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社區警民合作遏制犯罪活動

  • 亞微
  • 張松林

典型美國小城社區街道

典型美國小城社區街道


近年來﹐在美國﹐警民之間為維護社區治安而進行的合作愈來愈多。下面的法律窗口節目,記者到馬里蘭州的一個社區去﹐了解一下那裡的房主協會是如何與當地警察局合作遏制社區犯罪活動的。

“溫沙廣場公寓房”是一個擁有51棟連棟房的小社區。單元房的房產權屬於每位房主﹐戶外場地和停車場則歸社區房主協會所有。房主向房主協會交納管理費﹐房主協會反過來為房主提供服務。

馬里蘭州房地產律師羅杰.溫斯頓說﹕“每個房主的單元房的價值都受到其他房主的影響。如果大家都照看好自己的單元房和戶外場地,就會創造一個更好的居住環境。這個社區有51戶房主﹐除了交納社區管理費之外,他們必須遵守房主協會的規章,例如照看好自己的單元房,服從停車規定,居住方式要和其他房主保持和諧等。”

房主協會由一個董事會管理,董事會成員由該社區所有房主共同選出﹐每月開會一次。今天﹐董事們又聚集在一起開會了。他們討論的是近年來困擾該社區的一名毒品戶的問題。

威廉姆‧海伯恩是董事會主席。

他說﹕“2009年11月,一個年輕人購買並搬入了這裡的一棟連棟房後不久便造成很多問題。隨著他的到來,社區裡出現了噪音和震耳欲聾的派對,從他房子進出的人流晝夜不停。這個年輕人對其他房主希望安靜生活的權利很不敏感。我們試圖和他交涉,但是未能說服他更體貼他人的需要和要求。”

海伯恩﹕那邊門上貼了一個白色信封的那棟房子﹐就是我們說的那個房子﹐就是那棟白房子﹐門牌號是2700。

記者﹕讓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海伯恩﹕這就是製造了所有麻煩和問題的房子。

這位名叫彼得的年輕人和在該社區居住了28年的凱西成為了只有一壁之隔的鄰居。凱西和她近90歲的老母一向寧靜的生活從此就被打破了。

記者﹕這是你的鄰居﹐是嗎﹖
凱西﹕這是他的房子﹐是的。
記者﹕他住在這裡發生了什麼問題﹖

凱西說﹕“有一年聖誕夜,他的音樂聲開得太大了﹐我只好半夜起來找他談話﹐當時﹐外面下著傾盆大雨。我使勁敲打他的房門,用手﹑拳頭﹑甚至鐵的敲門器,都無濟於事。他們絲毫聽不到我很重的敲門聲。那時,我也不知道去叫警察,因為我這一輩子除了在發生交通事故時叫過警察之外,從來沒有為和別人之間的問題叫過警察。我還常常找這個鄰居談話,有時是在清晨3-4點,有時是在中午12點我在家工作時,有時是在下午2點﹐當時﹐我被吵得實在無法集中精力做事。他的房門口總是車水馬龍。”

詹尼斯的住房雖然離彼得的有10幾棟之隔﹐但是﹐她感受到其它方面的影響。

詹尼斯說﹕“很多時候﹐我在晚上把垃圾拿到後院去時,我會發現有生人在街上晃來晃去。有一次,我突然被甚麼人嚇著,就像被燈照到而受到惊嚇的鹿一般。我們對視之後,那個人就急匆匆地溜走了,我也迅速退回到自己的房子裡。那時﹐我並不知道﹐這些人是到那棟房子裡去買毒品的。”

羅杰.溫斯頓律師說﹕“公寓房扮演的不是實施公共法法規,而是實施房主協會規定的角色。這個房主被指控在他的單元房出售和生產毒品這一事實更多地應該是警方,而不是房主協會所關注的問題。但是,當房主的其它行為干擾到其他房主時,就成為房主協會所關注的問題了。”

董事會主席 海伯恩說﹕“最終到了2011年4月的一天,我們一覺醒來,發現停車場上停放了8-9輛警車,彼得的房門是完全敞開的。有好幾個人被手銬銬著從裡面帶了出來。警察對他的房子實施了搜查令,發現這些人在房子裡種植並生產毒品。結果,這些人全都被捕了。”

據海伯恩介紹﹐彼得承認了犯罪事實,並被判處13年有期徒刑。但是﹐法官考慮到他是初犯﹐判予他緩刑。他在服刑34天後又返回社區。但是﹐令房主們更加擔心的是﹐他在緩刑期間把一個房間租給了一名刑滿釋放的性犯罪人員。房主們既不能視而不見﹐又不能把他從社區裡趕出去。

律師溫斯頓說﹕“性犯罪人員被判罪後,如果服刑期滿,有些人在得到心理治療後,情況可能會出現好轉。房主能做的是看護好自己的孩子,並對這個人的情況保持警惕。但是,他不能歧視這個人,也不能對他說,因為你是被判罪的性犯罪人員,所以你不能住在我的社區。如果此人再從事犯罪,他就要蹲監獄,但是,任何社區都必須尊重一個人的房產權和民權。”

董事會主席海伯恩說﹕ “這件事嚴重地干擾了社區居民的生活,令他們恐懼﹐感受不到安全。有一位女住戶,晚上開車回到自己的家門口﹐卻不敢下車﹐她要給房子裡的人打電話,等到房門打開之後,才敢走出車外,跑進房裡。這不應該是人們正常的生活方式啊﹗住在那邊的一位女士甚至不讓自己的孫輩來她家過夜,因為她擔心孩子們第二天早上醒來會看到院子裡布滿了警車。”

房主們發現﹐在彼得緩刑期間﹐進出他房子的人日益增多。於是,他們找到警察幫忙﹐並且向警察提供信息,例如汽車牌照號碼﹑汽車的特徵以及甚麼人進出彼得的房子等。

董事會主席海伯恩說﹕“警察非常支持我們。他們隨叫隨到,我們一打電話,就有身著警服的警察到達這裡,便衣警察也在暗中做了很多偵查工作。我們建立的關係到一個程度﹐我們彼此了解並知道對方動向。警察對這個問題的反應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裡的一位房主把他們稱為‘我們的英雄’。”

蒙郡第四區警員希達亞特說﹕“這個社區的居民下決心不再作犯罪受害人﹐而是成為自己社區的主人。他們通知了我們負責社區事務的辦公室。我們把所有信息拼湊在一起﹐例如時間﹑地點和涉案人員等﹐並且將人力資源進行分配﹐例如犯罪分析人員﹑我本人﹑秘密行動小組以及巡警等。由於我們無法同時到達所有地點﹐因此﹐我們依賴社區提供幫助﹐只要他們發現可疑情況﹐就上報給我們。”

約翰‧達姆斯基是馬裡蘭州蒙郡第四區的警監﹐領導了大約160名警察。

他說﹕“我們在為社區提供服務時﹐解決好影響人們生活質量的問題﹐也就是關係到社區和個人切身利益的問題﹐這非常重要﹐要讓人們無論出門上班﹐在家居住﹐還是到商場購物﹐都感到安全。如果他們感到不安全﹐就會影響社區的整體精神健康。作為警察部門﹐我們的職責是為居民提供良好的治安。”

警監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合作。”

海伯恩說﹕“我們和警察之間的合作非常棒。我們雙方都再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合作關係了。你們非常優秀。我在很多司法管轄區都居住過﹐而且和很多警察局都打過交道。你們是我迄今所接觸到的最優秀的警察。”

2012年1月,警察對彼得的房子第二次實施了搜查令﹐而且還在他的房子裡逮捕了其他犯罪人員。

記者問﹕他在這個房子裡住了3年﹐是嗎﹖
海伯恩說﹕是的﹐住了3年。這是一個有3間臥室的連棟房﹐不是很大。警察第二次
實施搜查令時﹐這個只有3間臥室的房子裡竟然住了8個人。這些人被警察用手銬銬
著帶出來。他們既不是親戚﹐也不是夫妻﹐而是8個個人。

VOA衛視記者試圖採訪彼得﹐但是被他婉言謝絕了。

彼得被捕後﹐馬裡蘭州檢察官辦公室對他的問題進行了處理。

董事會主席海伯恩說﹕“房主和州檢察官簽署了一份協議。他保證今後兩年不住在那棟房子裡,也不把房子租出去。如果這兩年中,他將房子出售或者房屋被收回,州政府不會因為他的犯罪指控而給予他刑事處罰。但是,如果兩年滿了的時候,他還沒有把房子處理掉,仍舊是這棟房子的房主,他雖然可以返回這個社區。但是,州政府就會以犯罪指控對他進行刑事處罰。”

同時﹐房主協會根據社區規章﹐採取了比以往更為強硬的措施。由於彼得不交納地產評估費和管理費﹐他們迫使所有住戶都搬出那棟房子,同時還扣押了這棟房子的房產權,如果彼得始終不交納管理費,房主協會有權將房屋收回,並將其拍賣,以支付他所拖欠的社區管理費和罰款等。目前,彼得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彼得的離開讓這個小區的房主們感到如釋重負。

海伯恩說﹕“現在,我們就要為這個問題的解決劃上一個句號。你看人們在這裡漫步,他們不再害怕呆在外面,他們又重新感覺到了本就該屬於他們的平靜和安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