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天主教研討會 反對國民教育

  • 湯惠芸 香港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辦國民教育研討會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辦國民教育研討會

香港各界對當局推行國民教育的爭議仍然持續,香港天主教教區前任主教陳日君樞機最近表示,以德國納粹黨、意大利法西斯黨為例,推行國民育可能為全世界帶來危險。另有學生家長表示,國民教育可能帶來文革式批鬥,令學生盲目愛中國,忽略世界觀。
陳日君樞機指出,推行國民教育可能為全世界帶來危險

陳日君樞機指出,推行國民教育可能為全世界帶來危險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行「守緊家園:國民教育研討會」,邀請教師、家長及香港天主教教區前任主教陳日君樞機出席,探討當局9月初宣佈修改國民教育政策,將是否推行國民教育交給學校自行決定,各界是否能夠釋除當局推行洗腦教育的疑慮。

陳日君樞機在研討會上表示,反對國民教育是長期抗爭,目前香港社會被分化,反對國民教育的人士應該更積極表態,讓外界了解當局推行國民教育,對香港的下一代、甚至全世界都可能帶來危險,香港特區政府應該吸取歷史的教訓。

陳日君說:德國納粹黨、意大利法西斯黨、日本軍國主義,那裡開始的,國民教育開始的。納粹黨做這麼多邪惡的事,它的百姓不知道嗎﹖可不可能它的百姓不知道﹖很多都知道的,為何那些百姓讓政府做那些事情,因為被洗腦了。

香港教育局較早前宣布撤回國民教育科3年開展期限制,並抽起課程指引內有關「當代中國國情」和相關的「情感」評估部分,不過當局表示,不會收回已經向各中、小學發出的接近7萬美元國民教育科津貼,學校可把該筆款項運用於任何德育及公民教育相關範疇上,不設使用期限。

陳日君表示,天主教辦學理念是反對洗腦教育,據他了解,香港天主教教區指示,所有天主教學校不應運用當局的國民教育科撥款,不過他擔心在當局的金錢利誘及將來推行校本條例,家長及教師可以加入校董會,辦學團體將會失去主導學校運作的自主權,將來是否推行國民教育,有天主教學校可能不接受教區指示。

陳日君說:現在已經就算在天主教學校裡面,都有很多染紅滲入,將來就會更加多,要看個別的校長、老師是否站在我們這邊,或者站在(當局)那邊,所以完全是一個未知數。不是說我們對校長、老師沒有信心,但是事實是沒有保證,所以我比較悲觀,因為我們處於弱勢,面對一些利益,可能大家都是為著學校的好處,可能要投降,所以我們對這場鬥爭是未必可以這麼容易樂觀。

學生家長羅淑儀在研討會上表示,雖然國民教育還未獨立成科,但是目前很多科目的內容已經有灌輸學生對中國要有自豪感。她舉例,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兒子,有關今年倫敦奧運的工作紙,幾乎全部題目要學生回答中國運動員取得那些優異成績,並且要學生回答對中國運動員取得驕人成績,要感到自豪。
香港學生家長羅淑儀指出,國民教育可能帶來文革式批鬥

香港學生家長羅淑儀指出,國民教育可能帶來文革式批鬥


羅淑儀認為,奧運的工作紙完全忽略體育及競賽的超越精神,會令學生覺得奧運只有中國的運動員如何表現出色,她擔心小學生從小被培養成欠缺世界觀的中國巨井之下的井底之蛙。羅淑儀並表示,中國最近的反日示威可以看到上街的群眾發生暴力事件,她擔心將來香港的下一代可能會被國民教育培養成盲目愛國。

羅淑儀說:如果當一個小朋友或者當一個人,他接受了很直觀或者很簡單的所謂愛國思想的時候,當一個政權操控、玩弄了大家的民族情緒的時候,就很容易會成為今時今日大家在電視畫面上見到的情況,即是他們覺得愛國,釣魚台被搶走就可以在政府的默許下遊行,就會出現類似的情況,其實文革也是這樣出現。這種情況日後會不會在香港發生﹖我的小朋友會不會去打破別人的車,我不知道。

羅淑儀指出,當局面對強烈的反對仍然不撤回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雖然宣佈取消部份敏感的內容,但是指引要求進行多方面的評估,包括學生自我評估、學生與學生互相評估,老師及家長也要對學生評估,她擔心這樣的評估會造成群眾壓力,扼殺學生的自由意志,甚至造成文革式批鬥。

羅淑儀說:班長很喜歡,還有風紀,很喜歡在老師面前說同學聊天,老師就會說抄下他的名字吧,那麼有朝一日會不會出現一個情況,老師他見到國旗無反應。這會是甚麼狀態﹖我很容易聯想到就是紅衛兵大家互相批鬥那種狀態。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研究部主任、高中通識教育科老師張銳輝在研討會上表示,當局抽起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內有關「當代中國國情」的部份,都不可以釋除外界對科目是洗腦教育,或者只是灌輸中國正面國情的疑慮。
教協研究部主任張銳輝表示,發動全港性大罷課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仍未有定案

教協研究部主任張銳輝表示,發動全港性大罷課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仍未有定案


張銳輝指出,課程指引修改後,最近當局製作的國民教育科教材內容曝光,並交給教育界人士評價,結果都傾向負面,因為教材帶出的信息是「黃河是中國的母親河」,好像大家的媽媽一樣,媽媽有時會發脾氣,好像黃河有時會氾濫,而教授當代地理的老師會指出,今日黃河的問題不是氾濫而是斷流。而這些灌輸中國正面國情的內容,出現在「自然國情」的內容。

張銳輝說:不說它的知識水平有問題,它說黃河會氾濫就像母親會發脾氣,但是你媽媽發脾氣,你會不會因此不喜歡媽媽﹖跟著我會問,你不會遷怒於黃河,跟著教材帶出的信息是黃河好像國家,國家發脾氣的時候,你都不會遷怒於國家。我立即會問,國家誰人會發脾氣﹖國家的人民還是政權發脾氣﹖政權發脾氣然後去鎮壓人民的時候,不要遷怒於她,一個這樣的信息帶出來,是不是我們現代世界公民的信息﹖當我們現在說國家政權應該為人民服務。

張銳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其實在當局正式宣佈今年9月新學年開展國民教育科之前,一些「國民小先鋒」、升旗隊、到中國參訪的「洗腦交流團」已經存在,只是以往香港人對當局洗腦的敏感度不足,過去一個多月興起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就喚起了很多家長及市民的關注,要求當局撤回洗腦式國民教育科。

張銳輝指出,民間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起的反國教運動,只是迫使當局修改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以及取消全港學校3年開展的期限,但是否開設國民教育科交給學校自行決定,等於將戰場放在學校,大聯盟已經製作民間公民教育指引,讓有需要的學校參考,不過,是否發動全港中、小學大罷課,目前仍未有定案。

張銳輝說:當政府現在作出某程度的讓步之後,其實戰場落在學校裡,如果本身有些學校自己校方或者辦學團體,都不認同這個洗腦式國民教育的話,可能他們已經不需要跟隨政府的做法,所以某些學校覺得已經釋除了壓力,變成全港性大罷課的話,就是要大家仍然要意識到,如果課程不撤回的時候,仍然要加強對政府的壓力,這方面我估計要在學校內有進一步的共識。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最近發聲明指出,當局對是否開設國民教育科和何時開科交由學校決定,但卻不收回最受爭議的課程指引,過去兩星期令學校變成「壓力鍋」,特別是有計劃開科的學校,家長、學校矛盾激化,家長、校友焦慮不安,學校、辦學團體壓力重重。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促請當局承擔教育責任,全面撤回國教科課程指引,讓家長、學校重回互信合作的軌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