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領袖: 香港越來越「一國化」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這一代看一國兩制」座談會。(美國之音唐慧芸攝)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這一代看一國兩制」座談會。(美國之音唐慧芸攝)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辦「這一代看一國兩制」座談會,邀請去年底曾經參與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的兩位前學聯常委,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及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前外務副會長方志信出席,探討香港這一代年青人如何看一國兩制的實踐以及中港關係。

反國教開始 懷疑身份認同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前外務副會長方志信在座談會上表示,他是1992年6月4日出生,從小他每年的生日都由父母帶著在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度過,長大後他也透過六四事件思考中港關係,也因為六四事件,方志信覺得連結了香港人與中國人民的關係,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中國人,直至2012年的反國教事件,方志信開始懷疑及重新思考中國人的身份認同。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前外務副會長方志信表示,不明白30年前的學界領袖為何支持「民主回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前外務副會長方志信表示,不明白30年前的學界領袖為何支持「民主回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方志信說:自從去到反國教,開始對這個身份有多些懷疑,或者多些思考,儘管可能自己對於中華文化或者中國這個身份並不抗拒,但開始會多些思考中國,而中國這個東西,到現在我來說仍然比較困惑,我自己還未解決到對於身份的問題應該如何處理呢﹖即是反問自己我到底是一個甚麼人呢﹖我屬於甚麼身份呢﹖

方志信表示,身份認同對於他思考一國兩制有所影響,他認為一國兩制的實施越來越一國化,他表示不明白當年學界的領袖為何支持「民主回歸」或者一國兩制這種制度。

方志信說:基本上我自己覺得沒甚麼可能會成功,即是無論法制上中間的衝突,或者在一個所謂不民主的國家底下,有沒有可能會存在一個相對地比較自治,或者相對地自己可以自成一角,可以保存到自己的地方呢﹖去到現在我是相當懷疑這樣東西,或者在現在這個一國兩制底下的安排,其實有沒有可能做這件事情,我自己是相當懷疑的。

港區人大政協代表 並非民選

方志信表示,一國兩制最大的問題是香港人沒有身份,而且港人真正的想法沒辦法反映,因為所有的港區人大、政協代表都不是民選。方志信並表示,香港現在面對的一國化問題,可能是將過往經濟、社會矛盾等問題放大,而一國兩制這種制度,不能夠完善處理這些問題,令到社會矛盾越來越大。

方志信認為,香港一國化的現象,反映在民粹主義、社會對立越來越嚴重,以及貪污、制度不公平的事件越來越普遍,他認為港人如何抗拒一國化的現象,視乎反抗的力量有多大。

方志信說:但是直至現在為止,我覺得民間、其實我們自己所謂的反抗,都是一些很無力的反抗,譬如現在說那些光復行動,其實都是一些宣洩式,或者是一次過的一些活動,而我們要反抗其實要從日常生活中每一個角落去開始。

中港兩地的法制差異

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在座談會上表示,一國兩制是生活模式上的不同,以及中港兩地法制上的差異,她認為一國兩制最根本的體現,就是香港繼續實行普通法的制度,而中國是實行大陸法的制度。梁麗幗表示,一國兩制開始亮地警號,是1999年第一次人大釋法,至2003年7-1遊行後,北京對港政策越來越高壓,加上實施中國旅客自由行之後,一國兩制越來越面目全非。

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表示,最近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主要是挑戰港府進行第二輪政改諮詢的法律基礎。(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表示,最近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主要是挑戰港府進行第二輪政改諮詢的法律基礎。(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梁麗幗說:即是包括自由行之後,近期大家都會見到有光復新界北一些地區的行動等等,其實都顯示了一些大家會簡單地視為一個生活方式的不同,這些問題就會覺得是中港應該要進行區隔,但是我看這個問題去到最後,是香港人到底有沒有享受到在政策的保護之下,他們享受到自己需要有的一些資源,他們是否真的保障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這個前提,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時候其實有顧及得到的話,又會不會出現今日一個這麼混亂的情況呢﹖

梁麗幗表示,香港本土派人士不認同要先建構民主中國才有民主香港,她認為光復行動對中港兩地政府之間的政策制定,不一定會帶來正面的影響。

梁麗幗說:我會見到這些(光復)行動過後,其實只會更多不同的人只會更加憤怒,以及更加想在一些一次性的行動裡面去宣洩自己的情緒,這些就會年復年不斷地發生,但其實沒有解決問題本身。

梁麗幗表示,佔領行動之後,很多人都把雨傘運動定位為世代之爭,港府嘗試以青年政策來解決問題,反映當局沒有對症下藥。她擔心佔領行動持續79日好像沒有改變任何事情,會令很多人產生無力感,從而接受港府「袋住先」的政改方案。

香港法院權挑戰8-31決定

梁麗幗回應觀眾提問表示,最近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港府重啟第二輪政改諮詢,主要是由於司法覆核有一定的期限,現在已經過了期限,不能夠申請推翻第一輪政改諮詢,而香港的法院也沒有權力挑戰中國全國人大常委8-31的決定,目前司法覆核要挑戰的就是港府進行第二階段政改諮詢的時候,建基於人大8-31決定作為法律基礎是否適當。

梁麗幗說:但這是一個認知上的錯誤,就是它(港府)一開始已經以為人大常委8-31決定是有法律效加才會這樣寫,而我們現在要挑戰的就是當這份諮詢文件寫出來是有錯誤的法律認知的時候,這個諮詢也是錯的。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最近發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及香港的部份,首次加入嚴格按照憲法及《基本法》辦事。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這顯示北京要以一國壓倒兩制。他認為去年6月10日北京公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以及人大8-31的決定,都顯示北京沒有給予港人高度自治。

公民黨北京沒有給予港人高度自治

香港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表示,北京沒有給予港人高度自治。(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表示,北京沒有給予港人高度自治。(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梁家傑說:這些行為我覺得這些行為比(中國)領導人講的說話更加重要,也會觸動香港人,令香港人會判斷,究竟中央(北京)是否背信棄義﹖是否過橋抽板,不讓香港普選,還要逼那些反對假普選「袋住先」的人去背黑鍋﹖

梁家傑表示,歡迎李克強在工作報告中重申,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但他認為要繼續觀察北京領導人的實際行動,因為實際行動比講話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