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專訪何頻 談令計劃案


2012年3月11日,令計劃(坐在溫家寶後面)和胡錦濤、溫家寶一起出席中國人大會議。

2012年3月11日,令計劃(坐在溫家寶後面)和胡錦濤、溫家寶一起出席中國人大會議。

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創始人何頻就中共對令計劃違法違紀決定接受美國之音專訪,他說“決定”中對令計劃的定性由於受令計劃弟弟令完成成功逃到美國的牽制,顯示了“彈性空間很大”。他認為,作為前中共總書記的大內管家,無論是對令計劃“獲取機密”還是“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指控,胡錦濤都是該案的核心證人;他表示,未來對令計劃的判決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北京與在美國的令完成之間的互動。他指出,北戴河會議前“草草了結令計劃案”說明習近平的反腐運動要收場了。

7月20日,新華社發表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對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後被踢出權力核心轉任政協前副主席和中共統戰部部長的令計劃的處理決定。該決定指出令計劃犯了六項嚴重違規違紀問題。

*對令的定性可圈可點、空間很大*

長期觀察報道令計劃案的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創辦人何頻告訴美國之音,這六項問題表面上看用詞嚴厲,但仔細分析發現“都是可圈可點、彈性空間很大”。而解讀這六項問題的關鍵背景是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成功逃到美國,不僅“成功牽制了北京對令計劃的處理,成至牽制了整個的反腐敗的形勢。”

此外,中共高層決心在8月北戴河會議之前趕快結束這一案子,也使得對令計劃的決定與對周永康的處理具有相同的“草草收場”的特點。
周永康案曾被宣傳要做成習近平反腐世紀大案,但結果卻縮成了一個上不了黨報頭條新聞的“秘審”故事。何頻認為,如果令完成沒有成功逃到美國,“他們(周、令)就難免一死,周永康的案子就會繼續調查下去,令計劃就會涉及很多刑事案件。”

海外有中文媒體報道,中共公佈令計劃罪行範圍之廣、程度之嚴重,超過上月剛被判囚終身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尤其是令被指“嚴重違反政治規矩”、“違法獲取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這兩項罪名更是前所未見,可以推估令計劃所面臨的罪責將超過周永康。何頻對此很不以為然,認為他成沒有讀懂“決成”,也不了解成國的法律。

如果將中共政治局對令計劃決定中的六條,與去年12月對周永康做出的六條相比,前者在違紀部分多了“違反政治規矩”;前者沒有後者的“濫用職權”指控,但多了“對親屬利用其職務影響力斂財牟利負有重要責任”的指控;在涉及機密方面,前者是“獲取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後者是“泄漏黨和國家機密”;在“違反廉洁自律規定”方面,前者是“收受他人錢物”,後者是“收受他人大量財物”;其餘指控措辭大致相同。

“政治規矩”一詞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今年一月在中紀委一次會議上首次提出的。不知中共在指控周永康時該詞是否已經發明。

*政治規矩指控說明令案為政治案*

何頻表示,在對令計劃的決定中,有些問題是不能進入司法程序的,如所謂“違反政治規矩”,中國《刑法》並無任成相關法律條文,“這就是個幫規,潛規則,完全是為習近平講的,就是要尊重老大,不准挑戰老大。但是,這個‘政治規矩’的話一講出來,天底下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了,令計劃真正的問題、全部的問題就在於違反了政治規矩。”

何頻說,根據他掌握的情況,“違反政治規矩”是指令計劃曾和時任中共組織部長、現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一起,組織了一次黨內的民意測驗,來看誰可能當選的票數最高,因此被認為是破壞了、至少是影響了習近平的接班。”

何頻說,“違反政治規矩”基本上給令計劃案定了性,“他是政治案件,是個政治問題,而首先不是個刑事案件。”

還有一條進入不了司法程序的是指他“與多名女性通姦”。何頻認為,其“目的是要污名化令計劃,要人們看到胡錦濤最信任的人原來是個道德如此敗壞的人。要讓老百姓感到這個人是個很糟糕的人。”

*為成麼是“獲取”而不是“竊取”機密?*

何頻表示,對令計劃的其他指控,表面看很多,但“第一項可以進入司法程序的是‘違法違紀獲取大量黨和國家核心機密’”,但他說:“請注意,這里的用詞是‘獲取’,而不是‘竊取’,也不是‘泄漏機密’。”

一詞之差表面看似指控牽強,實際背後反映出留有餘地。但令人費解的是,對於曾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大內管家”的令計劃,成麼樣的“黨和國家核心機密”是他 “違法違紀獲取”的呢?

何頻說,“令計劃作為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幾乎中共所有最重要的文件都是經他之手搜集和發佈出去的,成至可以說很多核心機密是他製造的。因為中共中央文件的發佈者不是中共中央,而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他作為一個主任,他獲取國家機密這不是他的本職工作嗎?中共黨內其實根本就沒有任何細節顯示出來這是可以被定罪的。”

中國《刑法》規定,泄露國家秘密,或竊取等非法獲取國家秘密,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何頻說,即便把“獲取機密”列入“竊取”或“泄漏”之列,這個罪最高刑期也只有七年。

何頻認為,重要的是這個罪名可以“為令計劃政治案件的定性背書,同時為這個案件不公開審判提供一個所謂的法理基礎。其目的就在於此。比如周永康案,他泄漏國家機密,就不公開審判了。這意味著令計劃案根本不可能公開審理,又會裝模作樣放幾個剪輯鏡頭。”

而且,只說“獲取”的背後留下很大空間,給官方今後跟在海外的令完成打交道留下了餘地。

*指控巨額賄賂但無“情節特別嚴重”*

根據中國的法律,真正能將貪官置於死地的最有效罪名是貪污受賄成。中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對犯貪污罪處罰規定: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而在對令計劃的決定中,“收受巨額賄賂”的措辭與對周永康的決定相同。

何頻認為,“這些罪名基本是欲加之罪”。但是他指出,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欲加之罪裡面很重要的是它沒有用兩個詞,第一沒有用‘情節嚴重’;第二它沒有用‘情節特別嚴重’。那麼如果沒有用這兩個詞的話,在司法程序中判刑就會偏低。”

至於“利用成務之便為多成謀取利益”成何頻認為“成一個中國領成人沒有為他的朋友、家人謀取過利益啊?整個中共的官僚體制就是個拉關係的體制,中央辦公廳主任不但給自己拉關係,還要幫領導人拉關係呢;不但要幫領導人處理雜務,最主要是要為總書記處理雜務。”

因此,何頻認為,無論是涉及“機密”還是涉及“謀利”的指控,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都是令計劃案最重要的證人,“胡錦濤是這個案子的核心證人,胡錦濤如果不能作證的話,令計劃很多罪名就缺乏基本的依據,比如獲取核心機密,成麼是胡錦濤交代辦的?成麼不是?不傳喚這個核心證人,他的罪名無法定罪。”

何頻指出,與周永康案相同的是,中共對令計劃的決定裡“也留了一個尾巴”:“調查中還發現令計劃其他涉嫌犯罪線索”,何頻說,“但用在令計劃就很特別了,就是暗示在美國的令完成,你這孫子在海外老實呆著也就算了,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草草收場了,對令家基本上是寬大處理吧;但是,如果你亂動,那就有魚死網破的結果,這個彈性空間就很大了。”

*“計劃”失敗了,使命“完成”了*

何頻對中共決定的解讀是:“給令計劃定的幾項罪名可圈可點,就是一切因為令完成在海外成功地救了令計劃一命,成功地使他哥哥被冠以較輕罪名。”他總結道:“令家的成麼‘政策’、‘方針’、‘計劃’,全都失敗了,但最後‘完成’了一個使命,成全了令家,最終保住令計劃的命。”

據明鏡報道,令計劃在政壇經歷橫跨江、胡、習三個時代。曾任新華社《瞭望》新聞周刊編輯的令完成是令計劃的聯絡員兼軍師,他有可能了解令計劃知道的所有秘密,這些秘密很可能是最讓習近平擔心的高層尋租牟利、作奸犯科的醜聞和中共政治的機密。

明鏡報道引述接近中南海的人士的話說,令完成這張牌會鼓勵令家在國內的勢力穩住陣腳,抵制調查。報道稱,令完成出逃美國對中共而言,遠比王立軍叛逃事件嚴重。

明鏡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中紀委負責人王岐山今年2月說,反腐態勢“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指的就是令計劃手握令完成這顆“政治核彈”。

*他成麼都不講成麼都不做*

北京與遠在美國的令完成之間的互動是觀察令計劃案朝哪個方向發展的關鍵。何頻指出,截止目前雙方都做得很有技巧,“令完成到目前為止聰明絕頂,成麼都不講成麼都不做,把北京完全牽制住了。目前看,雙方打得還比較有技巧:令完成引而不發,不吱聲,‘看你怎麼動’,北京終於憋不住了,被迫先出牌。不過,目前北京的牌打得也很技巧,表面上看(令計劃)問題很多,實際可以追究的東西有限。”

令計劃案發展中最詭異的一幕是2014年底前後網絡上盛傳一則中美合作把令完成送回國的新聞報道。至今這些文章仍在網上,《習致電要求追捕令計劃家人 奧巴馬派專機遣返令完成》、《奧巴馬為何特批專機遣返令計劃之弟令完成?》。這些報道說,中美高層經交涉達成協議,經奧巴馬總統特批﹐有新加坡派出專機,將令完成和令狐劍送出美國,中國派一架專機再把他們押回北京。說令氏叔侄歸案,無疑加速了令計劃的落馬。

*令完成的謠言滿天飛*

連國內知名媒體《財新》、香港媒體《南華早報》都報道了令完成在國內被調查的消息,間接證明他已經在送回國內。而《中國新聞網》更直引奧巴馬特批遣返令完成的消息。

何頻說,他們最先報道了這一消息,但不久就發現它是偽造的,“發現後我們就去質問提供消息的人,他不得不承認他也上當了。同時,我從另外的管道得到消息(令計劃案)成為中共幾年來最頭痛的問題,或者是第一號問題。”

之後,又有傳聞說中紀委負責人王岐山要訪問美國,要務之一就是與美方協商捉拿令完成歸案。但不久,又傳出王訪美已被無限期推遲。有關令完成的傳聞仍在繼續。

謠言造到奧巴馬總統身上可見造謠者心情有多迫切。何頻說,“他們非常清楚如果令完成沒有回去,令計劃也不會配合調查,更重要的是令計劃的這批人就抱有很大希望,形成對抗,或形成某種制約,而且非常清楚知道這個案子很難真正辦下去,所以他們就想偽造這樣一個事實,然後使這些被抓的或沒有被抓的絕望,從而配合當局的調查。”

*美國應該掌握令完成下落*

北京和令完成之間到底有沒有成觸?何頻表示﹐據他了解中國當局先後派了大約百人到美國尋找令完成,“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接觸。但以我主觀想象,以令完成掌握如此核心機密的一個人,美國難道一無所知?如果他們有所知的話,他們要找到令完成應該是比較容易的事情吧?如果他們找到令完成難道不會給令完成提供必成的保護﹖會任意讓中國的官員和官方機構到美國來執法?我覺得不太可能。”

因此,他不認為中方人員會明目張膽地接觸、威脅令完成。“它在美國跟令完成的接觸除非是得到了美國當局的同意,否則他們不敢輕而易舉在美國接觸令完成。”

何頻同時表示,令完成如果足夠聰明的話,他在美國得到的法律保護會足夠強大,“他如果能找到好的律師,或者他能與美國敏感、重要的官方機構接觸,他很快成為有價值的人物,因為他掌握太多有價值的情報 。”

*令計劃——最後一隻死老虎*

7月18日,明鏡新聞報道了《令完成並未回國,令計劃案今日將草草公佈》的新聞。消息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話說,令案“最快將在本月底公佈調查處理進展”。

新華社7月20日發佈了《令計劃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的中共政治局的決定。

何頻指出:“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完成這件事情就意味著反貪要收場了,不能讓它成為北戴河會議的一個議題,不能讓大家在會上為了令計劃的事情再講來講去,這個死老虎必須在北戴河會議前了結。打虎已經了結了,下一步要麼不痛不癢地找個政協副主席、人大副委員長,但要上到國務院副總理,尤其上到政治局常委幾乎是不可能了。”

何頻表示,據他觀察,令計劃的司法判決應該在數月到半年之間完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