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示威者闖解放軍營案 被判緩刑及罰款

  • 湯惠芸 香港

3名闖解放軍營被告(左起)張漢賢、招顯聰、謝詠雯與另一名示威者,在裁判官宣判之後,在法庭外展示示威橫額及高呼港獨口號

3名闖解放軍營被告(左起)張漢賢、招顯聰、謝詠雯與另一名示威者,在裁判官宣判之後,在法庭外展示示威橫額及高呼港獨口號

去年底闖入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示威的其中3名「香港人優先」成員,星期四在東區裁判法院裁決。否認控罪的首被告被判監兩星期,緩刑12個月;另外兩名認罪的被告,被判罰款約260美元。首被告表示會上訴,不排除再闖解放軍營示威,表達港獨訴求。

主張港獨的社交網絡群組「香港人優先」4名成員,去年底闖入駐港解放軍部隊總部示威,其中一人手持殖民時代港英旗幟,反對中環海濱填海區改劃解放軍用碼頭,要求解放軍撤出香港。4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指他們涉嫌觸犯《公安條例》,各被控一項「無許可證進入禁區」罪。

其中3名被告較早前在首次開庭聆訊時承認控罪,而認罪的其中一名被告未滿18歲,轉交兒童法庭處理。首被告29歲的招顯聰則否認控罪,案件經審訊後,星期四在東區裁判法院裁決。 首被告招顯聰(左)被判監兩星期,緩刑一年,他表示會上訴

首被告招顯聰(左)被判監兩星期,緩刑一年,他表示會上訴


招顯聰在進入法庭前與幾名支持者高呼口號。

示威者高呼口號:正義轉型、獨立建國;正義轉型萬歲、民主自由萬歲。

期間一名男子上前掌摑招顯聰,並將他推倒在地,警方將該名男子拘捕。招顯聰表示,不認識該名男子,相信他是左派人士,這種行為是破壞香港的言論自由。

招顯聰在裁判官宣佈他罪名成立時,在法庭上宣讀一份自白書表示,2006年皇后碼頭被拆,港府曾承諾有關地皮會作民用,如今卻出賣港人利益。駐港解放軍經常在關鍵時刻炫耀武力,其成員在香港也擁有治外法權。招顯聰認為,駐港解放軍是中國放在港人肩上的一柄斧頭或鎌刀。港人普選行政長官遙遙無期,議會由少數權貴壟斷,要阻止北京行惡,只能依靠激進的手段來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裁判官於判刑時表示,法庭不是被告表達政治理念的平台,而招顯聰當日與其餘3名示威者闖入解放軍營表達意見,是不合法及不智的行為,由於解放軍持有槍械及電警棍,荷槍實彈,招顯聰的行為是沒有顧及個人安危。 首被告招顯聰表示,不排除再闖解放軍營示威,表達港獨訴求

首被告招顯聰表示,不排除再闖解放軍營示威,表達港獨訴求


裁判官並表示,招顯聰是示威行動領導者,有展示旗幟及叫口號,加上否認控罪,判處兩星期監禁。不過,裁判官相信,招顯聰闖入解放軍營無意干擾軍營的正常運作,而且時間短,被驅趕時也沒有反抗,目的只是表達意見,因此緩刑12個月。

另外兩名被告,40歲無業的張漢賢,以及29歲任職售貨員的謝詠雯,由代表律師求情時表示,闖入解放軍營示威,是想抗議興建軍用碼頭,當時是用錯方法,也沒有想過後果嚴重,認為是不理智及不成熟,經深刻反省後,承認控罪,希望裁判官考慮輕判。代表律師並表示,兩名被告他們對當日的行為有悔意,承諾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裁判官判處兩名被告各罰款約260美元。

招顯聰在獲判緩刑後步出法庭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不需要即時入獄是出乎他意料的結果,相信是由於案件受到香港及外國傳媒關注。

招顯聰說:即是如果傳媒不作出廣泛的報道,我想我是不會獲得一個輕判的結果。近日中方要求英國簽署一份中英聯合聲明30周年的成果書,由此可知中方是要向外尋求一個認同,來將它對香港、澳門、圖博(西藏)、東土耳其(新疆)這些地方的殖民統治正當化,同時也是劍指台灣。

招顯聰表示,雖然獲得輕判,但仍然會上訴,他覺得解放軍人員不應該在香港法庭作供,因為解放軍在香港擁有治外法權,他們執行職務時所犯的過錯,是交由軍事法庭處置,雖然軍事法庭可以將相關案件交給香港本地法庭,但香港人缺乏主導權啟動有關機制。

招顯聰認為,本案有解放軍人員上庭作供,相關證供不可以當作一般證人的證供看待,而且控方在電腦下載傳媒拍攝的錄影片段作為呈堂證供,並不恰當。招顯聰並表示,就算今次被重判,仍然會一如以往作出有關抗爭。

招顯聰說:我剛才在法庭上也說,衝擊一切在香港血色帝國的象徵,是我們行動型港獨派的份內之事來的。

記者問:會不會再闖入軍營示威﹖

招顯聰說:會的。我覺得這是抗爭的代價,即是若然我因為恐懼,而不去做一些我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我保著自由身去做一個活死人,我生存還有甚麼意思﹖我覺得這個是我在我的人生裡面應該做的事,我是不會後悔。 有香港市民認為目前大片中環海濱用地被鐵絲網圍封很浪費

有香港市民認為目前大片中環海濱用地被鐵絲網圍封很浪費


承認控罪的張漢賢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這次裁決看到,如果軍用碼頭落成之後,有些市民誤闖之後,會跟他們同一後果,就是罰款約260美元及留案底,目前「香港人優先」仍然致力阻止軍用碼頭的興建。不過,張漢賢表示,目前未有完善的方法。對於求情時表示,對闖入解放軍營抗議有悔意,張漢賢回答記者,是後悔當時沒有更深入解放軍營。

張漢賢說:我沒有覺得應不應該(闖入解放軍營),表達到我們的訴求這樣就應該,現在我們已經以身犯險,就是做了一些將來軍事碼頭建好之後,市民是會承受的後果出來。

同樣承認控罪的謝詠雯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對市民來說,今次的判刑過重,將來軍用碼頭落成之後,市民不知道甚麼時候開放,如果誤闖禁區,每人罰款約260美元是過重。

謝詠雯續說,在庭上表示有悔意,是後悔當時沒有更激烈的行動,對於承認控罪,謝詠雯表示,因為住所距離法庭太遠,不想每日早起上庭應訊,而且被解放軍營的閉路電視拍攝到他們闖入,不得不認罪。她並表示,不排除日後有其他行動表達訴求,也不能考慮太多人身安全的問題。 計劃改為軍事用地的0.3公頃中環海濱填海區,被鐵絲網圍封

計劃改為軍事用地的0.3公頃中環海濱填海區,被鐵絲網圍封


謝詠雯說:但有些事情你不能考慮太多,如果每件事都說要安全、要跟遊戲規則,我都是那句話,這樣注定是會輸。我們為了香港盡快可以獨立,甚麼方法可能都要用,這個是最壞打算。

另外,民間團體「創建香港」較早前入稟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推翻城規會將中環海濱用地劃為「軍事用地」的決定。香港高等法院6月初就是否受理案件展開聆訊,法官決定押後宣讀裁決,但頒令禁止城規會將規劃提交給特首及行政會議,直到本案有結果為止。

目前計劃作解放軍用碼頭的0.3公頃,即是大約3萬平方呎的用地,以鐵絲網圍封,解放軍及公眾人士暫時都不能使用。曾經在澳洲悉尼定居、回港十多年的香港市民何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贊成中環海濱改劃解放軍用碼頭,不擔心將來有可能誤闖禁區。 有時在中環海濱跑步的香港市民李先生擔心將來可能誤闖軍事禁區

有時在中環海濱跑步的香港市民李先生擔心將來可能誤闖軍事禁區


何先生說:我覺得可以,因為我在澳洲悉尼的海軍碼頭都是在市中心裡面,我在當地20多年都沒有這個問題,可能香港人暫時不習慣,其實全世界都是這樣,很多國家的軍事碼頭都在市中心,我個人覺得不會誤闖禁區,因為外國經驗我自己都未試過,以及在外國會變成一個景點,很多軍艦泊在這裡,很多人喜歡看這些東西。

有時在中環海濱跑步的香港市民李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目前大片海濱用地被鐵絲網圍封,市民不能夠進入很浪費,也擔心將來改劃解放軍碼頭的話,不知道何時開放、何時封閉,可能誤闖軍事禁區。

李先生說:是呀,都會(擔心誤闖軍事禁區),以及封了都不方便,想跑步的話,這一區也不知道能否進來。

李先生認為,如果可以一直沿著海濱跑步、欣賞海景會比較舒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