教中的張同學認為,普教中是要改變香港新一代的語言文化。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反對普教中的張同學認為,普教中是要改變香港新一代的語言文化。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參與集會16歲的中學五年級學生張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沒有接受過普教中,但是有很多同學以及鄰居的小孩接受普教中之後,會影響到日常生活要用普通話來表達,對廣東話的表達能力有很大影響。而且普教中的老師經常鼓勵學生以普通話口語入文,認為這樣的中文書面語比較好,張同學認為,普教中是要改變香港新一代的語言文化。

張同學說:因為語言教育,一個小朋友的環境就是一半家長、一半學校,從中一半時間是講普通話,這樣很快就會影響到你整個人的語言習慣,到頭來你就會慢慢接受了這種語言,並且因為精英班很多時是普教中班,很多家長、小朋友都覺得精英班,即是普教中的同學是好些,即是普通話好些,很多人有這些誤解。甚至政府推行普通話,都是說北上多些機會、多些競爭力,並且有一個學好中文的誤解,從中就會讓人覺得普通話更好,跟著就捨棄了粵語。

學生代表撕爛紙製的「推普機」,反對當局推行普教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生代表撕爛紙製的「推普機」,反對當局推行普教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在星期一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普教中議題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質詢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民主黨支持母語教學,以及兩文三語即是中文、英文、廣東話、英語及普通話作為學校教育的目標,但是反對普教中,她質疑為何教局未經諮詢,就將普教中訂為中國語文課程的遠程目標。

質疑為何教局未諮詢

黃碧雲說:這個普教中究竟是一個

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召集人木子向香港教育局代表遞交一封沒有內容的信件,表示對教育局「無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召集人木子向香港教育局代表遞交一封沒有內容的信件,表示對教育局「無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教育專業的決定,抑或是你要貫徹國策的一個政治決定呢﹖杜甫、李白他們作詩的時候是不是用普通話去思考的呢﹖為何我們現在九音,要將它壓縮變成現在四音的普通話,而有甚麼證據證實,我們要強逼學生、老師將來的遠程目標,全部都不準用廣東話來學中文﹖

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回應表示,這個建議是由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在2003年的一份報告中提出,教育局現時未有落實普教中作為中國語文課程的遠程目標的時間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