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中學生星期五大罷課 超過100名中學生參與

  • 湯惠芸 香港


兩年前發起反國民教育運動、成員以中學生為主的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最近發起星期五(9月26日)全香港首次中學生大罷課,反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特首普選落閘的決定,爭取2017年公民提名特首普選候選人。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星期三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已經有大約100間中學、超過100名中學生報名參與星期五的全港中學生大罷課,並呼籲不罷課的中學生,當日放學後,到罷課地點政府總部公民廣場鐵閘外的添美道,參加傍晚的特別集會。

100間中學、超過100名中學生報名

黃之鋒星期三晚出席學民思潮舉辦的中學生罷課家長座談會,向出席的大約20名家長、學生及教師,講解中學生罷課的理念及安排。黃之鋒表示,香港社會對大專學生罷課比較寬容,但對於中學生罷課有很多批評,尤其親建制派團體,將中學生罷課形容為黑社會、吸毒,甚至發動聖戰,相信很多中學教師、家長對中學生罷課可能都有不少的壓力,他表示學民思潮發起的是「罷課不罷學」。

黃之鋒說:其實我們想做到的就是,透過當天不回校上課,然後去到政府總部附近一帶進行一個集會,希望透過這件事情,給政府壓力。可能家長都會問,到那邊做甚麼呢﹖我在這裡披露一下當日的時間表,這個時間表是會輯錄在中學生罷課手冊,在當天會派給學生。在當天我們會叫同學早上9時半左右,在金鐘海富中心集合,跟他們一起去公民廣場外的地方,我們搭建一個台聽課,朝10晚4。

罷課不罷學街頭教室

黃之鋒並表示,罷課不罷學街頭教室的內容包括中文、通識、香港文化、藝術、中國國情等,傍晚4時半左右有一個等別的罷課集會。他強調中學生罷課不罷學當天所有的活動都有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並且獲得批准,將會是和平及合法,當日學民思潮不會在罷課後與學生去堵路、公民抗命,希望學生透過罷課不罷學的活動,學習組織者的角色,成為一個更成熟的公民。

黃之鋒說:我們常說的「鍵盤戰士」,即是在網絡上「講就天下無敵」但永遠留於網絡上,說服不了身邊的同學,其實自己的理念可能都不夠穩固,就是透過這個過程,成立關注組、與身邊同學解釋他的理念,令他真的成為一個更成熟的公民,學懂如何將自己的理念解釋出來,甚至在這個過程他也是一個學習,令他明白到原來常說爭取民主、社會運動,不是只是一腔熱血、衝鐵馬這樣才算社會運動,原來作為一個學生,可能他十多歲,反而更重要是他要學懂如何跟身邊的同學說,原來普選不只是一人一票。

黃之鋒並表示,不上一日課對學生的成績不會有太大影響,而罷課是給家長和子女一個機會,學習如何處理親子或者整個家庭之間政見不合的問題。

家長關注組兩條底線

出席座談會的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成員、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張韻琪發言表示,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有就中學生罷課表達意見,有兩條底線就是,社會上應該尊重年青人對社會及政治的思考空間及取態,至於中學生參與罷課行動,關注組認為,需要取得家長同意及充分溝通,也樂見有家長陪同子女參加一些社會活動。育有一對1歲及6歲的子女的張韻琪認為,中學生能夠放下電子遊戲機等享樂,願意進一步思考自己與社會的關係,值得支持。

張韻琪2000年擔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期間,曾經多次參與社會運動,包括時任港大校長鄭耀宗涉嫌干預民調的「鍾庭耀事件」,張韻琪用大聲公要求鄭耀宗下台;同年參與抗議《公安條例》集會,被警方拘捕。

張韻琪表示,父母當年不支持她參與社運,但至少他們願意給她時間、空間去嘗試,對她來說已經等如支持。因為父親經商,害怕學生參與社運造成社會不穩,影響前途,張韻琪與父母曾經為了政治問題激烈爭論,最後跟父母設下底線。

張韻琪說:底線就是我父親不希望我坐牢,所以我知道他這條底線之後,我立即找律師的老師或者教授、或者朋友,跟我父母聊天,或者我介紹一些教授,跟我父親說不用擔心,有這幾位法律學院的教授幫助我們。

建議中學教師參與集會及街頭教學

帶同11歲的兒子及兒子的同學參與座談會的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成員譚小姐提問表示,很多年紀少的中學生想參與罷課,家長未必有時間陪同,又擔心子女在罷課集會的安全問題,建議中學教師帶領罷課的中學生到政府總部參與集會及街頭教學。

譚小姐說:剛剛黃之鋒給了家長一顆定心丸,就是應該警方是批准了,因為我之前來的時候,其實家長都很忙,沒有空幾常查看幾時24日、25日批准了沒有,26日共產黨來清場怎麼辦,真的會這樣想,因為這次不是普通一個公民教育在街頭搞,家長很需要知道罷課當天是否要帶子女參與,真的會考慮這些,對於清場的部署如何,如果令到家長放心的話,參與率一定會增加。

出席座談會的教協研究部主任、資深通識科教師張銳輝回應表示,有些家長可能會批評教師不夠膽量、勇氣,願意付出更多帶領學生參與罷課行動,但現實上教師是要跨過很多門檻才可以帶學生參與罷課。

教師要跨過很多門檻方可參與

張銳輝說:誰人不知道帶同學去公民廣場學到的東西當然好過帶他們去「揮旗子」(國旗、區旗),但是我這個老師我要向校長提出、甚至校長最後批准,開錄燈給你帶同學去公民廣場的話,其實中間你要跨過很多、很多的門檻,甚至當今日我們除了在制度上之外,我們還有些「愛字輩」(親建制)的人出來搞你的時候,你的門檻更高。

張銳輝並表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保護未成年者同樣擁有集會、結社的公民權利,認為學校從教育層面沒理由拒絕批准學生請假出席罷課集會,如果拒批可能是因為政治因素。

參與座談會的香港市民謝先生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他有一對就讀中學一年級及五年級的女兒,她們暫時都沒有打算參與星期五的罷課,不過,謝先生表示,參與座談會關心中學生罷課的問題,是覺得罷課未必只是針對星期五當天。

謝先生說:這件事情(罷課)未必是針對星期五,這個可能會是長期鬥爭,就算是她今次不準備罷課,不等如她以後有類似的活動她不打算參加,我身為家長、我有我很主觀的看法,我也跟她們說,你不需要一定認同我,你可以跟我意見不同,但我們要拿出來討論。

家長擔心女兒安全 停工一日陪同參與

謝先生表示,假設女兒有意參與罷課,會尊重她的決定,而他最主要是擔心女兒的安全問題,如果女兒參與罷課,任職自由業的謝先生會停工一日陪同參與。

負責統籌英華書院政改關注組,就讀中學5年級、16歲的林柏榮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該校的政改關注組有3名中六及2名中五的同學負責,在學校宣傳罷課及爭取真普選的理念,校方交由關注組收取同學參與罷課集會的家長信,統一交回校方處理,截止星期三晚關注組收到7至8封家長信,表明家長支持並答應讓同學請事假參與政府總部的罷課集會及活動。

林柏榮表示,將會參與星期五的中學生罷課行動,當天也會由關注組的同學點名,確認交了家長信的所有學生都有出席政府總部的罷課活動,不會讓同學交了家長信但自行到了其他地方不參與罷課活動。他認為學生罷課未必可以改變北京對香港普選落閘的決定,主要目的是喚醒成年人關心社會。

中學生要喚醒成年人

林柏榮說:其實我們今次中學生、大學生罷課,最主要原因我們中學生都可以站出來,為何成年人不可以呢﹖我們今次的目的是喚醒一些可能還未很關心社會的成年人,希望更多人加入我們,反對今次的政改方案及人大落閘,當然最理想是做到有公民提名、港府可以撤回方案及道歉。

曾經擔任電視台新聞主播的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李家文,星期二在大專學生罷課第二日,帶領一批修讀電視新聞的新聞與傳播學系三年級學生,到舉行罷課公民講堂的添馬公園上課,教導學生實地採訪、找訪問對象、拍攝及寫稿等工作。

大學新聞系老師 率學生實地採訪

李家文表示,不是每個大學生都認為有需要罷課,作為新聞記者,可能十年都不會遇到一件這樣的社會大事,覺得將課堂移師到大專生罷課現場,是一個很好的配合。李家文表示,暫時未收到學生向她申請罷課,如果學生整體缺席率不高,她不會處罰罷課的學生。她認為香港學生罷課不一定可以扭轉政治形勢,但可以扭轉學生對於政治的冷感。

李家文說:譬如我的朋友或者我的學生,他們私下說可能比較有壓力,如果不罷課別人會覺得你很「差勁」,我自己反過來想,你可以參與罷課,但問題是你作為一個大學生,你了解這個活動或者背景有幾多呢﹖譬如當你笑別人反佔中,你知不知這個活動做甚麼,有些人很喜歡這樣問,當別人問你,你覺得我們香港的立法會制度如何﹖我們香港有多少立法會議員呢﹖即是如果你連這些都不知,我就會質疑,也擔心你笑別人的時候,你自己參加罷課,是不是你也要知,即是你想參加罷課,原來真的看完政改方案,想到我們和比較外國有甚麼問題,甚麼叫做國際標準,我覺得很好啊﹗即是你平時要他讀他都不會讀,我覺得是有正面幫助的。

中學生派罷課傳單時被打傷

另外,沙田崇真中學支援中學生罷課行動關注組星期四在社交網站透露,該校一名17歲中六男生在大圍擺街站派發罷課傳單時,被一位年約60歲男子打傷,門牙崩了,事件交予警方處理,據知至今仍未拘捕襲擊者。遇襲受傷男生擔心會再度受襲,但強調不會因此退縮,該校關注組譴責襲擊行為,但仍會繼續罷課行動。

XS
SM
MD
LG