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金融界和平佔中商討日近70人出席

  • 湯惠芸 香港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前排右一)與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前排右二)舉辦金融界和平佔中商討日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前排右一)與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前排右二)舉辦金融界和平佔中商討日

香港金融界最近舉行首場大型和平佔中商討日,接近70人出席。有參與者表示,佔領中環對香港經濟影響不大,為了下一代有自由、民主的生活環境,願意入獄支持佔中公民抗命。另有地產界知名人士認為,佔中不可以爭取真普選,甚至可能引起反效果。

為了爭取香港2017年有真普選行政長官方案的和平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與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最近在中環蘭桂坊一間希臘餐廳包場,舉行首場大型和平佔中商討日,有接近70人出席,分組討論行政長官普選方案,以及如何令和平佔
中有效達成爭取真普選的目標等議題。
錢志健表示,佔領中環不是要顛覆中國

錢志健表示,佔領中環不是要顛覆中國


錢志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很多人誤會金融界從業員是政治冷感,其實業界很多人從外國,包括北美、澳洲等西方國家回流返港,覺得1997香港主權移交16年來,社會環境有很大變化,例如言論自由收緊、貧富兩極化、社會愈來愈分化,造成社會的怨氣愈來愈重,錢志健認為,和平佔中以理性的行動爭取真普選,讓香港人可以選出一個代表自己的特首,有助解決目前香港的深層次矛盾。

錢志健說:佔領中環其實不是要去癲覆國家,是希望中央(北京)領導人讓我們,即是他們要知道我們香港人是可以真的一人一票去選特首,我們已經準備好這件事(普選),而不是說只是經過一個1,200人去選特首,其實這個不是公平的。

錢志健表示,佔領中環運動目前已經進行中,不同的界別從10月份開始舉辦第二輪的商討日。早於今年3月,他了解到戴耀廷推動佔中運動的理念,其實是和平理性的抗爭,所以每個月底都會同戴耀廷在他位於中環蘭桂坊的辦公室,舉行一個10多人的小組討論,至今已經舉辦4次,目前的部署就要看當局是否會提出真普選特首的政改方案。

錢志健說:再講一次我們真的不是說要搞顛覆,我們就是希望真的香港有真普選,一人一票選特首,不是說篩選完之後,你(北京)給我選A或B。下一代在香港還有33年半,除了他們可以選特首之外,也可以被提名有機會做特首候選人,不是說阿爺(北京)派一個人下來,就是這麼簡單,甚麼叫一國兩制﹖這兩制其實應該是對等,大家
應該是平起平坐,不是說香港是次等的,這件事情很重要,但是現在的政府(港府)很
多時就是不懂得去爭取香港人應有的權利,變成搞出很多爛的政策。

錢志健認為,最近港府拒絕發出免費電視牌照給香港電視的爭議,對香港的營商環境有很大影響,而港府不交待拒絕發牌的理據,這樣的處事手法,令很多香港人覺得,連電視台的選擇權都沒有,將來的普選、政改的道路更加難行,因此引起這麼多香港人站出來發聲。
約70人參與佔中金融界商討日,參加者進行分組討論特首普選辦法等議題

約70人參與佔中金融界商討日,參加者進行分組討論特首普選辦法等議題


錢志健說:香港人大部份是完全政治冷感的,但這個(免費電視發牌爭議)是有關公平競爭,我們覺得你說香港人這麼現實,中環價值是講怎樣去賺錢,連這一個底線都已經是蠶蝕了,或者都做不到的時候,我們作為金融人,我們會想香港都既然搞到這樣,近一些我們可以下去新加坡,因為就算家長制也好,起碼是有規有矩。你也看到香港現在是你未出生,要爭(分娩)床位,到你死的那一天,都有很多矛盾在這裡,爭奶粉,香港現在也「被換血」,現在說「新香港人」。

參與金融界佔中商討日的金融界從業員潘智龍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主權移交十多年來,三位特首都是北京欽點,在他們的管治之下,香港的核心價值慢慢被侵蝕,港府的施政不是以香港人的利益優先,反而先顧及北京的看法,保障大財團的利益多於小市民,造成社會矛盾愈來愈尖銳。

潘智龍表示,對這樣的社會環境已經忍無可忍,他已經簽署參加佔領中環運動的意向書,願意為了爭取香港有真普選特首,參加公民抗命,被拘捕入獄都不辯護。他表示,願意為港人有權一人一票選特首、為下一代有自由、民主的生活環境,不會考慮自己的工作及個人的前途問題。
金融從業員潘智龍表示,願意參加佔中公民抗命,就算被捕入獄都不會辯護

金融從業員潘智龍表示,願意參加佔中公民抗命,就算被捕入獄都不會辯護


潘智龍說:關乎全香港的責任的事情,大家都捍衛不了的,我如何捍衛自己個人的東西呢﹖我自己一個人捍衛我自己的東西,會不會太自私呢﹖在於我自己的立場來講。我也想捍衛未來的香港,我不希望再有一個大話(說謊)的政府,我有一個朋友,他的小孩只有四歲,他都已經懂得說:「梁振英、大話英」,他都已經懂得說這個是大話政府。

潘智龍坦言,普選不一定能夠改善目前香港遇到的所有問題,但起碼有權選擇代表
港人的特首,就算將來遇到問題,他會心甘情願接受,不希望一直由北京欽點的特首,讓香港人活在無奈的困局下。

潘智龍並表示,現在金融界很多的交易都是以電子交易進行,佔領中環真的要發生的話,只是堵塞道路交通,對實體經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除非佔領伺服器。他認為,目前香港的地產霸權,令租金大幅上升,對香港實體經濟以致小市民的生活有更大影響。

潘智龍說:對經濟影響最大的我相信說得最多的地產霸權那些,對實體經濟影響更大以及更貼身。例如主婦買菜,其實十多年前我都有幫家人買菜,當時2美元左右已經買到幾條大眼魚,現在2美元只買到一條,同一個市場來說,我反而覺得這方面地產霸、大財團隴斷,這方面對實體經濟影響更大。

以個人身份出席金融界佔中商討日的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在會上發言表示,從商人的角度看佔領中環,他擔心的不是經濟的影響,有學者估計佔中會令香港經濟損失數以億計美元,但他認為香港承受得起,如果因此換到民主是很值得的。但施永青表示,擔心佔中將2017年一人一票選特首,與候選人提名的開放綑綁才能接受,可能會引起反效果,令2017年一人一票選特首都要押後。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左一)以個人身份參加佔中金融界商討日,與參加者進行分組討論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左一)以個人身份參加佔中金融界商討日,與參加者進行分組討論


施永青說:我覺得2017年有一個一人一票的選舉,都是一個相當大的突破,即是由以前(英國人)派港督來,到小圈子有個選舉委員會選,到香港人自己可以一人一票選是一個很大的進步,而且這個進步對13億中國人會起很大的衝擊作用,所以我是希望不要放棄這件事情。即是現在會出現甚麼情況呢﹖你說要綑綁在一起才是真普選,變成現實的做法是我會傾向先拿一些,然後再爭取這個候選人產生的開放、普及的問題,變成會出現覺得不是完美就寧願不要呢,我擔心連那件事情(普選)都要押後。

施永青表示,目前要求以公民提名產生2017年特首候選人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他認為世界上的制度都是演變出來,比較現實的做法是爭取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合理化,例如提名委員會的組成由民選的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組成,因為他們都是由區域的選民選出,有民意基礎又符合《基本法》。施永青並表示,支持香港能夠早日有民主,也認為最好連中國都早日有民主。

施永青說:因為中國有了民主之後,香港的民主才會有保障,因為如果大陸還是現在這樣的狀況,她又在香港駐軍、又在香港一國兩制的制度下,香港的民主即使爭取到,保障都不足。
戴耀廷表示,佔中商討日有不同意見人士參與表達意見,體現民主精神

戴耀廷表示,佔中商討日有不同意見人士參與表達意見,體現民主精神


施永青表示,部份參與佔中商討日的人士,對中共有懷疑、反對的情緒,他認為目前最重要是爭取一個選舉的制度,不應將一些政治的偏向混為一談,因為有了選舉模式之後,將來的選舉可以反映更多的民意。

施永青說:譬如剛剛提一個問題,「愛國愛港」是否一個必然要條件,這個矛盾我認為這一刻不適宜去刺激北京,如果這樣只會嚇怕她,令她收窄,因為始終還要人大批(政改方案),如果這個時候刺激她沒有好處的。

和平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金融界商討日成功讓對佔中不同意見人士進行商討,體現民主精神所在,無論是否同意佔中的人士,都同意香港應盡快落實普選,他期望之後其他界別商討日,能夠將佔中理念深入不同社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